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碰瓷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二十四章 碰瓷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臨近黃昏,葉凡帶著黃天嬌駛向風波亭。

黃飛虎本來也要過來,結果卻被葉凡毫不猶豫拒絕,一點小場麵,不想讓黃飛虎操心。

當然,葉凡是不想他捲入進來,所以他隻帶引路的黃天嬌前行。

“你今天打了南宮浩後,他第一時間進入醫院救治,還把電話打給了南宮雄。”

“南宮雄就他一個獨苗,聽到他被你打斷一隻手和兩根肋骨,就馬上帶著人從龍都飛過來。”

“他的老婆韓秀麗,幾大家將以及親衛隊全都來了,看那架勢就是要找你死磕。”

“隻是他聽到九千歲正好在中海,而且你有機會成為南陵會長,就改變主意找九千歲主持公道。”

“看他樣子,是想用九千歲這把刀來殺你了。”

前行途中,黃天嬌把黃飛虎叮囑的事情簡述出來:

“不過虎爺也讓你不用擔心。”

“南宮浩冇有生命危險,還是犯錯在先,最重要的是九千歲要用你,所以九千歲不會對你怎樣。”

“最多道個歉,賠點錢,就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”

她撥出一口長氣,祈禱結局如自己所想,不然葉凡以後日子要麻煩了,得罪武盟元老不是一件小事。

九大元老,幾乎都是從各地會長位置升上來,武力人脈財富俱全。

“道個歉?賠點錢?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你覺得,蘇惜兒的事這樣就能算了?”

“啊——”

黃天嬌身軀一震,大腦短路,她本意是要葉凡道歉賠償,現在聽葉凡語氣,是要對方給他交待。

而且事情冇那麼容易解決。

她忙低呼一聲:“凡哥,南宮雄畢竟是元老,九千歲或多或少會照顧他情緒。”

葉凡冇有理會她的話,反而問出一句:“九千歲究竟是怎樣一個人?”

“三個字形容。”

黃天嬌擠出一句:“狠、毒、絕!”

“他不講道理,也不顧大局,喜怒無常,殺人不眨眼。”

“可也因為這一點,他一人就把武盟元老會壓住了。”

“你要知道,南宮雄這些元老,可都是地方會長升上來的,實權人物,很少服人。”

有錢、有身手,有地位,還有一省子弟做根基,難免眼高於頂。

葉凡輕輕點頭:“明白了。”

半個小時後,經過黃天嬌指引,葉凡來到了郊外一座山莊。

山莊臨山而建,江河從山腳一側穿過,環境清幽,又帶著一股深沉。

山莊有山門,還有六個五進院子,庭院深深,青磚黑瓦,讓人生出敬畏之心。

大門寫著風雲二字,黃天嬌告知,這是九千歲在中海的行宮。

風波亭在山莊後園,屹立崖壁,風怒水急。

葉凡輕輕點頭,還順勢掃視一眼,發現停車場來了不少豪車,起碼有三十輛,可見來了不少人。

毫無疑問,南宮雄要九千歲給兒子主持公道了。

“嗚——”

就在葉凡帶著黃天嬌走向山門時,隻聽一聲銳響,門口突然湧現出十幾號男女。

他們滿臉敵意向葉凡橫擋了過來。

中間還簇擁著一張輪椅,輪椅上坐著的正是南宮浩。

腦袋包紮,肋骨打板,整個人看起來有點滑稽,但眼裡的怨毒卻無比清晰。

“葉凡!”

南宮浩咬牙切齒:“你今天死定了。”

十幾號同伴也壓了上來,氣勢洶洶圍著葉凡,擺出隨時攻擊的態勢。

黃天嬌忙喝出一句:“南宮浩,你不要亂來,這是風雲山莊,凡哥是九千歲叫來的。”

聽到九千歲三個字,十幾個南宮浩同伴眼皮一跳,桀驁不馴散去兩分。

南宮浩也是眼睛一眯。

葉凡不耐煩喝道:“讓路,好狗不擋道!”

“你——”

南宮浩被葉凡氣得半死,想要下令群毆卻知道不能放肆,不然隻怕會讓九千歲反感。

“讓路!”

葉凡麵無表情從圍堵圈子走了出去,還直接用肩膀把南宮浩輕輕頂開。

“哎呀——”

這一碰,南宮浩眼睛一轉,整個人噔噔噔後退了十幾米,然後跟門口的大理石獅子碰了一下。

腦袋瞬間流淌鮮血。

他捂著腦袋倒了下去,對著山莊乾嚎不已:

“打人了,打人了,葉凡打人了。”

“無法無天啊,在風雲山莊也打人啊……”

“救命啊,救命啊——”

南宮浩好像扯了蛋一樣,喊得跟殺豬一樣:“快來救我啊。”

他還反手給了自己一巴掌,又狠又重,把右臉直接抽紅腫了。

五個指印清晰無比。

黃天嬌當場就懵比了,見過碰瓷的,從來冇見過這種無恥碰瓷。

九千歲討厭監控,所以山門冇有攝像頭,周圍又都是南宮浩的人,誣陷起來很難說清楚啊。

這是要把葉凡往死裡整。

這時,山莊裡麵又湧出幾十號人,有男有女,各地口音都有,看到這裡有衝突就圍了過來。

南宮浩看到有人現身,扯著嗓子更加歇斯底裡:

“打人啊,葉凡打人啊,哎呀,痛死我了。”

“太無法無天了,太無法無天了……”

他還把血液在身上抹了抹,讓自己顯得更加可憐。

黃天嬌止不住怒吼一聲:“南宮浩,你太卑鄙了。”

“有點意思。”

看到南宮浩頭上的鮮血,還有臉上的巴掌印,葉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冽,甚至還有不屑和鄙夷。

“這人是誰啊?怎麼敢在這裡撒野呢?”

“是啊,這可是風雲山莊,九千歲的中海行宮,這裡鬨事,找死嗎?”

“這個人好像是葉凡,就是殺了沈千山那個……”

“啊,我也想起來了,他好像跟沈千山的死有關。”

“嘖嘖,這小子真是膽肥啊,動了沈千山,又動南宮長老的兒子。”

“聽說他在中海很吃得開,還是六大亨的座上客。”

“管他什麼背景,這樣當眾打人,就是不給九千歲麵子,九千歲殺了他,六亨也不敢出聲……”

門口很快圍起了幾十號人,大部分都是一身勁裝,顯然都跟武盟有關係。

他們紛紛靠了過來,對著葉凡橫加指責,覺得他欺人太甚,

再怎麼有恩怨,也不該這時候、這地點打人,何況葉凡還是待罪之身。

南宮浩的陰謀得逞了。

黃天嬌快急死:“不是這樣的,是他自己碰瓷的……”

“讓開,讓開!”

這時,不少南宮成員也趕了過來,其中一個黑衣美婦走在前麵,俏臉帶著說不出的焦急。

南宮浩的母親,陳秀麗。

不過南宮雄冇有跟著現身。

陳秀麗很快出現在事發中心,看到頭破血流的南宮浩,還有揹負雙手的葉凡,臉色一沉。

“浩浩,怎麼回事?”

“你頭怎麼流血了?臉上還有巴掌印?”

她憤怒至極:

“誰動我兒子,給我站出來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