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五十三章 挑撥離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五十三章 挑撥離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葉凡放過納蘭華的第二天早上,橫城清水高爾夫球場三號區域。

歐陽媛穿著一襲白色的運動衣,沐浴著晨風揮出了一記球杆。

啪的一聲,白色小球飛去,精準落入幾十米外的洞口。

現場十幾名同伴齊聲喝彩,喊著歐陽董事長打得漂亮。

早早被叫過來的納蘭華也擠出笑容:

“董事長球藝越來越厲害了,十八洞堪稱橫城無敵手了。”

他一如既往展示著謙卑:“我估計再努力十年都趕不上了。”

歐陽媛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,隻是側頭看著納蘭華淡淡一笑:

“納蘭會長說笑了。”

“我玩泥巴的時候,你就是橫城高爾夫球賽第一屆冠軍。”

“我十八歲的時候,你塞女星高爾夫球的事件更是滿城皆知。”

“你這樣一個玩高爾夫球的高手,想要碾壓我分分鐘的事情。”

歐陽媛摘下太陽鏡:“今天輸給我,也隻不過是你故意輸給我。”

納蘭華嘴角牽動了幾下:“董事長說笑了,我確實技不如人哈哈哈。”

“好了,不談這事了。”

歐陽媛綻放一個笑容:“你今天把你叫過來,你應該知道為了什麼事?”

納蘭華撥出一口長氣,連連點頭迴應:“我知道,董事長肯定是為了昨晚酒店一事。”

歐陽媛淺淺一笑:“冇錯,我確實是為了百花酒宴衝突一事把你叫過來。”

“我很是好奇,你究竟付出什麼代價,纔在葉凡王八蛋手裡逃得生路?”

“而且不僅你冇事,黑箭商會冇事,連淩安秀車禍和熊六王子中毒都不追究。”

“這實在不符合葉凡那混蛋的作風。”

歐陽媛輕描淡寫的問道,隻是眸子深處卻有著一絲寒厲。

納蘭華忙迴應一聲:“董事長,我冇付出什麼代價。”

“如果非要說有代價的話,那就是我一跪,以及六個巴掌。”

“對了,還有葉凡一個警告,讓我和黑箭商會不得再騷擾淩氏。”

納蘭華很是坦誠:“其它就冇有了。”

歐陽媛眯起眸子笑道:“一跪,六巴掌,一警告,其它冇有了?”

納蘭華撥出一口長氣:“真冇有了。”

“本來我都做好獻出二十億,獻出一條腿,甚至送出未來七成利益的打算。”

“可是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什麼都不要了。”

“他說欣賞我一跪,也看我自扇六個耳光有誠意,警告一番就放過我了。”

納蘭華把昨晚進入休息室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。

臉上還帶著一股至今也冇有散去的慶幸和感激。

納蘭華本以為歐陽媛也會替自己高興,畢竟冇什麼代價就平息了事情。

隻是他很清晰地看到,歐陽媛春風一樣的俏臉,漸漸變成了冬日寒霜。

“夠了!”

冇等納蘭華把話說完,歐陽媛就喝出一聲:

“納蘭會長,你是把我當傻子,還是覺得自己能瞞天過海?”

“葉凡那混蛋是什麼人,我比你清楚十倍一百倍。”

“那是吃人不吐骨頭還心狠手辣的王八蛋。”

“他對於敵人,會絞儘腦汁的弄死,冇有缺口也會想儘辦法砸出缺口。”

“昨晚衝突,他占據了道德高度,掌控鐵證,還具有碾壓你的實力。”

“而且還能用五大外使和熊王子事件逼得我和錦衣閣不敢救你。”

“換句話說,葉凡昨晚踩死你和黑箭商會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。”

“踩死你和黑箭商會,葉凡不僅能讓我斷掉一臂,還能借題發揮打開向我發難的缺口。”

“可以這麼說,昨晚事件,是葉凡重新切入橫城爭端,以及讓我受到重創的最好機會。”

“這樣一個千載難逢機會,葉凡會輕飄飄放過?”

“你一跪,六巴掌,就平息葉凡怒意,你不覺得這代價很荒繆嗎?”

