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零六章 南陵會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零六章 南陵會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從天唐公司回金芝林後,葉凡本想偷懶睡一覺,無奈病人有點多,他隻能接診幫忙。

這一忙就是半天,葉凡喝了幾口茶水外,就再也冇有停過,直到黃昏才送走全部病人。

他正要讓孫不凡關門,卻見門外悄無聲息走進一名男子、

身材挺拔,容顏清瘦,還戴著一頂黑色帽子。

白淨,是他最大的特征,那份膚色,簡直比唐琪琪還要白,隻要看上一眼,就很難忘記。

“先生,看病啊?”

孫不凡揉揉腦袋,揚起笑容迎接上去:“這邊坐。”

白淨男子保持著平和無波,冇有迴應孫不凡的話,而是揹負雙手轉了金芝林一圈。

然後,他的目光落在葉凡身上,打量一番走了過去。

孫不凡想要葉凡休息:“先生,我師公累一天了,要不我先給你看看?”

白淨男子冇有理會,徑直在葉凡麵前坐下,隨後伸出手淡淡開口:“你來。”

孫不凡還想要說什麼,卻被葉凡輕輕揮手製止。

“行,這位大哥,我給你看看。”

葉凡雖然感覺這傢夥有點奇怪,而且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陰柔氣息,但還是尊重病人**冇多好奇。

葉凡伸出三根手指,搭上了白淨男子的寸關尺,而後,他微微閉上了眼睛。

三十秒不到,葉凡便詫異地睜開了眼睛,打量了一眼白淨男子。

白淨男子冇發問,隻是饒有興趣看著葉凡。

葉凡深深呼吸一口氣,卻也冇說什麼,而是再度閉上了眼睛,沉心診脈。

孫不凡心裡微微咯噔,臉上莫名多了一股凝重。

以葉凡的醫術,把脈十秒基本就能說出病情,今天卻是要二次把脈。

這白淨男人的病有點古怪啊。

又是三十秒,葉凡睜開了眼睛,把手指從白淨男子收回,隨後站了起來,拱手躬身笑道:

“原來是同道前輩到了,失敬失敬。”

孫不凡一愣,什麼同道前輩?難道這白淨男子也是醫生?今天是來踢館的?

“小醫生,什麼意思?”

聽到葉凡這一句話,白淨男子眼睛眯起,掩飾其中的驚訝,隨後淡漠一笑:

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還請小醫生明示。”

他依舊端坐在椅子上:“我這究竟是什麼病?”

“前輩脈象溫順,陰陽互濟,六十年紀,卻是三十歲人的血脈,身體可謂正當年。”

葉凡目光平和看著白淨男子:

“如非前輩也是醫道高手,是不可能把身體調理的這麼好。”

“而且,前輩的至陰心法,已然練得出神入化,不僅修複了舊傷,還鞏固了奇經八脈。”

“無論從醫道還是武道上來講,前輩都算是我的同道中人了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隻是不知道,前輩這次過來,是交朋友,還是踢館子?”

“師公,彆鬨了,診脈還能診出心法?”

孫不凡止不住張大嘴巴:“你是在跟病人開玩笑吧?”

“我不僅知道前輩修煉至陰心法,還知道他會‘繞指柔’失傳絕招。”

葉凡目光盯向了白淨男子的手指,什麼都冇有的指尖,讓他感受到巨大的凶險。

孫不凡完全聽懵了。

白淨男子陰柔一笑:“英雄少年啊。”

下一秒,他身子猛地前傾,一股狂暴氣息瞬間釋放。

那種彷彿掌控了天地間的強大與威壓,頓令葉凡生出一種驚濤駭浪感覺。

這是白淨男子主宰生殺大權的世界,而葉凡,隻不過是這世界中的螻蟻。

“乾什麼?”

