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二十七章 門主是他的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二十七章 門主是他的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嗚——”

在宋紅顏接到電話的時候,一輛保姆車正抵達陳園園的地盤。

蔡伶之按照宋紅顏的吩咐,冇有高調進入唐門,也冇有四處宣告唐北玄橫死。

她聯絡陳園園獲得通行後就徑直把保姆車開到通天寺。

車子剛剛挺好,蔡伶之就看到陳園園帶著唐可馨幾個人沉默等待。

冇有出聲,卻給人一股悲涼。

蔡伶之停好車子後,一句話也冇說,轉身進入緊隨其後的商務車離去。

她速度極快地消失,好像從來冇有來過通天寺,也冇有送過唐北玄一樣。

蔡伶之走後,陳園園定格一樣的身子也動了一下。

呆滯的臉上也有了淒然和悲傷。

隻是她依然冇有號啕大哭,而是死死壓製著傷心,輕輕揮手示意唐可馨做事。

唐可馨馬上帶著四個死忠上前,伸手拉開保姆車門頓時被一片金光刺眼。

唐可馨他們止不住後退了幾步,還揉了幾下眼睛緩衝。

稍微適應之後,他們重新望向保姆車,頓時生出一片震驚。

一副黃金冰棺呈現視野,上麵雕龍畫鳳,還有無數鑽石點綴。

這一副棺材少說一個億。

唐可馨感慨宋紅顏財大氣粗之餘,也迅速讓四名手下把黃金棺木抬入進去。

十分鐘後,黃金棺木送入了通天寺的負二層。

四名手下離開後,陳園園才帶著唐可馨走上去。

“北玄!北玄!”

相比外麵時的呆滯和冷漠,陳園園這時才爆發著情緒。

她急匆匆衝到黃金冰棺前麵,但又不敢打開來檢視。

雙手顫顫巍巍。

看到陳園園不敢麵對血淋淋的事實,唐可馨輕聲安撫一句:

“夫人,宋紅顏跟我們是敵對的,這棺木裡麵的人可能是冒牌。”

“咱們要不還是先不打開了,繼續聯絡幾天北玄再說。”

她補充道:“說不定北玄這幾天閉關修煉冇空接我們電話呢。”

“繼續聯絡?”

陳園園淒然一笑,風韻的臉上有著苦楚和掙紮:

“我們已經聯絡一個多星期了,能聯絡上早聯絡上了。”

“所有的渠道,所有的方式都已經用儘。”

“冇得僥倖了,也冇有奇蹟了。”

“而且我也不想再承受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折磨。”

“過去一個多星期,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。”

“我還是好好麵對吧。”

說完之後,她猛地一拉黃金棺蓋。

呼啦一聲後,一股寒意湧現了出來。

接著一具身穿中山裝栩栩如生的屍體呈現陳園園她們視野。

正是唐北玄。

屍體經過清理,彈孔經過粉飾,臉上也化了淡淡妝容。

這不僅讓唐北玄看起來栩栩如生,還有幾分殘留的溫和笑容。

這無形緩衝了陳園園的暴怒情緒。

隨後她雙手抖動著解開唐北玄的衣服。

很快,她就看到唐北玄胸口的一顆大黑痣胎記。

“北玄,北玄!”

“我的兒子,我的好兒子!”

“媽對不起你,媽冇有保護好你,媽牽連了你。”

確認唐北玄的身份後,陳園園再也控製不住,失聲痛哭起來。

她抱著兒子眼淚四溢,把一個星期來的擔心和痛苦全部發泄出來。

懷胎十月生出!

含辛茹苦撫養!

竭儘全力扶持!

好不容易熬到他長大成才!

好不容易熬到唐門的百年變故!

陳園園正要靠著兒子完成唐門逆襲,讓她這個唐夫人母憑子貴上位,好好發泄當年的憋屈。

結果卻暴斃異國他鄉甚至都來不及見一麵說一句話。

她二十多年的心血冇了。

她二十多年的忍辱負重失去意義。

而且殺死兒子的人,還是她精心提拔上來的唐若雪。

一把自己陣營的刀,調轉頭來殺了自己兒子。

這怎能不讓陳園園崩潰?

這怎能不讓陳園園生恨?

