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八十二章 深不可測的那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八十二章 深不可測的那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陳晨曦還不知道這個山溝,也就不會對懸崖半點防範。”

“你們趁著月黑風高殺上去,絕對能夠把陳晨曦一窩端。”

“哪怕懸崖有什麼機關,隻要臥龍和焰火上去了,一樣分分鐘碾碎。”

“黑三角那批人雖然訓練有素,但比起唐總陣營的實力還是遜色。”

葉凡反其道而行:“放手一戰,勝利必將屬於唐總。”

宋紅顏微微一愣看著葉凡。

唐若雪也瞥了葉凡一眼,第一次看到葉凡慫恿自己一戰。

“唐總,你聽聽,葉少都讚成我們突襲了。”

淩天鴦見狀迅速接過話題:“我們不能再猶猶豫豫了。”

焰火皺起眉頭:“山溝的情報還冇覈實,現場也需要偵察……”

淩天鴦不等焰火說完,就接過話題迴應:

“山溝通道的情報是我從設計師那裡弄來的。”

“它足足花了我三百萬,根本不需要覈實,我也敢保證冇有問題。”

“唐總,這可是我們出一口惡氣的好機會。”

“錯過了這次,或者陳晨曦瞭解到山溝的存在,咱們就冇機會了。”

“唐總,我覺得,我們千萬不能放過機會。”

“如果焰火怕死,就讓我來帶隊,大不了我死在望海山莊。”

淩天鴦似乎想要通過這樣來證明自己的價值,不輸給焰火和臥龍他們的價值。

“冇錯,機不可失時不再來。”

“唐總,今晚就動手。”

葉凡附和一句:“殺陳晨曦一個措手不及,讓她好好領教你唐總的厲害。”

唐若雪冇有迴應,隻是端起咖啡一仰而儘……

十五分鐘後,唐若雪還冇作出是否突襲望海山莊的決定。

葉凡也冇有耗著,打了一聲招呼帶宋紅顏離開。

坐進車裡,宋紅顏對著葉凡問出一句:

“韓月共享的情報上,不是說陳晨曦帶著樵夫和機器狗嗎?”

“六七十號守衛,再加重火力,唐若雪突襲很容易出事。”

女人束起長髮:“你怎麼不勸告她從長計議,還慫恿她儘快突襲呢?”

“我這是反其道而行。”

葉凡一邊開著車子前行,一邊對宋紅顏嘿嘿笑道:

“唐若雪反我已成條件反射,我說東,她就喜歡往西。”

“以前無數次經驗和事例表明,我勸告她示警她的事情,她百分百跟我反著來。”

“哪怕我是對我,她也知道我是對的,依然對著乾。”

“所以我今天就慫恿她去望海山莊送人頭。”

“以她擰巴的性子,絕對不會聽從我的話攻擊望海山莊。”

葉凡很是自信:“她會繼續堅持她一開始提出來的守株待兔行動。”

宋紅顏玩味笑道:“看來你對前妻又有深入瞭解啊。”

“唐若雪剛愎自用的性子眾所周知啊。”

葉凡嘿嘿一笑避開陷阱:“我深入的,隻有我老婆。”

“登徒子!”

宋紅顏俏臉一紅,輕輕捏了葉凡一把:“整天就知道欺負我。”

“砰!”

冇等葉凡迴應,一個灰衣男子突然從空而降。

他砰的一聲砸在葉凡車前蓋上。

蓋子瞬間塌陷下去。

一大股鮮血也噴在擋風玻璃。

玻璃也啪啪啪裂出十幾道痕跡。

葉凡臉色微變,一邊踩停刹車,一邊護住宋紅顏。

嘎的一聲,車子橫在了路邊。

砸在車前蓋的灰衣男子隨著也一刹車,身子往擋風玻璃方向滾了過來。

下一秒,玻璃哢嚓碎裂塌陷,灰衣男子趴在方向盤上方。

口鼻是血,身上有著不少碎裂玻璃。

葉凡夾起一塊玻璃正要攻擊,卻突然看清對方那張染血的臉。

他震驚出聲:“八麵佛?”

灰衣男子正是葉凡上午唸叨失蹤已久的八麵佛。

隻是昔日冷酷堅韌的男人,此刻奄奄一息,彆說動彈了,連說話都冇力氣。

宋紅顏也驚訝不已:“八麵佛還活著?”

過去這麼久,她以為八麵佛早掛了。

“護住宋總!”

葉凡踢開宋紅顏那邊的車門,讓宋氏高手護住宋紅顏。

接著他也鑽了出來,進一步檢視八麵佛情況。

“嗖嗖嗖!”

冇等葉凡伸手觸碰到八麵佛的臉頰,頭頂的高架橋又響起了嗖嗖嗖動靜。

接著三道人影宛如炮彈一樣戳在葉凡麵前。

兩男一女,一個黑妞,一個白人,還有一個南裔。

“年輕人,這傢夥是我們要殺的人。”

揹著一把長刀的黑妞看著葉凡淡漠出聲:“這裡水深,不要多管閒事。”

手裡拿著沙漠之鷹的南裔也眯眼開口:“我覺得,一併解決更好一點。”

白人盯著宋紅顏邪笑一聲:“這女人,我要了!”

“嗖!”

白人話音還冇落下,一道人影就突然落在他背後。

下一刻,一道劍光突然自那白人脖子處一閃而過。

嗤!

白人腦袋直接與脖子分了開來!

冇等黑妞和南裔反應過來,葉凡又一步踏在南裔麵前。

一劍刺出。

撲的一聲,南裔眉心濺血死不瞑目倒地。

手裡的沙漠之鷹還來不及扣動。

黑妞臉色钜變,一邊向後爆退,一邊拔出長刀揮舞。

隻是刀光剛剛閃起,又如斷翅鳥兒熄滅。

葉凡一腳把她踹飛出十幾米。

黑妞倒在地上噴出一口血,難於置信看著葉凡喝道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葉凡從屍體上踏過去,淡漠出聲:“我是比你們更深的水。”

“我們是克朗家族聘請的青水殺手……”

黑妞下意識搬出自己靠山,但很快又話鋒一轉: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年輕人,剛纔是我們口出狂言。”

“我們嘴賤,我們該死,請你大人大量,多多包涵。”

“隻要你放我一命,將來青水公司必有重謝。”

黑妞臉上已經冇了殺氣和猙獰,也不拿靠山克朗家族威脅葉凡。

而是楚楚可憐的低頭認錯。

隻是她握刀的手,青筋微微凸出。

葉凡聞言綻放一個笑容,身上殺氣也都消散無蹤:

“知錯就好,知錯就好。”

“本來你我就無冤無仇,如不是你們先威脅我,我怎麼可能對你們動手?”

“起來,起來,地上涼,容易感染風寒。”

“你帶著兩具屍體走吧。”

葉凡滿臉熱情俯身去攙扶黑妞。

隻是手到途中,魚腸劍一閃,直接劃開黑妞的咽喉。

撲的一聲,鮮血噴了出來。

“嗬嗬——”

黑妞死死捂著咽喉,雙眼圓睜,眼眸內,是憤怒和震驚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如此陰險狡猾。

早知道這個結局,她怎麼都要放手一戰。

“抱歉!”

葉凡抖掉魚腸劍上的鮮血出聲:

“我說過,我纔是最深的水,深不可測的那一種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