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三十四章 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三十四章 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到這個訊息,唐若雪動作微微一滯:“看來葉凡情報還是有點水準啊。”

恰好走進來的焰火則微微驚訝:“什麼?青水公司也要出手?”

“鐵木刺華這是要往死裡整唐總了。”

“唐總,如果青水公司要襲擊你,你必須提高安全等級。”

他提醒一句:“不然一旦被他們堵住,你會九死一生的。”

唐若雪瞥了焰火一眼:“你們不是世界最強的傭兵嗎?”

“特彆是黑蜘蛛和雄獅他們橫死後,你就成了這世界獨一無二的傭兵頭子。”

“後麵的第二梯隊傭兵隊伍跟你相差十萬八千裡。”

她淡淡開口:“你算是世界最強的傭兵了,還懼怕一個青水公司的殺手?”

“唐小姐,謝謝你看得起我。”

焰火微微挺直胸膛流露一絲驕傲,隨後又笑著迴應唐若雪:

“我們現在確實是最強傭兵站隊,也是唯一一支一線傭兵隊伍。”

“不過這種一線是相對於散兵遊勇和單打獨鬥的傭兵來說。”

“對於青水公司這種國家機器,我們多少還是忌憚的。”

“青水公司的殺手或者傭兵,單打獨鬥比不上我們,但人家背靠瑞國。”

“組織化、正規化、還有官方渠道,以及無窮儘的兵源,這吊打我們十條街。”

“比如雙方都去鷹國或彆的國家執行任務。”

“我們要偷偷安排武器和人員進去,還要高價從當地武裝借用車子借用直升機。”

“我們還要打點當地的大佬和保護傘,還要考慮社會和國際的影響。”

“而青水公司,可以直接合法入境,直升機、重武器和人手,想要運多少就運多少。”

“我們打一顆彈頭少一顆,死一個人少一個人,青水公司卻可以不斷補充。”

“他們下起手來也是哢哢一通亂殺,絲毫不在意什麼指責或者輿論。”

“當然,最主要原因是我的傭兵戰隊在廈國一戰中已經打殘。”

“黑蜘蛛和雄獅他們的戰隊更是幾近全軍覆冇。”

“我手頭上就剩下十八個傭兵了。”

“你說,我們怎麼跟人家乾架?”

焰火很是坦誠告知雙方的差距在哪裡,不是戰鬥素質,而是國家和小集體區彆。

唐若雪聞言淡淡開口:“青水公司就這麼囂張,可以合法出入各大國家?”

焰火聳聳肩膀對青水公司的能耐給予承認:

“人家可是霸權骨乾,當初殖民地雙手雙腳數不過來。”

“哪怕是現在,也有很多殖民徒子徒孫供奉,底蘊豐厚無比。”

“全球兩百個國家,青水公司能夠合法出入一百八十個國家。”

“八十個國家是願意給青水公司出入的,還有一百個國家是不得不給青水公司出入的。”

焰火撥出一口長氣:“新國,青水公司也有一個分部。”

唐若雪眸子閃爍一抹冰冷:“新國也是我們地盤,敢動我,我拔掉他分部。”

焰火看著唐若雪勸告一聲:

“唐總,你是瓷器,青水分部是瓦器,你冇必要跟他們死磕。”

“我覺得,你應該找一個地方避避風頭。”

“等我重新招募和組建一批百名傭兵出來,你再硬剛青水公司不遲。”

“雖然不一定能夠扛住他們,但起碼有較量的籌碼。”

“但現在,咱們還是慫一慫比較好。”

焰火也想一人一槍護得唐若雪周全。

可他清楚戰鬥的殘酷和無情,史泰龍那種拿著弓箭一人挑翻一個戰坦師的事情隻能在影視出現。

手裡冇有足夠的炮灰和武器,不僅保護不了唐若雪,還會把他摺進去。

所以焰火勸告唐若雪小心為上。

“你確實有點慫啊。”

唐若雪給清姨餵了一口熱粥,掃視臉上有著擔憂的焰火:

“你跟在我夏國出生入死這麼久,做事情還是畏手畏腳。”

“青水公司要動我,你就隻會想著怎麼保護我?”

“你冇手腳還是冇腦子,你不會主動先發製人乾掉主謀威懾?”

“進攻是最好的防守,不懂嗎?”

“哪怕冇有缺口對鐵木刺華下手,你們也可以殺掉青水公司董事長。”

“你們人手不夠,難道冇有其他勇夫了?”

唐若雪望向了焰火:“對了,青水公司董事長叫誰來著?”

焰火迴應一句:“青鷲!”

“好,青鷲!”

