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狂風捲落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狂風捲落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轟!”

在天空一聲雷響時,現場前所未有的混亂。

在焰火帶著十名傭兵從地底下殺出,草木中再度爆射出二十道人影。

一個白髮男子和一個光頭女人,各帶一批傭兵發起偷襲。

三麵強攻,還是近距離廝殺,頓時瓦解了敵人轟擊山丘的部署。

猝不及防的敵人還付出了慘重代價。

第一個照麵,就有二十多名鐵木戰兵倒地。

噴出的鮮血無比滾燙。

幾個扛起重武器和調轉槍口的鐵木子弟,也在焰火他們的弩箭匕首中倒地。

敵人勉強射出扣動扳機,不是落空就是打到同伴。

他們又不敢丟出炸雷擔心傷到鐵木金。

鐵木戰兵原本想要憑藉裝甲車構建防線對抗唐若雪。

結果卻被焰火等人從背後殺了一個人仰馬翻。

三十多名唐氏傭兵竄入一百多人的鐵木隊伍中肆意砍殺。

唐若雪也一偏頭:“殺下去!”

臥龍見狀忙攔住她,擔心她跑下去有危險:

“小姐,我們雖然占據優勢,但下麵現在混戰,你衝下去很危險。”

“而且這個山丘是製高點之一,必須牢牢掌控在我們手裡。”

“不然被敵人搶奪過去,我們會遭受反製的。”

“我們還是留在山丘坐鎮好了。”

臥龍撥出一口長氣:“焰火、白鷹和鱷女他們應該能殺掉鐵木金。”

鐵木金他們雖然人多勢眾,但在他們一係列的襲擊之下,已經潰不成軍。

三個地境和幾十號唐氏傭兵,對付鐵木金和金布衣幾個,還是有勝算的。

唐若雪看著混亂的場麵以及氣勢不凡的金布衣幾個開口:

“焰火三人雖然強大,鐵木戰兵也損失慘重,但鐵木金和幾個終極保鏢實力擺著。”

“冇有我,焰火他們很難拿下鐵木金的,就算能拿下,也要耗時不少。”

“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了。”

“不速戰速決,就會被援兵反包圍。”

“放心吧,鐵木金現在就剩下幾個人了,還被我們包了餃子。”

“他自保都難了,哪裡還有能力搶奪製高點?”

“而且就那幾個殘兵敗將,拿了製高點又有什麼用?”

“你實在不放心,留下三個傭兵扼守就是。”

“彆廢話了,咱們趕緊衝下去,聯手焰火他們一鼓作氣乾掉鐵木金!”

“衝!”

說完之後,唐若雪就一揮手帶著人從山丘衝下來。

她今天一定要全力以赴乾掉鐵木金。

這是對夏崑崙最好的獻禮,也是拉開自己跟衛妃的距離。

她要讓衛妃知道,一個花瓶是絕對比不上自己的。

念頭之中,唐若雪士氣大振,殺意也如江水一樣傾瀉。

臥龍隻好緊隨其後。

前行途中,唐若雪對著鐵木金點射出幾顆彈頭。

又快又準。

隻是鐵木金身子一晃就全部避開了。

幾個鐵木戰兵衝過來保護鐵木金,還對著唐若雪他們瘋狂射擊。

鐵木金還吼出一聲:“不用管我,弄死他們!”

他的眼裡有著滔天怒意,恨不得殺死所有襲擊者。

過去二十多年,一向隻有他伏擊彆人,從來冇有人敢偷襲他們。

可這一個多月來,他卻先後受到了好幾次襲擊。

鐵木金髮自內心的怒了,這真是怎麼了,堂堂鐵木少主,未來國主,三天兩頭被人揍?

奇恥大辱!

不過他也冇有傻乎乎衝鋒陷陣。

這是自己地盤,僵持越久越有利,衝上去隻會便宜唐若雪。

所以他隻是聲音怨毒下令:“殺,殺,給我殺光他們!”

鐵木戰兵聞言迅速一分為二,一批去阻擋唐若雪他們,一批去包圍焰火等人。

還有幾個人迅速呼叫援兵。

鐵木金更是拿出一部金色手機打出去。

被葉凡和鐵木無月多次襲擊後,鐵木金做事比以前小心很多。

“嗖嗖嗖!”

就在鐵木子弟分出人手包圍過去時,卻見焰火、白鷹和鱷女雙臂猛地一震。

十多枚弩箭從他們身上爆射出去。

一眾同伴也是相似射出弩箭,很是淩厲。

“嗖嗖嗖!”

一百多枚弩箭飛向衝來的鐵木戰兵閃掠而過。

鐵木戰兵見狀臉色一變,揮舞槍械和軍刀格擋,把弩箭噹噹掃落在地。

隻是虎口劇痛的他們還冇有穩住心神。

焰火他們雙手又是一揮,數十枚刀片傾瀉出去。

刀刃破空聲,尖銳刺耳。

“啊——”

十幾名鐵木精銳躲閃不及,中刀慘叫跌飛,身上或脖子都濺射出鮮血。

刀片跟剃鬚刀差不多,割在身上,皮肉瞬間翻起噴血。

而且刀片都抹了毒藥,所以中刀者一看就知道凶多吉少。

十幾名鐵木精銳撲通著摔倒在地,掙紮幾下,就口鼻流血的死去。

冷風一卷,血腥很是濃鬱。

其餘敵人憤怒焰火他們冇完冇了的暗器時,焰火他們又是身子一弓。

一大波暴雨梨花針傾瀉了出來。

無數毒針宛如一陣忽然從巢中飛出的蜜蜂,嗡一聲就到鐵木戰兵的人前。

又是二十多名鐵木戰兵倒地。

暗器連綿不斷,焰火他們好像是表演一般,你方唱罷我登場。

每一次襲掠而過的同時,帶起了一連串慘呼痛嚎,還有一條條鮮活的生命。

鐵木子弟至此算是知道對手厲害。

這些人殺人手段太霸道。

怎麼殺人有效怎麼來。

“撲!”

一名鐵木子弟揮舞著軍刺,艱難的劈落射來毒針,剛要退後,一支飛鏢釘入他肩膀。

鮮血飆射,壓住了他的動作。

下一秒,一把袖箭穿透他咽喉,死不瞑目,仰天倒地。

在他倒地的時候,他看到好幾名抬起短槍的同伴,也被鋒利刀片無情劃過咽喉。

冇有短兵相接,冇有肉搏衝突。

有的,隻是狂風捲落葉一般的單方麵襲殺。

隨著焰火他們暗器全部用完,近半鐵木子弟倒在了血泊中。

隻是這一番殺戮,純粹是剛剛開始,而不是結束。

焰火他們身軀一旋,手裡軍刀閃過。

又是七八名敵人落地。

唐若雪也撲撲撲點射出彈頭,把幾個扛起重武器的敵人爆頭。

隨即她再度喝出一聲:

“殺了鐵木金,重賞十億,重賞十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