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一十三章 要幸福啊葉阿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一十三章 要幸福啊葉阿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沈楚歌,沈楚歌!”

鐵木金的蠻橫力量,讓唐若雪和沈楚歌一起跌出十幾米。

唐若雪重重倒地還五臟六腑疼痛,隻是她此刻顧不得這些。

她一把抱住替自己重重擋了一掌的沈楚歌,還對著她不斷髮出了吼叫。

十幾個娘子軍也蘊含眼淚一邊喊叫沈小姐,一邊橫在唐若雪和沈楚歌麵前保護。

“哈哈哈,死,都給我死!”

此時,鐵木金看到沈楚歌和唐若雪被自己一掌拍飛,神情前所未有的振奮和癲狂。

他一邊發出刺耳的大笑,一邊再度雙腳一錯撲了出去。

“混蛋!”

看到鐵木金又撲了過來,十幾個娘子軍馬上扣動扳機。

無數彈頭向鐵木金瘋狂傾瀉。

隻是鐵木金冇有翻滾躲避,而是扯起兩枚盾牌疊加,直接往槍林彈雨衝鋒。

彈頭打在盾牌噹噹噹作響,還讓盾牌哢嚓哢嚓裂開,但鐵木金毫不在乎。

就在盾牌要崩裂的時候,鐵木金吼叫一聲:“給我死!”

下一秒,他雙手猛地一震。

盾牌瞬間碎裂。

鐵木金用力一推。

隻聽嗖嗖嗖的飛射,無數碎片打在了十幾個娘子軍身上。

“啊!”

一連串的鮮血迸射中,十幾個娘子軍身軀猛顫,防彈衣也哢嚓碎裂。

接著就一個個砰砰砰向後跌飛倒地。

冇等她們有任何反應,鐵木金已經衝了過來,雙手嗖嗖嗖亂拍。

隻聽一記接一記悶響,十幾個娘子軍腦袋一震,全部頭骨碎裂慘死。

兩名保護唐若雪的傭兵見狀,兩把軍刺橫擋了過去。

鐵木金看都不看衝了過去,哢嚓哢嚓兩聲夾斷兩人脖子。

他盯著不遠處的唐若雪怒笑:“死!”

“混蛋!”

“王八蛋!”

唐若雪看到鐵木金殺了那麼多人,俏臉說不出的悲憤和淩厲。

她一邊抱著沈楚歌,一邊撿起地上一槍,對著衝來的鐵木金不斷掃射。

彈頭密集傾瀉。

鐵木金卻依然冇有躲避,隻是扭了幾下身子,就讓彈頭全部落空。

接著他身子一縱喝道:“賤人,給我死!”

勢如瘋牛。

正跟金布衣交戰的臥龍吼叫:“保護唐小姐!”

焰火和白鷹他們迅速橫擋了過去。

他們還抓斷幾扇車門擋在唐若雪和沈楚歌麵前。

焰火和白鷹還相續丟出幾個炸雷阻擋。

“轟轟轟!”

一連串的爆炸中,鐵木金微微停滯攻勢。

他雖然發癲,但不是傻子,不會用血肉之軀硬扛重武器……

臥龍也全力出手,想要擊敗金布衣護駕。

外麵打得白熱化,唐若雪卻充耳不聞,隻是抱著沈楚歌喊叫:

“楚歌,楚歌。”

她心如刀絞看著奄奄一息的沈楚歌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沈楚歌軟綿綿倒在唐若雪懷中,口鼻冒血,一波接著一波。

明媚的俏臉失去了光澤。

隻是眸子還殘留一點光芒。

她感受著懷抱的力量和溫暖,像是回到葉凡當初營救自己的時光。

她用力回味著葉凡的動作和笑容,想要找回自己曾經丟失的感覺。

她還幻想著自己躺在葉凡的懷裡,一生一世乃至死去。

隻是唐若雪的喊叫,讓她恢複了一縷意識,也認清抱著自己的人不是葉凡。

沈楚歌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,但嘴巴一張,卻是一口熱血噴出。

看到她這個樣子,唐若雪忙抱著她流淚喊道:

“沈小姐,你怎麼這麼傻啊,你怎麼替我擋這一掌啊。”

“好了,沈楚歌,你彆說話,你彆說話了,你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。”

“我會讓葉阿牛把你治好的。”

“從今天開始,你沈楚歌就是我唐若雪的朋友了。”

唐若雪斬釘截鐵喊道:“我絕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的。”

沈楚歌把嘴裡血水吐掉,還呼吸一口氣,讓自己氣息順暢一點。

隨後,她眼裡帶著期盼問出一句:“唐小姐,我今天算不算將功補過啊?”

唐若雪咬著嘴唇連連點頭:“算,算,你今天不僅算將功補過,還表現非常好。”

沈楚歌神情微微激動:“那我就不再是屠龍殿的敵人了?”

唐若雪點點頭:“不是了,不是了。”

沈楚歌又弱弱問出一聲:“葉阿牛是不是不再生我氣,不再惱怒我在茶樓冇幫他?”

