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二十九章 金牌親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二十九章 金牌親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鐵木刺華和陳園園發出格殺令的第三天,葉凡離開醫院住進了飛龍行宮。

這是毗鄰闊大王城的一處宅子。

它曾經是鐵木金在都城的行宮。

鐵木金橫死後,整個行宮也就被清理了一遍,成了葉凡在都城的落腳點。

它占地極廣,網球場、高爾夫球場、泳池、直升機場,應有儘有。

相比王城的古樸,它多了不少現代化氣息。

屠龍殿勤王成功,夏崑崙還權於民,閉關緬懷國主,授權葉特使全權處理屠龍殿事務。

這不僅讓夏崑崙的聲譽和擁戴達到巔峰,也讓葉特使變得炙手可熱。

誰都知道,紫樂公主和鐵木無月她們雖然各自擁權,但權力都來自屠龍殿的支援。

所以葉凡也就受到無數人追捧。

武元甲、鐵刺、夏太吉和南宮烈陽他們早早過來飛龍行宮。

其餘冇啥交情的權貴也通過手頭資源過來拜訪混個臉熟。

賓客一波又一波,禮物也是一車又一車。

無比熱鬨,無比歡笑。

不過葉凡卻冇有站出來應付客人,他讓楊曦月和擎蒼招呼各方賓客。

而他躺在太陽傘下悠哉看著泳池中翻飛的水花。

池子中,鐵木無月、衛妃、卓依依、汪清舞、袁青衣和公孫倩嬉鬨騰不已。

一具具滑嫩白皙的身軀,不僅僅捲起水花,還捲起了青春,捲起了美豔。

葉凡賞心悅目。

隨後他看著池子覺得有點小了。

因為金智媛、霍紫煙、舞絕城和齊輕眉那些閨蜜團也來的話,這泳池怕是容納不下這麼多女人。

葉凡揉揉腦袋開口:“看來這池子要挖大一點。”

“什麼挖大一點啊?”

就在葉凡手指比劃著泳池時,一道倩影在葉凡身邊的躺椅坐了下來。

紫樂公主斜靠在躺椅上,巧笑倩兮又帶著溫柔看著葉凡。

她一身紫衣,很是端莊,但大腿卻故意裸露了出來,很是刺激眼球。

葉凡一怔笑道:“該叫你公主呢,還是女皇呢?”

紫樂公主嬌笑:“不管是公主,還是女皇,我都是你的紫樂。”

葉凡聞言哈哈大笑,隨後搖搖頭迴應:

“女皇說笑了。”

“你是這個國度的九五至尊,也是這個國度的主人,而我隻是匆匆過客。”

“這個國度,這個天下,始終還是你的。”

葉凡對掌控整個夏國不是很大興趣,之所以攢在手裡,純粹是要扼殺鐵木家族。

而且他要斷了鐵木刺華的反攻倒算。

紫樂公主語氣玩味:“是我的,也是你。”

葉凡冇有聽出紫樂公主的一語雙關,以為她是在客套,話鋒一轉笑道:

“今天大好日子,夏國算得上號的女人都來了。”

“你怎麼不下去跟她們好好遊一遊聯絡感情?”

“跟鐵木無月她們磨合好了,以後你做事就事半功倍。”

紫樂公主向來熱情奔放,今天卻乖乖的不下水,葉凡多少有些奇怪。

紫樂公主捏起旁邊一顆葡萄丟入嘴裡笑道:

“我也想要下水好好玩一玩,跟這些姐妹好好聯絡感情。”

“隻是身體不適,隻能眼巴巴看著她們玩了。”

“不過也冇事,來日方長,一年後,我再找她們好好狂歡。”

說話之間,她還伸手一撫腹部,眸子有著彆樣的溫柔。

“也對!”

葉凡撓撓腦袋,以為紫樂公主是要擺擺架子:

“你怎麼說也是女皇,應該跟她們保持一點距離,維護王權的威嚴。”

“不然弄得太熟了,以後有什麼爭執或者衝突,她們會不尊重你。”

“特彆是鐵木無月這種女人,你一定要繃緊神經壓著。”

葉凡笑道:“你給她三分顏色,她就敢開染坊。”

紫樂公主聞言嘟囔一聲:“呆子。”

葉凡一頭霧水:“我理解錯了?還是說錯了?”

“你當然理解錯了。”

紫樂公主嬌笑一聲:“不過沒關係,本女皇心胸很寬厚的,我會多多包涵你這個大老粗。”

葉凡感覺腦袋疼痛,這女皇開車起來也是瘋狂啊。

不過葉凡冇有再揪著追問哪裡理解錯了,話鋒一轉:“對了,完顏若花找到冇有?”

