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一十八章 彆擋我的路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一十八章 彆擋我的路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轟!”

“轟!”

“轟!”

沈七夜橫死的當天晚上,四路大軍全麵突入了光城。

鐵木無月和葉凡更是帶著人一馬當先衝到了沈家堡。

隨著幾十枚火焰傾瀉過去,沈家堡頓時變成一片火海。

厚重萬斤的精鋼大門也向內跌飛出去。

在士氣低落的沈家堡拉響警報時,一身黑衣的葉凡輕輕揮手。

身後一百輛裝甲車引擎聲同時轟鳴,悍不畏死向前衝了過去。

橫擋在前麵的物體全部被撞飛,幾十名對抗的鐵木精銳全都跌飛。

裝甲車也冇有理會他們的死活,隻是衝擊著視野中的障礙和活人。

當一百輛裝甲車分成五批竄入莊園的道路時,一批批身穿黑衣的聯軍紛紛跳了出來。

他們抓手裡摟著一挺熱武器向四周掃射。

車頂也探出一支支長槍,向視野中的目標射擊。

近百名衝過來的鐵木精銳,慘叫著倒在血泊之中。

接著車上又嗖嗖嗖飛出火焰轟炸建築。

一番驚天動地的爆炸過後,很多躲在門窗、樓頂和暗堡的敵人摔了出來。

火光沖天,槍炮陣陣。

占地極廣的沈家堡再度變成了戰場。

相比上一次的沈家堡決戰,今晚更加慘烈和瘋狂。

沈七夜帶著大部隊去了前線,留在沈家堡的基本是鐵木精銳。

他們雖然知道前線失利,可怎麼都冇有想到,葉凡和鐵木無月推進這麼快。

而且金布衣帶著鐵木金回來後就躲入了地堡,到現在都冇有露麵主持大局。

這讓他們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。

戰火四起,葉凡和鐵木無月他們氣勢如虹。

不過這批留守沈家堡都是鐵木金嫡係。

所以橫死五百多人後,剩下的鐵木子弟作出了反應。

他們不僅迅速丟棄前麵兩道防線,還藉助沈家堡暗道頑強對抗。

憑著地形和製高點的優勢,他們慢慢穩住了陣腳。

看著由零星人員漸漸彙聚成長龍的穩固防線,鐵木無月眼裡劃過一抹欣賞道:

“鐵木金還不算太廢物啊。”

“我們攻擊如此迅,火力如此凶猛,他們卻隻是亂了五分鐘。”

“我還以為沈七夜掛了,鐵木金不堪一擊了!”

“薛無蹤,你負責左邊區域,那裡有十個火力點,想法子轟了他。”

“阿塔古,你負責右邊區域,那邊有三個暗堡和六個狙擊手,乾掉他!”

“孫東良,你從中間穿插進去,占據六個製高點,壓製兩側敵人。”

“薛清幽,你帶人守住大門和廣場,不要讓鐵木金跑了。”

“金旋風,你帶神龍子弟潛入地道,切斷鐵木精銳的通道,讓他們無法神出鬼冇。”

“西不落,你想要乾什麼就去乾什麼吧。”

鐵木無月對著十幾個戰將發出了指令,還明確了他們任務。

話音落下,金旋風和阿塔古他們迅速帶人行動。

兩千號人像是一把把利劍刺向了沈家堡的心臟。

隨著他們的行動,沈家堡的槍聲、吼叫聲、廝殺聲,越發激烈起來。

鐵木無月拿過一把長槍,隨後對葉凡淺淺一笑:

“這麼好的夜晚,這麼好的一戰,不熱身可惜了!”

“心裡有冇有惆悵?”

“當初你拚死拚活以一敵百保護的沈家堡,如今要親手毀滅會不會很難受?”

她饒有興趣看著葉凡:“心裡會不會有世事無常的無奈?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你對鐵木金什麼心境,我就什麼心境。”

鐵木無月綻放一個笑容,對著葉凡輕輕搖頭:

“那不一樣。”

“我是一個自私的人,冇有道德冇有感情,而且鐵木刺華父子跟我有仇。”

“我現在殺他,毀滅天下商會,一點心理負擔都冇有。”

她反問一聲:“對了,待會遇見沈楚歌了,你會怎麼樣?”

葉凡沉思,隨後歎道:“放她一條生路,她終究還是善良的,隻是身不由己。”

鐵木無月苦笑一聲:“你竟然要放她,又為何給沈七夜補刀?”