“啊啊啊——”

“唐若雪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“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!”

雖然有一個多星期的緩衝,心理也早作了準備,陳園園還早早流過淚水。

但此時此刻看到兒子屍體,悲傷和憤怒還是再度洶湧。

她抓起一把匕首,對著地麵噹噹噹亂刺。

陳園園嘴裡還歇斯底裡喊著:“給我殺了唐若雪,殺了她!”

唐可馨冇有說話,也冇有靠近,更冇有阻攔,她看得出陳園園處於暴走邊緣。

自己衝上去勸告,一不小心就會被她捅了。

畢竟她可是專門跟唐若雪溝通的人。

差不多十分鐘,陳園園才冷靜了下來。

她丟掉手裡斷裂的匕首,重新抱著唐北玄屍體痛哭:“北玄!”

兒子一死,她不僅心裡難受,還非常茫然。

她昔日的計劃和目標,一下子全部落空全部失去意義。

陳園園突然感覺自己的努力都冇有價值了。

“夫人,節哀順變,你身子不好,不要哭壞了。”

唐可馨這時候才走上去,抽出幾張紙巾給陳園園。

“我知道白髮人送黑髮人很痛苦,可夫人絕對不能讓自己搭進去。”

“少爺的仇,是需要報的,也是需要血債血還的。”

“再說了,少爺也不希望看到夫人你這種傷心欲絕的樣子。”

唐可馨柔聲細語安撫著陳園園,還有意無意提醒她不要忘記複仇。

她的眼裡還一閃而逝一縷光芒。

唐可馨能耐不大,但也是精明女人,看得出現在是自己的大好機會。

唐北玄死了,再把唐若雪弄死,她在陳園園心中的份量就暴漲了。

到時她輕則取替唐若雪掌控帝豪掌控十二支,重則成為陳園園麾下第一愛將。

將來陳園園掛了,陳園園的一切也就成她的了。

所以她惦記著弄死唐若雪這個絆腳石。

“對,報仇,報仇!”

陳園園微微抬起了頭,恢複了幾分冷冽:

“北玄不能白死,我要給你報仇。”

“北玄,你放心,我一定讓唐若雪給你陪葬。”

陳園園望著唐可馨喝道:“給我找出唐若雪,殺了他,用她腦袋給北玄祭祀。”

唐可馨咳嗽了幾下,輕聲一句提醒:

“夫人,唐若雪可是你的得力乾將,你對她下手,也就等於內訌。”

“這不僅會嚴重削弱我們實力,還會便宜了唐黃埔和宋紅顏。”

“而且從情報顯示來看,唐若雪當時好像不知道少爺身份。”

“不然她也不敢亂槍打死少爺,更不會打死少爺後送給宋紅顏。”

“唐若雪一直覺得少爺是冒牌,所以一根筋下了殺手。”

她眼神玩味:“要不給她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?”

“給她機會,誰給北玄機會?”

陳園園聞言大怒:“誰能讓北玄起死回生?”

她想起唐若雪當初的電話,以及亂槍響起的聲音,她就心如刀絞充滿殺意。

那是她距離兒子生死一線的時候,也是她唯一能夠拯救兒子的時候。

可唐若雪卻掛了她電話不管不顧殺了唐北玄。

“兒子死了,我已經冇機會上位唐門,也就不在乎生死。”

“隻要殺了唐若雪給北玄報仇,內訌不內訌,是不是便宜外人,無所謂了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器重的唐若雪殺了北玄,我敵對的宋紅顏給了他最後體麵。”

“埃國金棺,希國鑽石,千年玄冰,還有防腐鮮丹,讓北玄走得乾乾淨淨體體麵麵。”

“她還讓人把屍體從千裡之外送回來。”

“冇有落井下石,冇有興風作浪,也冇有向我邀功,甚至保密北玄橫死資訊。”

“要知道,宋紅顏隻要公開唐北玄屍體,失去兒子的我就會徹底變成唐門外人。”

“可她給足了我麵子和退路。”

“宋紅顏有情有義,我便宜了她又有什麼所謂?”

陳園園一拍黃金棺木喝道:

“你給我聯絡唐黃埔。”

“殺了唐若雪,門主位置就是他的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