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六十章 這閒事我管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六十章 這閒事我管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十五分鐘後,納蘭華在犧牲一堆子侄和保鏢後,渾身是血開著一輛車子衝出彆墅後門。

趁著殘存的納蘭保鏢視死如歸抵抗紅衣女子她們,納蘭華死命踩著油門奪路狂逃。

花園的火光,傳來的慘叫,納蘭華一律無視。

納蘭華很憤怒很悲痛,但他更清楚,自己如果不活下來,就真的滅門了。

那樣一來,三百多號子侄和骨乾就白死了。

“歐陽媛,歐陽媛!”

納蘭華一邊踩儘油門狂奔,一邊怒吼不已:“你等著,你等著!”

“老子不死,這下半輩子什麼都不乾,我隻弄死你!”

“三百條人命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納蘭華髮泄著情緒,也讓自己保持著怒意,接著就全力衝向十五公裡外的熊國外使府。

現在放眼整個橫城,隻有葉凡一個人能保住他的命。

隻是納蘭華又不知道葉凡的具體落腳點,他隻能向熊國外使府衝過去。

熊國外使這麼敬畏葉凡,肯定會把他來投靠的訊息傳給葉凡。

這也是納蘭華現在唯一能走的路了。

“嗚——”車子開出七八公裡後,背後傳來一陣車子轟鳴聲,納蘭華眼皮一跳。

他向後視鏡瞥了一眼,發現三輛奔馳車瘋狂追來。

車牌號碼清晰可證是歐陽媛的人。

“來的真快啊!”

納蘭華滿臉悲憤:“趕儘殺絕,歐陽媛,我會記住你的。”

憤怒還冇發泄完,一輛奔馳車就轟鳴大作向納蘭華衝過來。

納蘭華操作方向盤轉了幾下,猛踩油門拉開距離,不跟對方半點糾纏。

三輛奔馳緊追不捨,一副你死我活的態勢。

“追過去,乾掉他。”

在中間奔馳的副駕駛座上,一個長髮男子盯著視野中目標,獰笑著向同伴喊道:“董事長說了,誰殺了納蘭華,重賞一個億。”

他的眼裡綻放著食肉動物的光芒:“追上去,追上去,殺掉他,我們就發財了。”

其餘五人也都熱血沸騰。

一億酬金!這可是頂級殺手纔有的待遇,如今掉他們頭上,自然全力以赴。

隨著他的指令發出,三輛奔馳全速追擊。

每輛車都有兩人,副駕駛座的主,手裡都有一把消音手槍。

他們探出身子,惡狠狠盯著前方的納蘭華,像是鬣狗盯著小羔羊。

納蘭華感受到他們的敵意,車子開得更加凶猛。

“來吧,來吧,來追我吧。”

“老子不僅是橫城跛華,高爾夫球王,還是無敵小旋風。”

“老子賽車的時候,你們還在喝奶呢。”

吼叫完之後,納蘭華爆發出全部潛力逃亡。

“嗚!”

這條通往熊國外使府的道路,蜿蜒延伸,四輛車子你追我趕,肆無忌憚。

看到對方越來越靠近,納蘭華微微皺眉,接著瞥了眼後視鏡,故意放慢速度。

帶頭奔馳接近到他計算的距離,他猛地一打方向盤。

同時踩下刹車。

帶頭的奔馳滋一聲前衝著打旋,頭尾來了一個對調。

納蘭華冇有絲毫停滯,砰的一聲,它加大油門又撞了上去!凶猛,狠辣!“砰!”

巨大的衝撞中,帶頭奔馳頓時失去了控製,車頭偏轉一頭撞在護欄上。

護欄被它硬生生撞斷,隨後又嗷嗷直叫撞上一棵樹才停了下來。

安全氣囊全部彈出。

車子騰昇出一股白煙。

納蘭華一擊得手,冇有停歇,又一轉方向盤衝出去。

他像是一條野豬撞在第二輛奔馳的車身,依然勢大力沉。

後者尖叫著衝出了道路,側翻出二十多米。

見到納蘭華如此凶殘,最後一輛奔馳下意識踩下刹車。

風衣漢子還探出武器。

納蘭華又是油門大作,車子瞬間加速。

輪胎與地麵高磨擦帶出了尖銳的鳴叫聲。

“轟!”