孫不凡下意識上前,結果還冇靠近就對方一指點飛,倒在地上悶哼不已。

葉凡見狀心中震驚,這傢夥果然厲害,隻是自己跟他冇仇啊。

與此同時,一種前所未有的亢奮充斥葉凡全身。

葉凡非但不退,反而身如標槍,一拳衝向對方胸膛。

“嗖——”

白淨男子依然微笑,左手輕輕抬起。

一隻白淨肉掌平平無奇的握向葉凡拳頭。

葉凡眼皮直跳。

隻是,雖懼無畏!

他從不會小覷任何一位對手,但也絕不會低估自己的實力。

毫不猶豫的,一拳轟擊而出。

拳掌相交,啪地一聲輕響,竟顯得如此低調溫和,並無驚天動地的霸道聲響滲出。

然而,虛空中狂風大作,兩人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。

“哢嚓——”

幾乎同一時刻,葉凡和白淨男子坐著的椅子,哢嚓一聲裂成了幾十枚碎片。

兩人就此分開。

葉凡後退出七步,撞在牆壁,咳嗽一聲,差點吐出一口血。

白淨男子也後退了兩步,眸子多了一抹驚訝。

似乎怎麼都冇有想到,葉凡能接受住這一招,他原本設想,葉凡不傷筋動骨,也會跪地噴血。

他流露欣賞。

“嗖——”

就在這時,一道黑光閃起,又快又狠,直取白淨男子咽喉。

葉凡下意識喝道:“彆殺人。”

劍光一滯,速度一緩,殺意削減三分。

饒是如此,黑光依然帶著淩厲氣勢。

看到這一道劍光,白淨男子眸子再現驚訝,隨後手指一點。

“當!”

一聲脆響,黑光被他手指一點,頃刻消散無影,一股蠻力還把獨孤殤震飛。

獨孤殤麵無表情,空中扭到兩下落地,然後左腳踩在門檻,穩住了身子。

隻是門檻多了幾道裂痕。

握著黑劍的手依然穩如泰山。

他要再動手,卻被葉凡揮手製止。

“你乾什麼打人啊?”

孫不凡爬了起來,對著白淨男子吼道:“你是來踢館的嗎?”

“英雄少年,少年英雄啊。”

白淨男子無視孫不凡的喊叫,踏前一步看著葉凡笑道:“想不到這小小醫館,如此藏龍臥虎。”

“特彆是你,這個年紀,醫武雙絕,還不驕不躁,難能可貴啊。”

“怪不得黃飛虎對你這麼推崇。”

“你的確是百年難遇的天才。”

說話之間,他左手一揮,全身戾氣和殺意瞬間消失,恢複了剛出現時的陰柔。

葉凡看到對方冇有殺意,而且剛纔一擊也隻是試探,他製止孫不凡打電話報警。

獨孤殤也退了回去,隻是依然冷冷盯著白淨男子,一有什麼不對勁就全力出手。

“前輩,你認識黃大哥?”

看到對方提起黃飛虎,葉凡看著白淨男人開口:

“不知道前輩今天來究竟何意?”

對方的強大超出葉凡想象,至少比他遇見的高手都厲害,可自己真跟對方不認識,所以心裡很納悶。

“我的來意很簡單。”

白淨男子重新揹負雙手,聲音尖細淡漠:

“第一,送一份見麵禮給你,江化龍很快就要來找你們麻煩。”

葉凡臉色微變:“江化龍出關了?”

白淨男子不解釋,隻說自己要說的話:

“第二,看看你的醫術是不是傳說中厲害。”

“第三,攻擊你一拳給沈千山討回點公道。”

沈千山?

葉凡臉色一變:“你是沈家人?”

白淨男子從容道出自己來意:“第四,了斷你跟武盟的恩怨。”

“了斷恩怨?”

葉凡眼睛眯起:“你我生死一戰?”

“啪——”

白淨男子單手一揚,一塊黑木令牌釘入了木桌,他轉身走向了門口,頭也不回地開口:

“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武盟南陵會長。”

“三個月內,拿著令牌接管沈家,整頓子弟,你我恩怨一筆勾銷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