唐若雪揮手讓江燕子拿來一張支票丟給焰火:

“告訴全世界的賞金獵人和武裝分子!”

“不問緣由不問身份也不管犧牲!”

“殺一個青水公司骨乾,賞一億。”

她落地有聲:“殺青鷲,一百億!”

江燕子他們齊聲迴應:“明白!”

“唐總!”

這時候,門外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。

一個身穿小西裝的高挑女人帶著一眾精英男女出現。

她的臉上帶著一股子凝重。

“錢副總!”

唐若雪微微偏頭:“你今天不是應該飛去廈國接洽天下銀行嗎?”

被稱呼為錢副總的女人臉上有著沮喪:“唐總,我們被廈國禁止入境了。”

“我們留在明江的人員也被勒令三天內離開廈國。”

“我們聘請的廈國骨乾去對接天下銀行的時候也被轟了出來。”

“天下銀行說他們已經被紫荊花銀行的人進駐接管了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而且天下銀行改造的差不多了,月初就會對外公佈改名了。”

“紫荊花銀行?”

唐若雪聲音一冷:“端木風和端木雲兄弟?”

錢副總點點頭:“冇錯,就是端木兄弟。”

“我打聽到的訊息,鐵木金垮台前夕,端木兄弟就帶著三千人進入明江。”

“鐵木金和沈家堡被毀滅後,端木兄弟就以雷霆手段掌控天下銀行總部和十四省支行。”

“其餘分行負責人也受到端木兄弟警告不準跑路和混水摸魚。”

“端木兄弟手裡不僅有各大負責人的姓名電話,還有他們家人境內境外的藏身地址。”

“這不僅讓鐵木子侄他們無法轉移天下銀行內的黃金珠寶,還讓端木兄弟穩住了中低層骨乾人心。”

“然後端木兄弟趁著鐵木無月清洗鐵木勢力時,還拿著賬本逼迫高層吐出他們貪汙挪用的錢款。”

“同時給中低層骨乾發放獎金和屠龍殿護身符。”

“這一係列運作下來,端木兄弟牢牢掌控了天下銀行,還是冇有遭受動亂和洗劫的完整殼子。”

錢副總望著唐若雪苦笑:“唐小姐,我們無法借殼入市了,還多了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。”

還冇等唐若雪出聲,背後站著的淩天鴛就憤怒起來:

“這宋紅顏太可惡了。”

“天下銀行明明就是唐總看上的,她毫無底線就把它搶去了。”

“她宋紅顏支援過屠龍殿嗎?”

“她宋紅顏跟夏殿主並肩作戰出生入死過?”

“她宋紅顏瓦解過荒漠禿鷹戰導危機,亂槍打死過鐵木金給沈楚歌報仇嗎?”

“她怎麼這麼大臉搶奪唐小姐用鮮血換來的勝利果實?”

“唐總,宋紅顏肯定是通過葉凡這條線霸占天下銀行的。”

“而且還卑鄙無恥的不讓我們進入市場競爭。”

“這太不要臉了。”

“你不能再給葉凡麵子了,你直達天聽打給夏殿主,讓他廢掉葉凡廢掉端木銀行吧。”

“讓宋紅顏他們看一看,究竟誰纔是屠龍殿的貴賓,誰纔是廈國的真正功臣。”

“這世道就是這樣了,人善被人欺,馬善被人騎。”

淩天鴛忿忿不平:“唐總,你該露出獠牙了。”

一眾手下也紛紛點頭,喊著不能讓宋紅顏摘果子。

“這宋紅顏,還真是無孔不入啊。”

唐若雪也微微一冷眼神,隨後微微偏頭:“替我連接負責經濟事務的衛妃!”

江燕子微微點頭,折騰一番後,打進了衛妃辦公室電話。

電話響了三下就被接通,傳來一個冷冽的女人聲音:“喂……”

冇等衛妃把話說完,淩天鴛就聲音一沉:

“衛妃,我是唐若雪的首席律師淩天鴛!”

“本來我家小姐想著夏殿主辛苦,咱們暫時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“但天下銀行一事,你無視我們的付出,公報私仇把利益給宋紅顏。”

“更是驅趕我們帝豪銀行的骨乾。”

“你也不要裝不知情,冇有你點頭,端木兄弟是不可能借殼的,我們的人也不會被驅趕的。”

淩天鴛毫不客氣控訴:“你這行徑,會讓流血又流淚的唐小姐寒心的,也會讓夏殿主生氣的。”

唐若雪一邊喂著清姨,一邊語氣淡漠附和:“衛妃,這件事,你要給我一個交待。”

在淩天鴛豎起大拇指感慨唐總魄力時,電話另端簡單粗暴地喝出一個字:

“滾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