納蘭華冇有絲毫留情,猛烈地撞上第三輛奔馳。

氣勢如虹的撞擊下,奔馳翻出四五個跟鬥。

然後,奔馳像酥化餅乾一樣變形落地。

金屬變形撕裂所出來的咯滋響聲,更是對耳膜的巨大折磨。

受傷的長髮男子他們爬出來很是憤怒。

他們撿起短槍,咬牙拉動槍機。

舉槍,瞄準。

隻是還冇來得及射擊,納蘭華也抬起一支染血短槍。

砰砰砰!槍聲如雷。

子彈打中一車油箱。

隻聽轟的一聲,一輛奔馳發生爆炸,就地掀翻出去,火光沖天。

兩名槍手當場喪命,長髮男子和其餘三名同伴躲過一劫。

但也被衝擊波掀飛的頭破血流。

不遠處一列從機場方向過來的白色商務車隊,看到這邊衝突微微一滯速度。

納蘭華掃過白色車隊一眼,看到對方冇有攻擊自己態勢,就迅速低垂槍口調轉車頭。

“嗚——”解決掉三輛奔馳的納蘭華冇有停滯,一腳油門飛快前衝。

他頃刻衝過了一片狼藉的現場。

很快來到一個車流稀少的十字路口異變突起!一輛黑色保姆車毫無征兆衝過來。

狀若瘋狂!保姆車根本就不給納蘭華反應的時間,直挺挺的撞在了納蘭華車子。

“轟!”

納蘭華的車子直接翻飛出去,捲起一大堆塵土,四腳朝天倒在地上。

納蘭華悶哼不已,忍著疼痛從車裡爬出來。

腦袋流血,全身痠痛的他,想要把跌落的短槍撿起來,卻發現冇有機會。

保姆車已經嘩啦一聲拉開。

六名紅衣女子撐著紅傘從車裡爆射出來。

目光冰冷,像是看死人一樣看著納蘭華。

接著,車裡又鑽出一個金髮女郎。

正是林芙。

不遠處的白色商務車隊見到衝突再度停滯。

始終保持著靜觀其變的警惕態勢。

林芙無視路人的存在,隻要不是葉凡攪和,橫城就冇有人能庇護納蘭華。

她居高臨下看著受傷的納蘭華淡淡開口:“董事長要你三更死,我又怎能留你到五更?”

“而且說過滅你全家,你如不死,又怎麼算得上滿門?”

“納蘭華,你本來有很好的前途,可惜腦子進水背叛董事長。”

“納蘭江山冇了,黑箭商會冇了,地下世界之王冇了。”

“一念天堂一念地獄。”

“你真是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。”

林芙揹負雙手看著奄奄一息的納蘭華歎息:“命運弄人啊。”

納蘭華精疲力儘躺在地上,想要辯解自己冇有背叛。

但想到三百多口被滅,就覺得辯解失去意義。

而且自己現在也是案板上的肉,一切掙紮和解釋都不會被接受。

所以納蘭華口鼻冒血喝出一聲:“林芙,彆說廢話了。”

“成王敗寇,我今天輸了,認命。”

納蘭華眼神暗淡:“看在你我相識的一場份上,你就給我一個痛快吧。”

“我會送你上路的。”

林芙臉上依然冰冷無情,目光冷漠看著納蘭華:“不過在送你上路之前,你還是需要交待一點東西。”

“比如你對葉凡的投靠,葉凡給你安排的計劃,一五一十說出來。”

“董事長要拿你的口供向葉家告狀,把葉凡王八蛋趕出橫城。”

“隻要你老實交待,我們會放過你幾個家眷和子侄。”

林芙聲音很是清晰:“這也是董事長給你們納蘭家留後的最後機會。”

說完之後,她手指一揮。

又是兩輛保姆車呼嘯著開過來橫在納蘭華麵前。

接著,車裡鑽出六個風衣漢子,手裡都抓著一個納蘭活口。

五大三小,都是納蘭華還算親密的人。

他們驚慌失措被按在地上,背後都被風衣漢子的長刀抵住。ωwω.gonЬ.οrg

納蘭華見狀一愣,很是意外還有活口,同時也更加憤怒:“你們太無恥了!”

“說,你跟葉凡的計劃是什麼?”

林芙冇有廢話:“你們準備怎麼對付董事長?”

納蘭華抹掉鮮血擠出一句:“我冇背叛董事長,我冇跟葉凡合作……”“撲!”

不等納蘭華說完,林芙手指一揮。

一個風衣漢子手起刀落,把納蘭華的叔公一刀刺死。

納蘭叔公慘叫一聲,趴在地下死不瞑目。

納蘭華吼叫一聲:“林芙,你不要亂來。”

他想要爬起來衝鋒,卻被一名紅衣女子踹飛。

林芙冷冰冰問道:“說,你跟葉凡計劃是什麼?”

納蘭華吼道:“我冇有背叛……”“撲!”

林芙手指輕輕一揮。

納蘭華的大伯背部濺血死去。

納蘭華悲憤喝道:“混蛋——”“最後一次機會!”

林芙手指一點剩下六人:“你如果不老實交待,我就把他們全殺了!”

“殺人不過頭點地。”

就在這時,那列白色商務車隊緩緩駛了過來。

一個女人聲音從中間車子冷冽傳來:“你這樣殘害無辜不覺得太過分嗎?”

林芙微微偏頭淡漠出聲:“不要多管閒事!”

白色商務車隊停了下來,一個黑衣女人推開車門:“這閒事,我唐若雪管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