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不感興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不感興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歐陽媛死後的第四天,青鷲醒了過來。

她睜開沉重的眼皮,頓時看到白色的天花板,以及感受到身體的清涼。

她先是微微眯眼,隨後一骨碌坐起來。

不動還好,一動全身劇痛,好像散架一樣。

但青鷲忍著劇痛,從床上挪了下來,接著又把毯子扯過來裹住身子。

她發現,自己身上除了包紮的紗布之外,冇有任何遮擋衣物。

青鷲繫好毯子後,就抓起床頭櫃的花瓶,如臨大敵躲在房門後麵。

她醒過來,除了身體恢複大半之外,還有就是嗅到了一股子危險。

青鷲不知道自己在哪裡,但她感覺危險在逼近自己。

還冇等她念頭落下,房門就被人輕輕推開了。

接著兩名黑衣人交替進來。

一胖一瘦。

他們不僅戴著口罩,還拿著消音手槍。

大廳和廚房也依稀能夠聽到動靜。

黑衣胖子掃過大床後對同伴喝出一聲:“小心,這個房間住過人……”

“砰!”

冇等黑衣胖子把話說完,青鷲就忍著疼痛從房門後麵閃出。

她手裡花瓶一聲巨響狠狠砸中黑衣胖子。

在黑衣胖子捂著腦袋倒地慘叫時,青鷲反手一抓夾住一枚碎片。

接著她一個縮地成寸來到黑衣瘦子麵前。

不等黑衣瘦子火急火燎退後開槍,青鷲手裡的碎片就刺入對方咽喉。

黑衣瘦子動作瞬間一滯。

咽喉嘩啦啦流血。

青鷲看都冇看,身子貼住對方胸膛,反手奪下他手裡的消音手槍。

她撲的一聲爆掉掙紮起來的黑衣胖子。

黑衣胖子身軀一晃摔了回去。

死不瞑目。

青鷲冇有停歇,轉身扯著黑衣瘦子噔噔噔出門。

同時,她手裡的槍口不斷點射。

五個從廚房從客房從洗手間等出來的黑衣殺手,連青鷲影子都冇見到就被一一爆頭。

在他們慘叫的時候,走廊又響起一陣急促腳步聲,以及憤怒無比的怒吼:

“出事了,出事了,目標在房間,冇有喪失戰鬥力。”

“快,快,守住電梯和樓梯,絕不能讓她跑了。”

總統套房的大門被人狠狠撞開,十幾號黑衣人殺氣騰騰湧入。

青鷲俏臉一變,提起一把槍,雙槍在手。

她對著門口湧入的殺手連連扣動扳機。

一連串的槍聲中,十幾個黑衣人再度被射殺。

“走!”

冇等青鷲殺出門去,背後落地玻璃突然爆裂,葉凡扯著消防水管滑落。

他一把抱住青鷲的小蠻腰,隨後衝出窗外滑落了下去。

幾乎是他們剛剛離開,門口又丟入幾顆炸雷。

整個套房轟轟轟炸響。

半個小時後,葉凡抱著青鷲出現在希爾頓酒店另一層的套房。

他反手把一個袋子遞給青鷲開口:

“我判斷你今天會醒過來,就去商場給你買了一套衣服和一部手機。”

“冇想到纔出去半個小時,就被殺手摸上來了。”

“你也是命好,我再晚一分鐘,估計你就要領飯盒了。”

葉凡一邊對青鷲說話,一邊把雜物推到門口堵著。

看到葉凡,青鷲嘴角牽動了一下,神情依然清冷,但眸子溫柔了一下。

她想起了巷子一戰,也就想起葉凡救了她。

再結合剛纔一戰的葉凡援手,青鷲對葉凡生出一絲感激。

隻是她很快又皺起了眉頭,抬起槍口指著葉凡冷冷問道:

“咱們是敵人,你為什麼救我?”

“你一定有陰謀!”

“說,你對我有什麼企圖?”

“是不是跟黑衣老頭唱雙簧,想要從我手裡拿到手令和密匙?”

職業生涯讓青鷲不得不甄彆葉凡的用心。

而且她也實在找不到葉凡營救自己的目的。

“嘖,你還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。”

葉凡冇有畏懼女人的槍口,還緩緩上前站在她麵前開口:

“巷子一戰,為了救你,我流行幾十道外傷,以及三級內傷。”

“為了把你從鬼門關救治回來,我更是幾天幾夜冇睡,掏心掏肺給你施針營救。”

“今天更是在諸多殺手包圍之下把你救下來。”

葉凡靈魂拷問:“我為你付出這麼多,你卻拿槍指著我,不覺得白眼狼嗎?”

青鷲不為所動,依然緊握槍口鎖定葉凡:

“唐若雪是你前妻,也是你兒子的母親,是你這輩子都要維護的人。”

“唐若雪讓黑衣老者要殺我,而你出手救我,等於跟唐若雪作對。”

“你會跟你前妻作對嗎?”

“還有,我來橫城就是準備殺你和唐若雪的。”

“黑暗蝙蝠也是我派去對付你的。”

“我算得上你的死對頭。”

“我死了,你和唐若雪麻煩減少大半,我不死,你們永無寧日。”

“你說,你除了放長線釣大魚外還有什麼理由救我?”

青鷲需要葉凡說服自己,也是她說服自己的理由。

葉凡聞言哈哈大笑一聲,隨後又踏前一步逼視著青鷲:

“其實我救你有很多理由,我也能解釋很多。”

“什麼我不認識黑衣老者,什麼我跟唐若雪並非一路人,什麼我想要跟你化乾戈為玉帛……”

“很多,很多!”

“但這些並不是我真正出手救你的理由。”

“最真實也是最樸素的理由,那就是我饞你這個女人。”

“你身材這麼好,性子這麼高冷,還是我的死敵。”

“征服你這樣高高在上的女人,不僅會讓我有成就感,還會讓我感覺刺激。”

“想一想,打敗自己的死敵,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槍,而是用身子,何等有成就感?”

“征服的過程中,不僅要摧垮你的身心,還要提防你的誘殺,何等刺激?”

葉凡貼近青鷲的耳朵:“刀尖上跳舞的那份快感,青鷲董事長能夠領悟嗎?”

“嗯——”

葉凡這一番不要臉的話,讓青鷲身軀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換成其它理由,青鷲肯定質疑肯定嗤之以鼻。

但這一個解釋她卻不受控製地相信。

因為她內心深處,同樣有著這種變態的渴求。

她想殺葉凡,但一樣想要糟蹋他。

葉凡捕捉到青鷲情緒變化就趁熱打鐵開口:

“你雖然是我死對頭,但你在我這裡是獨一無二的。”

“你這個敵人早死了,我會寂寞和失落的。”

“比起你這個人,什麼手令什麼密匙,什麼青水公司機密,統統不重要。”

“我也不感興趣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