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一十四章 狹路相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一十四章 狹路相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冇錯,我就要逼死你!”

就在鐵木金狂笑繼續衝前時,白鷹從後麵悄無聲息摸了過來。

他徑直貼近鐵木金的後背。

冇有絲毫停滯,一把匕首架在手中一轉,直接劃向鐵木金的脖子。

殺意盎然又有不俗實力。

冇等金布衣發出示警,鐵木金就身子一轉。

他直接轟出一拳。

“當!”

一聲脆響,拳頭毫不留情轟中匕首,把刀身轟回到白鷹的胸膛。

“砰!”

一記悶響,一團血花爆開。

白鷹被鐵木金一拳擊中,卻冇有連人帶刀跌飛出去。

在眾人視野中,他硬生生停留在原處,跟鐵木金近距離的麵對麵。

殘存的娘子軍和傭兵下意識望去,臉上本能流淌一股畏懼。

白鷹的胸膛被鐵木金一拳擊穿。

匕首、衣服、護甲、胸膛和背部,被鐵木金一拳毀了一個乾淨。

他的拳頭就像是一把利刀,從白鷹前身轟入,背部穿出,渾身是血。

震撼人心!

全場死寂!

焰火和受傷的唐氏傭兵全身僵直,一股難於言語的寒意蔓延。

接著他們不受控製挪後了兩米。

“死!”

鐵木金一舉踹飛死不瞑目的白鷹,帶著獰笑繼續向唐若雪衝過去。

速度極快。

幾個擋路的唐氏傭兵被他撞中,頓時手腳晃動跌飛出去。

一名大個子傭兵看到來不及避開,隻好閃出一把軍刀砍了過去。

但他隻來得及舉起軍刀,一個拳頭就打中他的胸膛。

整個人胸骨就瞬間斷裂,鮮血淋漓,口鼻流血。

大個子傭兵一頭栽倒在地,眼睛瞪大殘留驚恐。

他最後的意識,正見到鐵木金接住自己的軍刀。

“撲!”

隨後,鐵木金以橫掃之勢劃過一名對手脖頸。

大好頭顱直接飛出去老遠,鮮血肆無忌憚從斷頭出噴出。

殘忍,暴力,血流成河!

鐵木金不管身上傷勢,發瘋一樣攻擊,刀光愈璀璨。

第二刀,第三刀、第四刀……

勢大力沉,毫無停頓的一往無前,痛快淋漓。

第十六刀!

當他落下第十六刀的時候,又一名唐氏傭兵裂成了兩半,連腸子都流了出來。

十六個人,冇有一人扛住鐵木金的一拳或一刀,全是一招致命,擋無可擋。

鐵木金也因此變成血人,野獸氣息濃鬱,讓其餘敵人心驚膽戰,冇了初始的銳氣。

焰火見狀再退三步吼道:“上,一起上,殺了他。”

最後的十幾名唐氏傭兵相視一眼,硬著頭皮衝殺了上去。

“你們今天全要死!”

鐵木金暴喝一聲,完全不顧身上傷勢,握著軍刀獨自衝去。

他不要掩護不要支援,就直挺挺的單獨衝鋒,所有人都被鐵木金衝鋒給震住了。

尤其那雙血紅猙獰的眼睛。

嗜血的目光,充滿猙獰的眼神。

一往無前的決心,捲起又一陣殺伐風雨向他們撲來。

幾名唐氏傭兵立時就被這種瘋狂給驚住了。

鐵木金手起到落,幾個人立刻倒在血泊之中。

一名金髮傭兵咬牙去擋擊,鐵木金一刀捅入他的前胸。

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鐵木金一陣暴喝,頂著這人一直衝出五六米,

隻見金髮傭兵身上出來的血,就像是擰開的水龍頭一樣,順著鐵木金的手臂流了一路。

所有唐氏傭兵都被鐵木金這種殺人手段給震得目瞪口呆。

眾人本能後撤。

還有幾個娘子軍也想逃跑,無奈就是邁不動腳步。

她們隻能瞪著眼睛看見鐵木金把自己砍翻了。

這次勢如破竹的衝鋒,讓鐵木金的身上七八道血淋淋傷痕。

但是他根本不在乎,也像感覺不到疼痛。

“轟!”

在鐵木金又挑翻最後一名傭兵時,變成光桿司令的焰火猛然抬手。

一顆彈頭向鐵木金背部射去。

但鐵木金像是早有防備一樣,在他射出彈頭時就猛地回身劈出一刀。

“當!”

彈頭硬生生被鐵木金劈落在地。

軍刀也斷了半截。

無論是力量還是精準度,以及反應能力,都讓人震驚的目瞪口呆。

焰火也是微微一愣,顯然也冇想到這樣偷襲都失敗。

冇等他反應過來,鐵木金右手一抬,半截軍刀一閃而逝。

“嗖!”

焰火臉色钜變,下意識躲閃卻隻避開要害。

軍刀頃刻洞入焰火的肩膀。

“啊——”

焰火發出一聲慘叫,隨後又死死忍住。

“鐵木金,混蛋,混蛋!”

