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誰又是獵人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誰又是獵人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半個小時後,葉凡扶著牆走出了希爾頓酒店。

他清理紅酒的時候滑了一跤。

葉凡剛剛出現在門口,一輛黑色保姆車就開了過來。

車門打開,葉凡鑽入了進去,直接坐在了宋紅顏的身邊。

宋紅顏給葉凡遞過去一條熱毛巾,還從保溫瓶倒了一杯蜂蜜水:

“身上香噴噴的,還有酒精氣息,怎樣,征服貝娜拉了?”

女人一笑:“不過時間是不是快了一點,前後兩個小時不到就下來了。”

葉凡擦擦臉擦擦雙手,端過蜂蜜水一口喝下,隨後一把摟住女人小蠻腰:

“你老公親自出手,再烈的馬也隻能跪地臣服。”

“不過我對貝娜拉的征服,不是你想象中的征服。”

“這一身酒液和香氣確實來自貝娜拉。”

“她也確實對我感動無比想要留我獻身。”

“隻是我有老婆的人,怎能乾對不起我老婆的事呢?”

“再說了,貝娜拉比起老婆你差太多,無論是姿色還是身材,都差你一籌。”

葉凡笑道:“我怎能為了芝麻丟了西瓜呢?”

“是嗎?不是新鮮纔是最動人的嗎?”

葉凡繼續笑道:“老婆你纔是最動人的。”

“再說了,貝娜拉不過是我想要扶持的巴國棋子。”

“彼此保持距離不突破那點線纔是最合適的相處方式。”

“一旦我要了她的身子,不僅她內心的感動會削減大半,還會跟我冇了情感的界限。”

“如此一來,她以後不僅會打折扣執行我的指令,還會以我女人身份自居對我有所要求。”

“要名分、要利益、要指手畫腳,搞不好還會鬨脾氣跟我對著乾。”

“所以我腦子進水纔會為了一時歡愉把好牌打爛。”

葉凡望向亮著燈的總統套房笑道:“發乎情止乎禮吧。”

為了讓貝娜拉心服口服臣服自己,葉凡這一次可謂用足了力氣。

他不僅把貝娜拉一夥引去鬱金香餐廳跟泰山等人火拚,還用紅娘子這個假象讓貝娜拉作出錯誤彙報。

他還一眼看出伊莎貝爾危在旦夕,但冇有立即援手解救,任由貝娜拉把伊莎貝爾送去醫院救治。

葉凡猜到貝娜拉要來找自己援手時,還通過鱷魚渠道給金家人放出訊息。

金家死士在沿海公路伏擊貝娜拉後,葉凡又殺出來英雄救美。

接著他又利用伊莎貝爾的性命,逼迫貝娜拉放棄臟彈這個希望。

隨後葉凡又在醫院大展血符救人手段衝擊貝娜拉。

他把貝娜拉狠狠踩入了萬丈深淵,讓貝娜拉發自骨子的絕望。

一切行徑,為的就是今晚把貝娜拉從泥潭拉出來,讓卑微入塵埃的女人重回巔峰。

這也就讓葉凡徹底掌控了貝娜拉的心。

葉凡做那麼多拿下貝娜拉,又怎可能貪戀美色,讓自己努力大打折扣?

“發乎情止乎禮?”

宋紅顏聞言眸子掠過一絲欣賞:“享受馴順獵物的過程?”

能夠控製情感和管好身子的男人,值得她一輩子陪伴。

葉凡苦笑一聲:“用貝娜拉在橫城機場見麵時的話說,我跟她之間純粹就是交易。”

宋紅顏又幽幽開口:“你現在已經虜獲了她的心,不趁機讓她對付陳晨曦榨取最大價值?”

葉凡毫不猶豫地搖頭,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

“貝娜拉的價值如果純粹是用來對付陳晨曦,我就冇有必要浪費這麼大精力物力設局了。”

“她現在不弱,但還不到她的十分之一潛力。”

“扶持她一把,讓她的路好走一點,她會爆發出全部潛力。”

“她這種女人,有能力,有野心,有手段,但缺少一個機會。”

“一旦讓她找到機會騰飛,她一定會讓人驚豔的。”

“最多三年,她在巴國九成九會成為金子塔尖的人物。”

他有著信心:“這樣的棋子,咱們浪費在陳晨曦身上,太暴殄天物了。”

對於陳晨曦,葉凡雖然也頭痛,但並不放在心上。

他連青鷲都收拾了,拿下陳晨曦也是遲早的事情。

特彆是鱷魚叛變、泰山和樵夫橫死,陳晨曦手裡就冇什麼底牌了。

接下來的兩天,葉凡有信心讓她跪地求饒。

“考慮久遠啊。”

聽到葉凡的話,宋紅顏微微一笑:

“不過這麼重視貝娜拉的價值,吃了她不是更保險?”

“用感情和利益一起拉攏,可以讓貝娜拉對你更加忠誠。”

“你看看,金智媛因為愛你,就無怨無悔付出。”

她貼近葉凡的耳朵:“你一句話,她就馬上把紅娘子拿下交給你。”

葉凡捏了女人兩下,冇有掉入她挖的坑:

“嘖,這年頭,玩弄人,也不能玩弄感情。”

“金智媛無怨無悔付出,隻不過是還權相國欠我的人情。”

他歎息一聲:“而且我說了,貝娜拉不簡單,一旦碰了她,後患無窮。”

宋紅顏笑容帶著一絲玩味:

“你這一番話聽起來是人間清醒。”

“可我怎麼感覺還有另一層意思啊?”

“是不是貝娜拉如果不纏著你,不找你要好處,不需要你負責,你也就不介意跟她**一度啊?”

宋紅顏笑容溫柔:“你現在做柳下惠,不過是擔心太多手尾?”

“老婆,你怎麼也學會胡攪蠻纏了?”

葉凡忙捉住隨時要捏自己腰肉的手苦笑:“我就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宋紅顏哼出一聲:“那是什麼意思啊?”

“這個意思!”

葉凡不再解釋,對著宋紅顏壓了過去,還一把堵住她的小嘴……

女人胡攪蠻纏,葉凡自然也要來一個‘胡攪蠻纏’。

“啪!”

同一時刻,貝娜拉正從套房的沙發翻了下來,不著一縷的她站在落地玻璃前麵。

她冇有拿起手機乾活,而是看著玻璃中的倒影。

她臉上依然梨花帶雨,隻是眸子不再迷茫,不再溫柔,而是有著直透人心的深邃。

接著,她看著自己在玻璃中的曼妙身子,微微張啟紅唇呢喃一聲:

“獵人最高明的方式,那就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。”

“隻是,誰是獵人?誰又是獵物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