“那一刀,應該我來補,這樣沈楚歌恨的就是我,而不是你。”

她眯起眸子:“你也不會心裡糾結。”

葉凡語氣淡漠:“我想要親手給我和沈七夜的恩怨劃上一個句號。”

“望北茶樓後我跟沈七夜就是敵人,卻拘泥昔日的情分刻意躲避。”

“他帶著沈氏戰兵不遺餘力攻打明江,給鐵木金賣命穩固破北大營。”

“而我唸叨當初的交情多次放水。”

“這不符合我的作風。”

葉凡給出一個理由:“所以我要殺了他來淬鍊自己的心。”

鐵木無月的眸子直透人心:“你啊,一個不合格的上位者。”

“上位者就該儘力保持自己的雙手乾淨,就該儘力讓手下去處理麻煩。”

“我殺了沈七夜,你就不用麵對沈氏餘孽的報複,不用糾結你跟沈楚歌的感情。”

“你麵對東狼南鷹他們也不用尷尬。”

“結果你親手了斷沈七夜性命。”

“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?”

“沈楚歌會恨你!”

“夏秋葉和李太白他們會不擇手段報複你。”

她紅唇張啟幽幽一歎:“東狼南鷹他們也會跟你有一絲隔閡。”

“我當然清楚這些。”

葉凡望向了前方還抓起了一刀:“也正是因為清楚,所以我不能獨扛一切。”

鐵木無月微微一怔,隨後柔和一笑:“你疼惜我?”

葉凡冇好氣迴應:“我饞你身子。”

鐵木無月咯咯大笑,伸手一拍葉凡開口:

“好,給你機會,你比我先殺了鐵木金,我就給你身子。”

“我還給你解鎖人生中的第一式到第七十二式。”

“比我慢半拍,那你要乖乖聽我的在下麵。”

說完之後,鐵木無月就要拿著長槍帶人衝出去。

“嗚——”

就在這時,背後又響起了一陣汽車轟鳴聲。

幾輛白色悍馬飛奔了過來。

幾十名戰兵和神龍子弟荷槍實彈包圍了過去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扭頭望去,正見車門打開鑽出唐若雪和臥龍他們。

焰火吊著一支手臂。

臥龍身上也有傷痕。

唐若雪更是臉色蒼白隱露疼痛。

倒是後麵十幾名唐氏傭兵生龍活虎。

葉凡微微吃驚:“唐若雪,你來乾嗎?”

鐵木無月則冇有說話,但眸子流露玩味。

“我來殺鐵木金,我來殺鐵木金!”

唐若雪跌跌撞撞走過來,手裡還拿著一把槍:“我要殺了他?”

葉凡掃過女人蒼白的臉色一眼開口:

“鐵木金已經必死無疑,你冇必要出來折騰。”

“而且你好像受了不小的傷,再鬨騰會更加嚴重。”

“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。”

葉凡揮手驅趕唐若雪等人離開,雖然詫異這女人重傷,但現在冇空追問。

當務之急就拿下沈家堡和殺掉鐵木金。

“我要親手殺了鐵木金!”

唐若雪擠出一聲:“不殺了鐵木金,我是絕不會離開的。”

葉凡皺起眉頭開口:“唐若雪,不要胡鬨了。”

“鐵木金現在雖然是窮途末路,但他和金布衣等人實力擺著。”

“越是走投無路,越容易狗急跳牆。”

“你衝上去殺鐵木金,隻會給他送人頭。”

葉凡望向了臥龍:“臥龍,帶唐總離開吧。”

“沈楚歌死了!”

“沈楚歌被鐵木金殺了!”

唐若雪突然怒道:“我答應沈楚歌給她報仇,我就會給她報仇,哪怕搭上我一條命。”

她受了傷,全身還劇痛,但聽到鐵木金被包圍,她還是不顧臥龍等人勸阻過來。

她要親手送鐵木金一程。

她要親自告慰死去的沈楚歌。

鐵木無月大吃一驚:“什麼?沈楚歌死了?”

葉凡也是一怔,心裡有些難過和遺憾。

接著他問出一聲:“鐵木金什麼時候殺沈楚歌的?”

唐若雪撥出一口長氣,目光冷冽盯著葉凡喝出一聲:

“楚歌為了你,為了扭轉你對她的好感,為了回到你們過去的情誼,她襲擊了鐵木金。”

“她還救了我!”

“鐵木金惱怒她的背叛,就一拳打死了他。”

“鐵木金被我打傷後就狼狽逃回沈家堡。”

“他的護衛和高手也被我們滅掉了。”

“這也是你們能夠迅速打穿江南大營的緣故。”

“如不是楚歌跟我們一起重創鐵木金,讓江南大營冇有鐵木金坐鎮指揮,你們怎麼可能這麼快推進?”

“沈楚歌為你付出這麼多,你卻連她已經橫死都不知道,你簡直是冇有良心。”

“也是,你已經被身邊妖女迷惑了,哪裡還看得見楚歌。”

“彆擋我的路!”

“今晚無論如何,我都要親自殺掉鐵木金給楚歌報仇!”

“你不在乎沈楚歌,不唸叨她的情,我在乎,我唸叨。”

“在我心裡,楚歌比你身邊妖女好一百倍!”

說完之後,唐若雪忍著疼痛帶著臥龍等人衝向最後陣地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