唐若雪輕輕抽泣:“對,對,他不生氣了,他原諒你了。”

沈楚歌淚如雨下:“我對不起他,我對不起他,不知道他還願不願意把我當朋友。”

她親手丟失了嗬護自己的葉阿牛,也就清楚兩人不可能回到過去。

她現在唯一奢望,就是葉阿牛還能把她當成朋友,還能給她一個有點溫度的笑容。

“會的,會的!”

唐若雪輕輕抽泣著安撫沈楚歌道:

“葉阿牛一直把你當朋友,不,你一直是他的紅顏知己。”

“這些天,他不止一次跟我說過,你在燕門關給了他巨大幫助。”

“如不是你竭儘全力罩著他,他在燕門關就不會那麼順利。”

“他還說你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善良最有愛心的姑娘。”

“所以望北茶樓一事,他理解你,不怪你。”

“好了,楚歌,你不要說話了,你不要說話了,你好好歇息。”

“葉凡很快就會來救你了,你千萬要撐住,千萬不能有事。”

“你有事了,葉阿牛會後悔一輩子的,也會愧疚一輩子的。”

“因為他冇有把你保護好!”

說到這裡,她還微微抬頭望著天空,心裡不斷呐喊。

葉凡啊葉凡,你又禍害了一個好姑娘,你何德何能讓沈楚歌這樣癡心一片啊?

沈楚歌最好不要有事,不然你就是千古罪人了。

沈楚歌聞言先是很開心,以為葉凡早原諒自己和惦念她。

隨後她又不顧疼痛搖頭,扯著唐若雪的衣服開口:

“不,不,唐小姐,你讓葉凡不要懊悔不要愧疚。”

“我今天這個樣子,純粹是我將功補過,也是我應有的下場,不是他冇有保護好我。”

“北營一戰、沈家堡一戰,還有燕門關危機,如不是葉阿牛保護我,我早已經橫屍街頭了。”

“所以我現在受傷或者橫死,不關葉阿牛的事情,不關他的事情。”

“我不希望他的後半輩子陷入愧疚陷入自責,我希望他開開心心平平安安。”

沈楚歌的眸子有著一絲光芒,有著對葉凡最後的祝福和希望。

唐若雪歎息一聲:“你到現在還護著他?你真是一個善良的姑娘。”

“好了,楚歌,你不要再說話了。”

“我現在就帶你離開,我不殺鐵木金了,我要救你,一定要讓你活著。”

唐若雪抓著沈楚歌冰冷的手,眼裡有著疼惜和痛苦。

經曆這麼多屍山血海,她以為自己已經被社會打磨的鐵石心腸,可現在卻依然被沈楚歌打動。

為此,她願意放棄殺掉鐵木金的計劃,願意放棄這進入屠龍殿的滔天功勞。

“謝謝唐小姐好意!”

沈楚歌一把握住唐若雪的手,嘴唇顫巍巍的抖動:

“隻是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……”

“不過你不要傷心,我今天很高興,我將功補過了,葉阿牛也不會再生氣了。”

“唐小姐,替我給葉阿牛轉一句話。”

“我對不起他,我喜歡他,他是我這輩子唯一喜歡的男人。”

“隻可惜我跟他有緣無份,收不了他做沈家女婿,還把我跟他的情誼親手弄丟了。”

“我後悔,我難過,但也知道這就是命。”

“我最後的心願,就是希望他未來的日子能一直開開心心。”

“告訴他,要幸福啊葉阿牛……”

說完之後,沈楚歌腦袋一歪,含笑而逝。

“楚歌,楚歌!”

“啊啊啊——”

看到沈楚歌死去,唐若雪身軀一顫,隨後痛苦喊叫。

這一聲痛苦尖叫,讓護在前方的焰火等人轟然大震。

他們隻覺得自己的靈魂彷彿都聽見了悲憤難抑的巨吼。

那吼聲的力量是如此直透人心,焰火等人如被雷霆擊中,一時間僵立在那裡。

“轟!”

也就在這時,躲避炸雷和火箭彈的鐵木金,身子一縱衝了過來。

又是砰的一聲巨響,十幾名唐氏傭兵組成的人牆,頓時被鐵木金撞穿了。

後麵四個扛著車門的唐氏傭兵也吐血跌飛出去。

人仰馬翻。

焰火和白鷹同樣一口老血噴出噔噔噔後退。

手裡武器也甩飛了出去。

太野蠻,太暴力了。

“死,死,都給我死!”

鐵木金撞破人牆後狂笑不已,雙手揮舞把唐氏傭兵掃飛。

他不僅力量巨大,雙臂還跟鋼鐵一樣,掃中就會骨折吐血。

他吼叫不已:“唐若雪,受死!”

“你們逼我的!這是你們逼我的!”

也就這一刻,唐若雪一握拳頭。

身上的血,瞬間沸騰了起來。

七竅隨之流血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