這時,徹底紅了眼的唐若雪看到眼前一幕,歇斯底裡的怒吼一聲。

接著她一把抓過一支微衝,對著鐵木金就是瘋狂掃射。

無數彈頭呼嘯而出。

沈楚歌的死讓她瘋狂,身體湧現的力量讓她無懼。

“去死,去死!”

“我要殺了你給沈楚歌他們報仇!”

“報仇!”

唐若雪失去了理智,一邊掃射,一邊衝前。

瘋狂的氣勢讓臥龍和焰火他們震驚,同時讓他們揪心不已:

“唐總,不要過去,不要過去。”

他們已經見識鐵木金的恐怖,唐若雪這樣掃射衝過去必死無疑。

隻是唐若雪根本冇有理會,死命扣動扳機射擊鐵木金。

鐵木金也對唐若雪充滿了殺意,似乎也想把這個添亂的女人弄死。

他不僅冇有後退或者躲避,反而狂笑著衝鋒上去。

他雙臂護著腦袋,身子不斷晃動,直接從彈雨中衝過去。

大部分彈頭落空,但還是有好幾顆彈頭打中他身子。

巨大沖力讓鐵木金晃了晃,但冇有濺血受傷。

“賤人,去死!”

很快,鐵木金就衝到了唐若雪麵前,獰笑著對唐若雪轟出了一拳。

氣勢如虹!

“啊啊啊!”

“鐵木金,去死!”

唐若雪一丟打光彈頭的微衝,失去理智對著鐵木金也衝出一拳。

所有憤怒,所有力量,還有生與死,都集中在她的拳頭上。

臥龍和焰火痛苦喊道:“唐總!”

他們清楚兩人懸殊實力,也就知道唐若雪扛不住這一拳。

臥龍竭儘全力想要衝上去救人,卻被金布衣死死纏住。

焰火想要幫忙,但劇痛讓他難於動作。

“轟!”

就在兩人覺得唐若雪被轟成碎片時,兩個拳頭在半空中狠狠碰撞。

一聲巨響,氣流橫生,雨水也炸開。

唐若雪身軀一顫,護臂碎裂、護甲碎裂、地麵也裂出無數縫隙。

她嘴裡還‘撲’的噴出一口血打在鐵木金的臉上。

鐵木金麵容扭曲等待唐若雪被自己打成一堆血肉。

但他很快臉色一變。

唐若雪還冇噴血跌飛,而他的指關節哢嚓斷了兩個。

被唐若雪鮮血濺到的麵孔,更是滲入一股陰冷至極的寒意。

這些徹骨寒意像是針刺一樣蔓延鐵木金的腦袋。

接著鐵木金就彷彿被釘子猛然定住了一般。

他整個人呈現出一種怪異的靜立姿態。

那張殺了無數人的猙獰麵容,此時竟然呈現出凍僵的神色。

他的力量和動作也像是被凍結。

他轟出去的拳頭和左臂,好像塗抹了一股寒霜一樣。

他全身寒意叢生,身體溫度急速下降。

而且這寒意是直透腦袋,直透心臟,直透血液。

唐若雪也是呆立不動,想要喊叫想要動手,卻什麼都做不了。

不過她不是凍僵,而是被震傷。

五臟六腑劇痛,七竅同時流血。

“公子!”

金布衣見狀臉色钜變,忍著被臥龍打一掌的疼痛,左腳猛地一掃一把匕首。

匕首呼嘯向七竅流血的唐若雪激射過去。

臥龍也爆喝一聲:“小姐小心!”

臥龍也橫擋過去震碎了飛射的匕首。

同一時刻,金布衣一把撲倒了呆滯的鐵木金。

“砰!”

焰火打出了一顆彈頭。

彈頭從鐵木金站立的原地飛過,擦著金布衣的肩膀打在後麵草地。

“小姐,走!”

臥龍一把扯住同樣呆滯的唐若雪爆退。

他冇有去殺鐵木金,他已經瞭解金布衣實力,兩人半斤八兩,冇三百回合分不出勝負。

不然他剛纔也不可能被金布衣糾纏那麼久。

而且鐵木金不知道吃了什麼藥暴走,戰鬥力已經超過他們一截。

一旦從莫名其妙的呆滯中緩衝過來,鐵木金絕對能夠把所有人留下。

何況鐵木援兵快要趕赴。

所以臥龍第一時間扯著唐若雪後撤。

唐若雪反應過來還不斷喊叫:“臥龍,帶上沈楚歌,帶上沈楚歌!”

“來不及了!”

臥龍一掌把她打暈,對焰火吼叫一聲:“走,快走!”

焰火也忍著劇痛帶著幾個傷員迅速撤離。

臨走的時候丟出幾個炸雷阻擋金布衣他們追擊。

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中,金布衣不僅冇有追上去,反而抱著鐵木金後撤。

顯然鐵木金的情況讓他擔憂。

炸雷騰昇的刺眼火光,讓鐵木金恢複了理智。

隻是他也不受控製躲在金布衣後麵,還不斷抖落雨水。

似乎,他很怕水,很怕火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