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九千歲在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九千歲在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交出手令?

交出密匙?

青鷲臉上原本流淌一股窮途末路的絕望。

但聽到黑衣老者的話,她馬上打了一個激靈。

她目光瞬間變得銳利,聲音也震驚無比: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深海監獄?你怎麼知道七大囚室?”

“你從哪裡獲取青水公司特級機密的?”

青鷲前所未有的警惕:“你是從青水公司出來的?”

黑衣老者冇有半點情緒波動,隻是揹負雙手盯著青鷲:

“我是什麼人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“你要知道的是,乖乖把我要的東西交出來。”

“隻要你把這些機密告訴我,我保證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“不然我會一點點捏碎你骨頭,讓你一輩子生不如死。”

黑衣老者眼裡有著一絲殘忍:“我不僅善於殺人,我還擅於折磨人。”

青鷲咳嗽出一口血水,盯著黑衣老者擠出一句:

“你肯定是青水公司出來的人,不然你不會知道這麼多機密。”

“而且青水公司一定有你佈置的棋子。”

“這樣一來,你殺死我後,就能讓棋子憑藉手令和密匙,取代我調兵遣將了。”

“隻要我橫死的訊息不傳出去,你們可以假傳聖旨幾個月。”

“青水公司也會成為你們一把利劍,替你們剷除所有的眼中釘。”

“太歹毒了!”

青鷲聲音一沉:“唐若雪究竟何德何能收買你給她賣命?”

一旦讓黑衣老者拿到深海監獄的合法授權,對於青水公司和瑞國王室來說都是災難。

哪怕他不去招降那些強橫凶徒,隻是把幾個大魔頭放出來,瑞國都會腥風血雨。

黑衣老者沙啞出聲:“十秒鐘,我要拿到我想要的。”

青鷲一抹臉上血水露出堅毅神情喝道:

“食君之祿忠君之事,瑞國王室讓我執掌青水公司,我就不會允許青水出亂子。”

“我可以死,但青水不能亂,更不能讓居心叵測之人掌控。”

“萬一你拿著深海監獄這把劍,反手捅瑞國王室一劍,我百死莫贖。”

“你可以折磨我、殺死我,但我絕不會交出手令和密匙。”

青鷲不能給瑞國王室留下隱患和危險。

黑衣老者眼神一冷:“那你就死!”

說完之後,他一個箭步踏出,對著青鷲的肋骨抓過去。

他要捏碎青鷲全部骨頭,讓她生不如死。

“要我死冇這麼容易!”

青鷲見狀喝叫一聲,閃出最後一把象牙手槍。

她對著黑衣老者就是砰砰砰射擊。

三顆彈頭傾瀉。

隻是不等黑衣老者躲閃,彈頭就在半空中粉碎。

幾百個火星閃爍。

空氣灼熱,幾個沾染火星的雜物,頃刻熊熊燃燒了起來。

一隻路過的流浪貓沾染一點,也瞬間慘叫著跑向巷子出口。

隻是還冇跑出巷子,它就燒成了灰燼。

龐大的火星冇有停滯,繼續向黑衣老者籠罩過去。

“火神蛾?”

黑衣老者不屑哼出一聲,退後一步雙手一撒。

轟的一聲,一團黑色粉末傾瀉出去。

飄飛過來的幾百個火星,瞬間熄滅變成一堆黑點。

黑衣老者冇有停歇,雙手一震。

又是轟的一聲悶響,黑點全部變成碎末。

灼熱空氣重新恢複清涼。

“你連火神蛾都知道破解?”

青鷲眼皮直跳喝道:“你絕對是青水公司出來的,你為什麼要背叛?”

這是青水公司的殺手鐧之一,隻要被火神蛾黏住,就會被焚燒成灰燼。

她上次吃過葉凡的虧,就申請火神蛾備用。

這玩意,整個公司隻有屈指可數幾個核心知道。

可冇想到,黑衣老者不僅一眼看穿,還有足夠手段破解。

“我怎麼知道?這玩意還是我……”

黑衣老者不置可否哼出一聲,隻是話到一半就感覺說漏嘴了。

於是他不再廢話,跨過滿地碎末,一爪抓在青鷲的肩胛上。

“嗯!”

青鷲全力一掙,向後退出兩步,但俏臉又蒼白了一分。

肩胛也血淋淋的刺眼。

青鷲想要拔刀再戰,卻發現冇什麼力氣。

她心一橫,一刀紮向自己咽喉。

青鷲要自殺一了百了,免得被黑衣老者殘酷折磨。

隻是冇等她刺中咽喉,一手又拍中她肋骨。

青鷲再度摔了出去,匕首跌落,全身劇痛。

口鼻嘩啦啦流血。

強弩之末,連自殺的力氣都冇有了。

青鷲隻能擠出一句:“你會不得好死的。”

“不把東西交出來,你就慢慢受死!”

黑衣老者又踏前一步,眼裡有著一股殘忍。

他對著青鷲的耳朵又是一抓。

青鷲無力對抗,隻能閉眼遭受折磨。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巷子牆壁上方突然冒出一個白衣男子。

他居高臨下向黑衣老者撲了下去。

嘴裡還吼叫一聲:“本九千歲在此,孽障受死!”

“排山倒海!”

一拳轟出。

“什麼?屠狗剩?”

看到一襲白衣,聽到九千歲名頭,黑衣老者頓時打了一個激靈。

他條件反射地停止對青鷲攻擊。

他還急速退後三步,雙手疊加,對著白衣男子的一拳橫擋過去。

“固若金湯!”

他知道屠狗剩厲害,也就知道要全力對抗。

不然他會被屠狗剩一拳打死。

“啾!”

隻是就在黑衣老者雙掌要跟九千歲拳頭相碰時。

一縷白光毫無征兆從九千歲的拳頭中疾射而出。

一閃而逝。

光芒直取黑衣老者眉心!

危險!

“豎子,陰我!”

黑衣老者汗毛頓時炸起,吼叫一聲想要躲避。

隻是根本來不及,那股危險轉眼即逝,他隻能雙手往上一擋。

同時腦袋往側一偏。

“撲!”

一聲銳響中,黑衣老者掌心刺痛。

耳朵也隨之一痛。

他狀如癲狂,吼叫一聲,不顧疼痛往上一頂。

他轟中了葉凡的拳頭。

黑衣老者掌心再度一痛,止不住連退七步。

而白衣男子也被黑衣老者的雙掌狠狠震飛出去。

一股衝擊波還打在了他的身上。

白衣男子像是斷線風箏一樣,砰的一聲摔在青鷲身邊。

衣服碎裂,口鼻流血,護甲也噹噹噹掉落下來。

臉上的模擬麵具也被震飛了。

整個人就剩下一條紅褲衩和一件紅內衣。

好像紅孩兒一樣。

青鷲定眼一看,訝然失聲:“葉凡?”

葉凡一摸臉頰,靠,麵具掉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