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二十二章 誰來坐江山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二十二章 誰來坐江山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好妹妹,哥哥是不是很強啊?”

鐵木金看著鐵木無月邪惡一笑:“見識過我的厲害,是不是該考慮投降了?”

“你這麼年輕這麼漂亮,輕飄飄死在我手裡,未免太可惜了。”

“哥哥一諾千金,隻要你改邪歸正,回到我和鐵木家族的懷抱,我給你生路。”

“不,不僅僅是一條生路,還有這大好江山。”

鐵木金目光熾熱看著鐵木無月,心底騰昇著戾氣和火焰,想要狠狠踐踏這女人。

鐵木無月冷笑一聲:“磕藥的廢物,比我家阿牛遜色一百倍。”

唐若雪也扛起一槍喝道:“想要坐這江山,問過我家……夏殿主不?”

“有屠龍殿和夏殿主在,鐵木家族永遠彆想上位。”

“就是你和鐵木餘孽,也會被夏殿主清除乾淨。”

“你們已經輸了,還輸個一敗塗地,就彆想著翻盤了。”

“這江山,也隻會屬於夏殿主!”

唐若雪吐出一口血,眼神淩厲盯著鐵木金。

“夏殿主?”

“這江山屬於他?”

鐵木金看著唐若雪突然大笑起來:“想不到濃眉大眼的夏崑崙也要篡位。”

“我就說嘛,這天底下怎麼會不貪圖名利不貪圖權力的人呢?”

“夏崑崙拿著家國情懷偽裝這麼多年,這最後一刻終於藏不住尾巴了。”

“他是不是覺得我今晚必死無疑了,所以也就不掩飾自己居心了?”

鐵木金饒有興趣望著唐若雪:“這偽君子也想做這個王?”

薛無蹤和孫東良等將士下意識望向了唐若雪。

他們對夏崑崙的赤誠原本冇有質疑,但唐若雪的話卻讓他們茫然。

難道夏崑崙真是一個偽君子?

夏崑崙是什麼樣的人不影響他們站隊和效忠,但心裡的敬佩卻會削減大半。

“偽君子?”

唐若雪聞言不顧疼痛笑了起來,臉上有著不加掩飾的譏諷:

“你一個小人有什麼資格說夏殿主是偽君子?”

“再說了,夏殿主是廈國第一戰神,第一男人,還是心繫蒼生、忠於國主的人。”

“他一輩子維護這個國度,多次殺退外敵,哪怕被你們伏擊墜海失蹤,也依然不忘初心。”

“燕門關危機,是他一人力挽狂瀾穩住邊軍。”

“擂台一戰,也是他一人之力懾服群雄取得和局。”

“你跟沈七夜這些牛鬼蛇神被清除,也是夏殿主指揮有功。”

“他的魅力和人格,連葉阿牛、鐵木無月和薛無蹤他們都佩服的五體投地誓死追隨。”

“當今天下,隻有夏殿主能還廈國朗朗乾坤,也隻有夏殿主能讓萬千子民安居樂業。”

“他不做這個王,還有誰有資格做這個王?”

“你嗎?還是你爹?”

唐若雪大義凜然:“你們配嗎?”

她容不得彆人詆譭夏崑崙,而且也認定夏崑崙是國主最合適人選。

葉凡忙喝出一聲:“唐若雪,彆胡說八道,夏殿主不會稱王的。”

唐若雪瞥了葉凡一眼,聲音很是清晰:

“這個國度,還有誰比夏殿主更適合稱王?”

“就算夏殿主冇有這個心,我也會勸說他大局為重掌控這國度。”

“因為冇有他來掌控他來坐鎮,廈國很容易再度崩盤再度內亂。”

“比起他人的議論和罵名,天下蒼生的安居樂業更為重要。”

唐若雪有著信心:“所以我會讓夏崑崙稱王的!”

“哈哈哈,夏崑崙果然是狼子野心。”

冇等葉凡出聲,鐵木金怪笑起來:“不,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。”

“自己既要稱王,又要美名,為此不惜讓你們跟他上演黃袍加身。”

“永順國主,你現在是不是明白我的好了?”

“我是真小人,夏崑崙是偽君子。”

“我隻要權力和利益,會給你體麵和名聲,也會讓你和王室存留子民心中。”

“而夏崑崙不僅要稱王,還要把民心儘數奪走,取代你和王室成為子民心中圖騰。”

“殺人誅心,不過如此。”

“你現在還要維護夏崑崙嗎?”

說話之間,鐵木金閃入閣樓扯出一個身穿黃袍的枯瘦男子。

他五官塌陷,有氣無力,但眉間有著沉澱多年的威嚴和貴氣。

鐵木金對薛無蹤他們獰笑出聲:“永順國主在此,你們這些忠臣還不拜見?”

永順國主?

葉凡和鐵木無月臉色微微一變。

他們都認出眼前人是國主,也相信他冇有水分。

因為隻有他們兩個清楚,當初直播炸死的永順國主是替身。

而真正的永順國主還活著。

事後鐵木無月也動用資源尋找過他的下落,想要把他救出來避免橫生事端。

隻是翻遍王宮和鐵木物業都冇有找到下落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怎麼都冇想到,鐵木金把他從都城弄來沈家堡了。

兩人相視一眼,眼裡有著糾結。

永順國主雖然已經是無牙老虎,但身份和地位擺著,鐵木金扯扯虎皮做大旗還是有用的。

而葉凡又不能親手襲殺永順國主。

永順國主的身份,紫樂公主的血脈,以及國主的無辜,都是葉凡的束縛。

這讓葉凡感覺到棘手。

鐵木無月也是神情一凝,不過很快恢複了冷冽。

她的眸子深處流淌著殺意。

此刻薛無蹤和孫東良等人見狀也是大吃一驚,下意識低垂槍口還望向葉凡兩人。

眸中有著疑惑和探究,永順國主不是炸死了嗎?

怎麼現在又有一個?

看到眾人冇有反應,鐵木金再度冷笑一聲:

“你們不是號稱家國情懷嗎?不是喊著鐵骨忠臣嗎?”

“怎麼現在看到永順國主卻不過來下跪不過來拜見了?”

“你們純粹是拿著勤王幌子對付我,還是從來冇把永順國主當回事?”

鐵木金扣上一頂帽子:“夏崑崙鐵心造反稱王是不是?”

“國主,我說的話冇有人聽,不過這很正常,畢竟我是反叛,是逆賊。”

“你說一句試試,看看你這個國主的話還好不好使?”

鐵木金話鋒一轉:“你也可以親自看一看,夏崑崙是不是對你絕對忠誠?”

永順國主咳嗽兩聲,掃視眾人虛弱喊道:“夏崑崙在哪,讓他出來見我……”

“砰砰砰!”

冇等永順國主把話說完,唐若雪突然毫無征兆扣動扳機。

一陣密集彈頭向鐵木金籠罩過去。

鐵木金臉色一寒揮舞特製黑袍把射來的彈頭全部掃落。

接著他把永順國主擋在身前喝道:“賤人,你再開槍……”

“砰砰砰!”

鐵木金話音還冇落下,唐若雪槍口又無情扣動扳機。

彈頭儘數打在永順國主身上。

一股股鮮血瞬間迸射出來。

“你——”

永順國主身軀顫動,眼睛瞪大,看著唐若雪死不瞑目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