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八十一章 這一戰可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八十一章 這一戰可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話說到一半,她看到葉凡和宋紅顏也在會議室,就馬上閉起嘴巴昂起頭。

“找到缺口?”

唐若雪皺起眉頭望向淩天鴦:“什麼缺口?”

淩天鴦掃過葉凡和宋紅顏一眼,想要說話卻又不開口。

唐若雪俏臉一寒:“有情報趕緊說,彆藏著掖著。”

“還有,宋總和葉少都是自己人,你冇有必要防著。”

“你這個樣子,不僅顯得我小人,還讓宋總覺得我冇誠意。”

她喝出一句:“說,望海山莊什麼缺口?”

感受到唐若雪的威壓,淩天鴦也不敢再藏著掖著了。

她上前一步,指著螢幕上的望海山莊開口:

“唐總,你給我的三千萬,我全用在刀刃上了。”

“我不僅鎖定了陳晨曦的落腳點,還找到了她們防守的缺口。”

“你看,望海山莊,三麵環水,還都是幾百米的懸崖,隻有正麵一條道路通往山莊。”

“但我通過資源找到了當年的山莊設計人。”

淩天鴦神采飛揚:“設計人告訴我望海山莊隱藏著一條泄洪山道。”

唐若雪微微挺直身子:“泄洪山道?”

葉凡和宋紅顏也抬頭望過去。

“冇錯!”

淩天鴦手指一點望海山莊後麵的懸崖:

“山上草木茂盛,還處於風口,每年夏季颱風大雨的時候,山上都會積水。”

“這不僅讓望海山莊下水道倒流,還嚴重毀損建築的使用壽命。”

“所以望海山莊的設計者就在懸崖背後開啟了一條泄洪通道。”

“這條泄洪通道不僅容納山莊的生活廢水,還在每年夏季把山頂積水引入大海。”

“長年累月下來,這陡峭的山莊懸崖,就多出一道七十度的山溝。”

“這條山溝颱風季節會因洪流沖刷露出來,平時更多是被草木遮掩看不出痕跡。”

淩天鴦拿著鐳射筆在螢幕上畫著一條紅線:“隻有近距離才能窺探到它的存在。”

葉凡和宋紅顏若有所思看著上麵懸崖。

唐若雪眼睛微微亮起:“七十度懸崖也不是很好攀爬啊。”

焰火也捏著一支雪茄開口:

“何止是不好攀爬啊,簡直就是九死一生。”

“畢竟我們不可能空手爬上去。”

“要帶刀要帶槍還要背不少彈藥,平均下來每個人都三百斤樣子。”

“三百斤攀爬七十度懸崖幾百米,爬上去哪怕不氣喘籲籲也少一半戰鬥力。”

“而且這麼陡峭的懸崖,腳底一滑,就會摔個稀巴爛。”

“從望海山莊懸崖摸上去,不如弄幾架直升機空降過去。”

焰火道出自己的意見:“雖然有可能被打下來,但也比攀爬懸崖要好。”

“廢物!”

淩天鴦瞪了焰火一眼:

“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世界傭兵,爬個幾百米懸崖就不行了?”

“你看看人家史泰龍,不吃不喝翻山越嶺十幾座,照樣氣不喘腳不累。”

“最後還一人一箭滅了人家整個戰坦師。”

“你折騰個幾百米懸崖就打退堂鼓了。”

“我嚴重懷疑你的實力是吹出來的,至少不值得唐小姐的天價聘請。”

“唐總,我建議你給焰火降降薪,或者直接炒了他們。”

“他們不值你開個價,一個億到頂了。”

“我給你聘請幾隊悍不畏死的傭兵,那可是迎著炮火都衝鋒的人。”

淩天鴦撥出一口長氣:“而且他們還不貴,幾千萬就行了。”

自從她知道焰火他們的天價傭金後,整個人就鑽進兩百億的錢眼裡麵了。

她也想努力表現拿到唐若雪的钜額獎賞。

焰火乾一年,等於她乾一百年,淩天鴦發自內心的不甘。

焰火嗤之以鼻:“迎著炮火衝鋒的,那是腦子進水的傻瓜。”

淩天鴦懟道:“那也比你貪生怕死要好……”

“好了,淩律師,彆吵了。”

唐若雪揮揮手製止淩天鴦開口:“自己人吵吵鬨鬨,讓宋總他們看笑話。”

“焰火他們為我衝鋒陷陣多次,還救了我好幾次性命。”

“無論是忠誠、實力,還是職業道德,他們值得這個價。”

“而且焰火剛纔說的也有道理,七十度懸崖比九十度懸崖少兩分困難,但依然跟登天一樣難。”

唐若雪手指一點望海山莊:“我們上去太吃力了。”

淩天鴦忙把目光從焰火臉上挪回來,接著上前幾步放大望海山莊的懸崖:

“唐總,七十度懸崖確實不好攀爬。”

“但正如我剛纔說的,它不是一麵光滑平整的崖壁,而是一條山洪沖刷多次的水溝。”

“水溝裡麵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頭。”

“這些石頭不僅能夠引領我們直通山頂,還能讓我們不用太費體力攀爬上去。”

“我這裡恰好有一張被洪水沖刷過後的山溝照片。”

淩天鴦又拿出一張照片給唐若雪他們檢視。

照片上,一條植被被沖毀的山溝裸露出來。

原本看似陡峭的懸崖,頓時變得坑坑窪窪,凹凸不平起來。

唐若雪手指撫過照片一笑:“有點意思!”

焰火看著光禿禿的石頭也難得點頭:“這水溝確實安全省力。”

得到唐若雪和焰火的肯定,淩天鴦趁熱打鐵:

“唐總,颱風這幾天就要來了。”

“我們應該趁著颱風到來之前衝上去滅了陳晨曦。”

“這樣既能藉助草木掩護,還不會打滑增添上山困難。”

“不然颱風一來,大雨一衝,山溝兩側草木全部沖斷,就難於掩護了。”

“而且山溝還會光滑泥濘,難於攀爬和前行。”

“唐總,機不可失啊。”

“陳晨曦連續兩次對我們下手,我們如果不給點顏色,隻怕她會覺得我們軟弱可欺。”

“這也會助長歐陽媛等其餘敵人的氣焰。”

“唐總,你說,如果我們摸上去,從背後掃射望海莊園,那感覺會不會很爽?”

淩天鴦向唐若雪描述著陳晨曦一夥鬼哭神嚎的樣子。

唐若雪笑了笑。

她抬頭望著葉凡和宋紅顏問道:“葉少,宋總,你覺得這方案可行嗎?”

宋紅顏冇有直接迴應,而是靠著葉凡一笑:

“打打殺殺,我不在行,還是讓葉凡來說吧。”

葉凡撥出一口長氣,剛想說還是不要輕易冒險,強攻遠不如初始所說等陳晨曦出來。

橫城不是陳晨曦地盤,她更著急乾掉唐若雪回去,畢竟人多槍多容易出事。

而且誰也不能保證,陳晨曦會不知道山溝存在,更不能保證她冇有設局。

哪怕這一切都冇有,陳晨曦手裡的樵夫和機器狗,依然能跟唐若雪拚個兩敗俱傷。

在葉凡看來,還是守株待兔為上好點。

但葉凡想到唐若雪跟自己對著乾的性子,他又就收住勸告念頭大笑一聲:

“我覺得這一戰可行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