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千零一章 梅花表端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千零一章 梅花表端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以德服人安撫孫靜一番後,卻冇有馬上把黑暗蝙蝠交給她處置。

他告知等女人情緒平穩一點再來談複仇。

他不希望孫靜在仇恨矇蔽的時候作出殺了黑暗蝙蝠的衝動決定。

因為這意味著跟青水公司徹底撕破臉皮。

一旦選擇,孫靜這輩子都冇有回頭路,跟青水公司必有一死。

而敵人的強大意味著孫靜會成為橫死的那一個。

無法手刃仇人讓孫靜痛苦之餘也對葉凡更有好感。

這是對她的一種保護。

這也激起了孫靜一片熱血和感激。

她不僅當場給葉凡提供了幾個青水機密,還分析了怎麼最小代價解決它們的法子。

她展示著自己的價值,也展示著自己的理智。

葉凡消化了她的情報,但依然冇讓她去殺黑暗蝙蝠,安撫她好好冷靜上兩天。

隻有冷靜下來,她才能更好地複仇更好地給兒子討回公道。

等女人情緒緩衝一點後,葉凡給她餵了一碗粥,還留下一套衣服才離開。

葉凡走出雜物房後,並冇有馬上去找黑暗蝙蝠,而是回彆墅洗澡睡覺。

也就在這個晚上,千裡之外的中海第一人民醫院,突然火警嗚嗚大作。

一大股濃煙還冒了出來。

在醫院患者和家屬驚慌失措從病房衝出來時,幾名醫護人員逆流而上衝到鱷魚所在病房。

他們一邊喝叫四海精銳趕緊撤離,一邊推開房門去搬抬做了手術的鱷魚。

在他們確認患者是鱷魚的時候,手裡就多了一枚針筒,無聲無息打向鱷魚。

隻是剛剛觸碰到鱷魚,鱷魚就突然醒了,一把抓住那一把針筒。

其餘幾名醫護人員大吃一驚,拔出手術刀就要捅向鱷魚。
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這夥醫護人員背後多出十幾個武盟子弟。

他們砰砰砰一棍子把這夥醫護人員掄暈。

接著,醫護人員就被銬起來拖了出去。

病房燈光也隨之亮了起來。

黃震東盯著手裡抓著針筒的鱷魚開口:“你講道義不招供,人家卻派人來滅口。”

“你已經廢掉雙腿冇有前途了,再不好好招供落一個庇護,我們不殺你,你也會被滅口。”

“失去雙腿的你,不要妄想你主子會救你回去。”

“殺了你,比救你回去好一百倍。”

他提醒一句:“招供是最後的一點價值。”

鱷魚神情複雜看著黃震東,接著又看看手裡針筒,桀驁不馴的臉有了一絲淒然。

他艱難擠出一句:“我背後的人是陳晨曦……”

半個小時後,黃震東一臉高興走了出來。

來到儘頭會議室,他對著眾人打出一個響指:“收工!”

四海商會骨乾馬上收起武器,被打暈的醫護人員也爬了起來……

同一時刻,橫城東邊方向的公海上,三艘快艇飛速行駛。

快艇上各自站著三人,手裡拿著武器。

他們看著一個平板電腦,目標明確衝向一艘破舊的漁船。

帶頭的人嘴裡還不斷吼叫:

“快,快靠近漁船。”

“一直聯絡不上的蝙蝠大人在船上。”

“他的晶片和電話訊號都在上麵,他最後一條訊息也是吐血的照片。”

“他估計遭遇強敵受到重創逃出來,快把他接回去好好救治。”

吼叫之中,三艘快艇靠近漁船,六人拿著武器登船,訓練有素尋找黑暗蝙蝠。

隻是六人剛剛進入船艙,漁船就轟的一聲爆炸。

六人當場橫死,三名留守的同伴也被碎片擊中摔在海裡……

第二天早上,葉凡在一片雷聲中響了過來。

他洗漱一番,推開窗戶,正見外麵黑雲壓城,讓這清晨格外壓抑。

不過經曆過無數大風大雨的葉凡卻冇有在意,看看手環上的時間就走下了樓梯。

“醒了?”

葉凡剛剛走到飯廳,宋紅顏就笑著走了上來,身上繫著一條圍裙:

“不過我昨晚處理的事情多了一點,今天晚起冇來得及做早餐。”

“你稍微坐一會,我給你下麵吃。”

說完之後,她還給葉凡倒了一杯溫水潤潤喉。

“辛苦老婆了。”

葉凡跟著宋紅顏走進去:“我們一起做早餐吧。”

他最喜歡在廚房抱著宋紅顏一起做飯了,又能感受女人的生活氣息,又能接觸她的身體曼妙。

“我纔不要你進來呢。”

宋紅顏見狀忙把葉凡推了出去:

“你一進來,折騰這折騰那,搞得人不上不下。”

“十分鐘的活,每次都半個小時。”

“而且還嚴重降低我的食物水準。”

“你給我出去坐著,我來煮麪就行。”

雖然宋紅顏很是享受兩人世界,但無奈每次葉凡都黏著她,讓她難於發揮廚藝。

葉凡很是鬱悶:“老婆,真不要我幫忙嗎?”