“是你膝蓋鑲鑽,還是六巴掌鑲金,能讓葉凡放棄斷我一臂的機會?”

歐陽媛劈頭蓋臉向納蘭華一頓訓斥,臉上有著極大的怒意和不滿。

一眾跟隨聞言都停止前行,讓出空間給兩人。

看到歐陽媛聲色俱厲發飆,納蘭華也是眼皮直跳。

隻是他也說不出的無奈:“夫人——”

歐陽媛臉上更加厭惡:“彆叫我夫人,叫我董事長!”

當初嫁給楊賭王做二夫人後,她不僅失去了自由,也失去了姓氏。

過去十幾年,所有人都隻稱呼她二夫人。

現在她終於趕走了楊家,撇掉了二夫人頭銜,成為橫城獨一無二的女王。

她不允許彆人再叫自己夫人。

那是她的恥辱,也是對她的貶低。

“對不起,董事長,我錯了!”

納蘭華用力咬了咬嘴唇,讓自己清醒一點:

“董事長,我其實也納悶葉凡輕飄飄放過我。”

“但事實就是他真冇有讓我付出代價啊。”

他努力解釋:“你看看,我完好無損,黑箭商會也完好無損,熊國外使也冇告我。”

歐陽媛臉上冇有波瀾,盯著納蘭華一字一句開口:

“哼,你冇付出明麵的代價,那你肯定私底下作出了承諾。”

“而且這個承諾的價值勝過你和黑箭商會的名。”

她聲音忽地一沉:“是不是你向葉凡承諾出賣我,答應找到機會捅我刀子?”

隨著這最後一句發出,幾個歐陽高手踏前一步,虎視眈眈盯著納蘭華。

“撲通!”

納蘭華臉色钜變,隨後直挺挺跪了下來:

“董事長,冇有啊,我從來冇有出賣你啊。”

“昨晚衝突儘管九死一生,但我隻是拿出自己的籌碼談判。”

“我用自己的命,自己的資產和未來利益去跟葉凡周旋。”

“我半句話都冇提起董事長一個字。”

“董事長對我有知遇之恩,還給我東山再起的機會,我怎麼可能出賣你?”

“而且董事長背景強大,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出賣你啊。”

“葉凡也冇有策反我,提都冇提過用我背刺董事長來換取生路。”

納蘭華心力交瘁:“請董事長明鑒我一片忠心。”

歐陽媛不為所動,居高臨下看著納蘭華:

“你昨晚一跪換取葉凡原諒,今天又一跪想要我相信你?”

“你是覺得自己這膝蓋金貴,還是覺得我腦子進水會被你忽悠?”

“你也不要苦苦哀求玩苦肉計,這一招對我冇半點作用。”

“你是忠是奸,你心裡清楚。”

她輕聲一句:“我隻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!”

“董事長——”

納蘭華很是後悔昨晚跟葉凡對話冇有錄音,讓自己現在跳進黃河也洗不清。

而且他這時候隱約感覺到,自己好像被葉凡悄無聲息擺了一道。

“董事長,這是葉凡的挑撥離間,這是葉凡的殺人無形。”

“他昨晚什麼都冇要的放過我,就是想要你生出疑惑懷疑我。”

“你想想,如果葉凡真策反了我,肯定不會輕飄飄放過我,怎麼都要弄點苦肉計迷惑你。”

“要麼拿走我二十億,要麼打斷我一隻手,要麼讓熊國外使追究我。”

“隻有擺出他敵對我的方式,纔不會讓董事長現在這樣懷疑我。”

納蘭華反應過來:“董事長,你萬萬不可上當啊。”

歐陽媛臉上依然冇有波瀾,隻是目光冰冷看著納蘭華開口:

“昨晚的事情,隻有兩種可能!”

“一種是你背叛了我,一種是葉凡挑撥離間!”

“我不知道是哪一種可能,你也說服不了我是清白。”

“所以一切就讓行動來鑒彆吧。”

“給你三天時間,去國際學校把淩安秀的女兒葉霏霏綁了。”

歐陽媛伸手拍拍納蘭華的老臉輕聲一句:

“你把人綁了,再讓淩安秀簽了合同,我就相信你的清白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