“冇有!”

紫樂公主收起了嬌媚笑容,聲音清晰而出:

“我清理了整個王城都冇有見到她的影子。”

“從她幾個漏掉的死忠嘴裡知道,她遭受襲擊的當晚就坐直升機走了。”

“淩晨抵達都城機場後,坐一架專架離開了廈國。”

“目的地是瑞國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所以我推斷,黑衣老頭把她運去瑞國藏匿起來了。”

葉凡聞言點點頭:“跑得夠快啊。”

但凡黑衣老頭再晚幾天,完顏若花就隻能坐以待斃了。

因為他被九千歲追殺是冇有機會跑回王城安頓完顏若花。

這也讓看出,黑衣老頭做事不僅果斷,還極其有預判性。

當晚冇有殺掉他和鐵木無月,黑衣老頭估計就知道大勢已去,早早把完顏若花安排出去。

“你說過,完顏若花肚子裡的孩子很大概率不是鐵木金的。”

紫樂公主問道:“黑衣老頭敢拿一個不是鐵木血脈的孩子去忽悠鐵木刺華?”

葉凡一笑:“對於鐵木刺華來說,這時候,一根稻草也要珍惜。”

“孩子是不是鐵木金的不要緊,孩子是不是國主的也無所謂,最主要是完顏若花生出來的。”

“隻要是從完顏若花肚子裡生出來的,鐵木刺華就可以咬定是王室血脈。”

“畢竟國主和鐵木金都死光了,死無對證了。”

“鐵木刺華需要這個孩子將來做文章。”

他眸子閃爍一絲光芒:“所以黑衣老頭還是跟他達成交易的。”

紫樂公主聲音一低:“要不要我派人想法子殺了完顏若花?”

她現在有很多資源可用,也就不介意未雨綢繆殺掉完顏若花母子。

葉凡輕輕搖頭:“不用,你安心做你女皇,完顏若花的事情,我會處理。”

“你當務之急就是儘快掌控王室,把女帝的位置坐得牢牢的。”

除了不想紫樂公主為這些事分心之外,還有就是葉凡想要活捉完顏若花,探一探‘唐平凡’的底細。

紫樂公主嬌笑一聲:“你對我真好。”

葉凡追問一句:“其餘手尾處理的怎麼樣?”

紫樂公主微微張啟紅唇:“我冇怎麼折騰,基本是鐵木無月做事。”

“鐵木家族子侄以及聞人、秦家餘孽,儘數被鐵木無月誘殺了。”

“沈長風前天被她一杯毒酒賜死了。”

“夏參長也被她一槍斃在沈家堡的沈七夜墳墓前。”

“燕門關姓沈的包括沈春華也都被她擊殺了。”

“西不落和趙天寶還活著,但被她派去追殺李太白和夏秋葉。”

“鐵刺進駐都城後,也帶著黑水台四處審問殺人。”

“鐵木無月想要把鐵木家族和沈七夜的根基和土壤徹底清除。”

“不過雖然殺的人頭滾滾,但我們都覺得這隻是皮毛。”

“直覺告訴我們,鐵木金死後,有很多鐵木棋子潛伏了下來,等待時機再對付我們。”

“我們發自心底想要把他們連根拔起。”

“隻是鐵木刺華在夏國苦心經營這麼多年,鐵木無月也難於企及到鐵木刺華這一層。”

“鐵木無月熟悉的,隻是她和鐵木金時代的棋子。”

紫樂公主歎息一聲:“鐵木刺華時代的棋子,她一時挖不出來。”

葉凡輕輕點頭:“行了,我知道了,這事我來處理,你不用操心。”

“真是關心我,來,吃顆葡萄。”

紫樂公主親手捏了一顆葡萄塞入葉凡嘴裡。

她正要調戲幾句時,夏太吉的電話打了過來,告知有幾國特使過來了,希望紫樂公主見一見。

紫樂公主隻好彈彈葉凡腦袋,穿上鞋子一臉端莊去前院。

在葉凡苦笑女人彈錯地方時,一條訊息湧入了進來。

葉凡打開掃視一眼,隨後坐直了身子。

他起身走回了花園,還來到了書房。

他坐在沙發上後,就換了另一部手機,接著撥出了一個號碼。

嘟嘟嘟幾聲後,電話被接通了。

一個恬淡女人的聲音恭敬傳來:“葉少上午好!”

“恭喜楊小姐!”

葉凡笑聲洪亮:“晉升為鐵木刺華金牌親信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