“不要!”

宋紅顏再次拒絕葉凡的要求,話鋒一轉問道:“孫靜搞定了?”

葉凡點點頭:“如果冇有搞定,她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。”

“這個女人作為棋子,我可以給予最大庇護。”

葉凡補充一句:“但作為敵人,我會最快速度毀掉她。”

宋紅顏淺淺笑道:“我還以為你會憐香惜玉或者心生愧疚呢。”

葉凡漫不經心回道:“憐香惜玉?”

“我連我家老婆都疼不過來,哪裡有時間去對她憐香惜玉?”

“心生愧疚更是不可能存在的。”

“在黑暗蝙蝠的計劃裡,不僅十幾名青水精銳是陪葬誘餌,周光明和孫靜一夥也要死。”

“冇有三枚火箭彈,他們也會在船底的百斤炸物中粉身碎骨。”

“他們本該全部橫死,我卻讓孫靜活了下來,還讓她有仇可報。”

“我算得上她的恩人了,有什麼好愧疚?”

“至於周光明的死,我更是心如止水。”

“周光明一路上的威脅,我早把他拉入了死亡名單。”

“而且我是不會讓這種小人成為淩安秀禍患的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孫靜要恨,就該去恨始作俑者青水公司。”

“老公,你確實比以前成長了,再也不會被條條框框束縛了。”

宋紅顏的眼裡有著複雜:“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。”

現在的葉凡比中海時成熟十倍,再也不會被道德綁架,隻是也少了那份純樸和青澀。

葉凡笑著走過去,從背後抱著女人開口:

“不管我怎麼變,你都是我最愛的女人。”

“也正因為你是我最愛的女人,所以我不能總讓你替我沾染鮮血。”

“盛世榮譽,我來享受,千古惡名,你來承受,這是我的恥辱,也是對你的不公平。”

“我堂堂赤子神醫,怎能躲在老婆背後欺世盜名?”

“你可以無怨無悔的付出,但我不能心安理得的承受。”

“我也不允許我老婆犧牲自己成全我。”

“所以我要站在你的前麵,見不得光的事,我來做,千夫所指,我來受。”

“我家老婆負責貌美如花數錢數到手抽筋就行了。”

葉凡把下巴放在女人的肩膀輕輕磨蹭她耳朵:“當然,還要負責生四個孩子。”

“噗!”

宋紅顏止不住失笑,反手捏了葉凡一把:

“要死,整天就想著我生孩子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生四個孩子,我會老得很快的?”

隻是雖然給葉凡白眼,但女人心裡卻無儘的溫柔和感動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不是失去往日的純樸和青澀,而是想要站在她麵前去應對見不得光的事。

這與其說葉凡成長,還不如說葉凡更愛她。

葉凡嗅著女人的髮香:“再老,你也是我女人,而且老了好,我不擔心你被人搶走了。”

宋紅顏又掐了葉凡一下,隨後轉身看著葉凡輕柔一句:

“老公,我不會站在你麵前,我也不要你站在我麵前。”

“我要我們並肩站在一起,盛世榮譽,我分一半,千夫所指,我分五百。”

宋紅顏很是真摯看著葉凡:“你在我在,你不在我不在。”

葉凡摟住女人一笑:“好,好事一起做,壞事一起扛,夫妻齊心,其利斷金。”

“哎呀,麵又糊了。”

宋紅顏正要一吻葉凡,卻突然發現麪條爛了,轉身手忙腳亂起來。

葉凡很是遺憾鬆開女人。

“嗚——”

也就在葉凡走出廚房等待吃麪時,外麵一陣汽車轟鳴聲響了起來。

韓月帶著人從外麵回來。

想到韓月辛苦一晚,葉凡笑著走出大門準備迎接。

也就在這時,葉凡的手環突然毫無征兆響起了警報。

葉凡低頭一看,瞬間發現一個紅點。

距離十米!

來自韓月開的商務車。

他抬頭望向鑽出車門的韓月:“韓月,你在車上放了定位器?”

韓月一愣:“我腦子進水自己追蹤自己?”

葉凡旋風一樣衝了過去,拉開車門打開了抽屜。

啪的一聲,那支梅花表掉落了下來。

“滴滴滴——”

手環紅點大作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