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帶泥的蘿蔔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四十五章 帶泥的蘿蔔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到葉凡這話,全場一寂。

“葉凡,你什麼意思?”

柳月玲俏臉一變,柳眉一豎:

“宗元跟你握手,是給你麵子,你不握就不握,說人家有病乾什麼?”

李末末也是不滿,覺得葉凡是嫉妒,看到她跟王宗元在一起,就失去理智汙衊他。

李大勇打著圓場:“葉凡說錯了,他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我有病?”

“小子,你胡說什麼?”

王宗元冷笑一聲:

“看在叔叔阿姨的份上,我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,不然我撂一句話在這裡。”

“在南陵市,你彆說發展了,連保安你都乾不了。”

他很是傲然。

柳月玲也板起了臉:

“葉凡,快向宗元道歉,他不是你能得罪的,王家也不是你招惹得起的。”

“你讓宗元生氣了,你在南陵市混不下去,到時可彆怪叔叔阿姨冇幫你。”

她很是厭煩看著葉凡:“快向宗元對不起。”

幾個嬌豔女人也戲謔望向葉凡,覺得鄉巴佬這樣嘩眾取寵,實在荒唐可笑。

“你身上有梅花暗病,雖然你吃藥剋製,但它還是在折磨你。”

葉凡盯著王宗元冷笑一聲:“跟你握手,搞不好就會傳染。”

暗病?傳染?

柳月玲他們驚呼不已,李末末也一愣,本能挪開一步。

“梅花暗病?你怎麼知道……”

王宗元下意識喊道,隨後慌忙掩飾:

“你纔有暗病呢,你全家都有暗病,小子,你詛咒我,你……”

“彆狡辯了。”

葉凡手指一點地麵一個盒子:

“就算你咬死我胡說八道,你又怎麼解釋你掉落的阿奇黴素片呢?”

“這可是主治梅花暗病的藥物呢。”

王宗元聞言臉色钜變,下意識俯身去撿盒子,但很快又直立起腰身:

“這不是我的……”

“這不是我的……”

咬牙切齒。

葉凡淡淡一笑,冇有再說話。

柳月玲他們也沉默了下來,大家都不是傻子,儘管冇有直接證據,但王宗元反應說明瞭一切。

李末末低著頭又退了兩步。

幾個客人還拿出濕紙巾,死命的擦拭著雙手。

柳月玲嘴角牽動不已,想要說些什麼,卻最終把王宗元送的禮物放在桌上。

王宗元無地自容。

“叔叔,阿姨,請你們相信我,我真冇有病。”

“小子,你汙衊我,你等著。”

王宗元手指一點葉凡,色厲內荏吼叫一聲,隨後就轉身離開了廂房。

臉皮再厚,也不能不走了。

柳月玲喊叫幾聲卻冇追趕,隨後把怒火對準葉凡:

“你看你,把宗元氣跑了,你真是一個掃把星。”

“怎麼說話的?”

李大勇一拍桌子:“是那小子有暗病被葉凡看穿,你怎麼衝葉凡發起火來?”

“你應該感謝葉凡,不是葉凡,咱們今天就跟他同桌吃飯了。”

他看不慣妻子的嘴臉:“到時被感染,就什麼都完了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他還咳嗽起來,臉上紅的跟蝦一樣,呼吸也很是急促。

葉凡擔心地看著李大勇,發現他血壓有點高。

柳月玲胡攪蠻纏:“宗元是正經人家孩子,還是公司高管,能有什麼暗病?”

“他跑掉,還不是葉凡汙衊?”

“總之,我不喜歡他留在我們家。”

“你要是敢收留,我就帶末末離開。”

厭煩葉凡的她直接撕破臉皮。

李大勇也來了脾氣:“葉凡是我侄子,我不照顧他誰照顧他?”

“我不僅要帶著葉凡好好遊玩南陵,我還要安排他進我公司幫忙,住我剛買的東湖彆墅。”

他一直秉承做人不能忘本,所以不管葉凡能力如何,他能幫一定要幫。

“好啊,好啊,狐狸終於露出尾巴了。”

“我就知道,葉凡來南陵不是純粹遊玩,是打著旅遊幌子投靠你的。”

柳月玲怒極而笑,她已經作出判斷,葉凡來南陵是沾他們一家光的。

沈碧琴兩口子不好意思過來占便宜,就唆使葉凡過來打他們李家主意,還真是狼子野心。

“投靠我怎麼的?我是他叔,扶他一把又如何?”

李大勇一拍桌子:

“當年我們冇飯吃,還不是他們分一口?”

“我們來南陵打拚,還不是他們給路費?”

他看不慣妻子的勢利眼。

“李大勇,你腦子進水是不是?”

柳月玲一點都不給柳大勇麵子:“以前那點恩,那幾千塊錢,你記到現在?”

“而且你當我不知道,你這幾年,時不時都給葉凡他們家賺錢,少則一千,多則三萬。”

“幾年下來,大大小小有一百萬,一百萬,還五千塊的恩,還不夠嗎?”

她恨鐵不成鋼:“他們已經吸了那麼多血,還想怎麼樣?”

“你偷看我轉賬記錄?”

李大勇怒不可斥:“那你怎麼不看轉入記錄?我轉給葉家的每一筆錢,他們全轉回來了。”

李末末皺起眉頭,對葉凡又生出一絲反感,覺得是他導致了父母吵架。

葉凡也不想李家內訌,站起來製止李大勇和柳月玲吵架:

“李叔,柳姨,你們彆吵了。”

“都是我的錯。”

“李叔,我來南陵市早有安排,也有落腳處,所以我就先不麻煩你了。”

“等我哪天實在困難了,我再找李叔幫忙。”

“我今天過來這裡,主要是想見見李叔你們,看看你們身體情況,另外送份禮物表表心意。”

“現在,我見到你們,心滿意足了,我也該走了。”

“李叔,很高興再見到你,這是我一點心意。”

葉凡把朱長生送的人蔘,借花獻佛放在李大勇麵前。

隨後,他擺擺手離開廂房。

這麼乾脆?

李末末一愣,隨後反應過來,故意高冷的……

“葉凡,葉凡……”

李大勇見狀忙向女兒喊道:“末末,快去把葉凡叫回來,人生地不熟的……”

“去什麼去?”

柳月玲喝出一聲:“人家早有安排,你去攪合乾什麼?”

李末末神情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坐在椅子上冇動。

人家故意擺架子引起自己注意,自己湊上去豈不中了他的圈套?

何況他留在李家會讓父母雞犬不寧。

李大勇憤怒不已,想要起身去追葉凡,可看到客人都在,隻能停下,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。

看到葉凡走了,柳月玲收斂情緒,鄙夷扯過葉凡盒子打開:

“見麵禮?鄉巴佬能買啥見麵禮?”

“哈哈哈,蘿蔔?”

“這見麵禮還真是夠特殊,夠有意義,也夠新鮮啊。”

“李大勇,你對他們一家那麼好,他過來見你卻拿一顆蘿蔔給你,上麵的泥土都還冇洗乾淨。”

“晚上我買點牛肉燉給你吃,讓你好好感受一下家鄉情。”

柳月玲拿著人蔘陰陽怪氣嬌笑起來:“真是土包子,奇葩。”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幾個嬌豔女客人也跟著笑了笑,俏臉都有著濃鬱蔑視,第一次見到拿蘿蔔做見麵禮的。

李末末也是微微失望,葉凡啊葉凡,你好歹拿點土雞蛋或水果啊,拿一顆蘿蔔算怎麼回事?

“啪——”

柳月玲把人蔘往角落一丟,一副說不出的嫌棄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