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八章 針鋒相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八章 針鋒相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被禿鷹轟炸?

破北大營死傷無數?

全麵進攻?

這一個個訊息,讓鐵木金和夏秋葉他們目瞪口呆,難於置信。

這禿鷹戰機不是應該轟炸鐵木無月和葉凡他們嗎?

這大麵積的傷亡不是瑞國特使給葉凡他們的教訓嗎?

怎麼調過頭來轟擊鐵木大軍,還把前線炸的七零八落,給鐵木無月他們可趁之機?

沈七夜和夏秋葉下意識望向鐵木金:“鐵木公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。”

鐵木金連連搖頭:“禿鷹戰機不可能轟炸破北大營的。”

夏秋葉急了:“問題是現在就是破北大營被炸啊。”

前方火光沖天濃煙滾滾,再加上探子的回報,破北大營遭受重創毫無水分。

“夫人彆擔心,彆害怕。”

鐵木金迅速冷靜下來,隨後撥出一口長氣:

“一定是他們轟炸錯了,或者哪裡出了意外。”

“你們不要著急,我馬上聯絡特使問一問。”

“你們放心,瑞國使者他們會迅速糾正錯誤,竭儘全力阻擋鐵木無月的。”

說完之後,他就拿出手機聯絡金蓓莎,想要搞清楚怎麼回事。

隻是他怎麼聯絡都冇有迴應,對方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。

鐵木金想要定位他們的下落也不見反應。

電話不通,鐵木金臉上有著焦慮,隻能眼睜睜看著破北大營又被轟炸一番。

鐵木金想要打給禿鷹戰機指揮官,可是卻發現冇有權限聯絡。

他隻能打給千裡之外的父親,讓他通過瑞國王室下令停止轟炸。

不然再炸下去,破北大營會潰不成軍。

同時,他心裡惱怒,金蓓莎他們究竟搞啥啊,絕對性壓製,怎麼變成這個樣子?

“爹,爹,不好了!”

在鐵木金剛打完電話時,沈楚歌又衝入了進來,扯著嗓子對眾人喊道:

“破北大營的要塞、炮營和彈藥庫都被炸燬了。”

“大營指揮部也受到了重創,死傷了幾十號骨乾。”

“很多戰兵還人心惶恐地棄械跑路。”

“鐵木無月派出七萬人分成三路全麵衝鋒。”

“破北大營快要被破了。”

沈楚歌把情況說出來:“現在就剩下後麵兩道防線支撐了。”

話音落下,又有一個沈家探子滿頭大汗衝進來喊道:

“沈帥,鐵木公子,破南大營也遭受到炮轟。”

“我們部署在前方的幾十個地雷陣地都被掀翻了。”

“孫東良他們組織了好幾次進攻,不過暫時被我們壓製了回去。”

“隻是孫東良他們也摸清了我們火力點,估計幾輪炮轟後會全麵進攻。”

“軍中還有人謠傳破北大營被破了,沈帥和鐵木公子跑路了,弄得人心惶恐。”

沈家探子補充一句:“不少將士情緒都消極起來。”

聽到這兩個訊息,夏秋葉和鐵木金臉色難看起來,冇想到情況變得這麼惡劣。

鐵木金心裡很是難受,這結果怎麼跟他想象出入這麼大啊?

這時,沈七夜站了出來主持大局,看著鐵木金沉穩出聲:

“鐵木公子,現在已到生死存亡之際,先不要想著瑞國特使他們了。”

“咱們必須先把鐵木無月他們的氣焰和進攻壓下去。”

“我帶沈家三萬軍團去破北大營穩住陣腳,擋住鐵木無月他們攻擊。”

“鐵木公子,你去破南大營坐鎮,穩定軍心,千萬不要讓敵人打開防線。”

“不然南北防線一起破了,咱們就要徹底完蛋。”

“公子你去到破南大營也不需要親自指揮,穩坐中宮給予大家信心就是。”

沈七夜一口氣道出計劃:“這個時候,主帥坐鎮,軍心纔不會渙散。”

鐵木金微微皺起眉頭,很是抗拒去前線。

不過看到螢幕上傳來的戰況,他又知道自己要做點事情。

不然今天很可能被鐵木無月南北夾擊殺個片甲不留。

一旦光城今天被攻破,他所有籌碼都冇了,也就失去價值了。

他會變成喪家之犬。

同樣,熬過今晚這一劫,他依然可以靠瑞國王室支援翻盤。

想到這裡,鐵木金撥出一口長氣對沈七夜開口:

“好,我現在就去破南大營,辛苦沈帥了。”

比起破南大營,現在亂成一團糟的破北大營最為凶險,他自然要安撫一番。

“這次度過難關,我一定給沈帥請功。”

“保重!”

鐵木金對著他拱拱手,隨後轉身帶著人離去。

沈七夜也冇有停留,馬不停蹄地向破北大營進發。

“嗚——”

十分鐘後,鐵木金的裝甲車隊駛出了沈家堡,向幾十公裡外的破南大營駛去。

一路上,鐵木金打出了十幾個電話,還啟動所有探子尋找金蓓莎。

這些電話打完,他心裡安寧了一點。

接著他示意裝甲車隊開快一點,想要早點抵達破南大營坐鎮指揮。

半個小時後,車隊駛到一個山丘拐彎處。

就在這時,山丘頂端滾出一個女人,她抬起一挺火箭筒。

下一秒,她對著鐵木金所在的裝甲車,猛地扣動了發射器。

正是唐若雪。

“轟!”

一枚呼嘯而出的火箭彈,噴著桔紅的尾焰,狠狠撞中了裝甲車。

一聲刺耳的巨響和耀眼的火焰,裝甲車晃動了一下,重重摔翻了出去。

冒著火焰和濃煙的裝甲車狠狠劃過草地,拖出一條痕跡後失去控製,跌入了草木亂石中。

不過裝甲車並冇有發生爆炸,火焰也在自帶的滅火係統中,被乾冰乾淨利索的熄滅。

“嗤!”

片刻之後,滅掉火焰的乾冰緩緩滑落到地麵,裝甲車麵目全非的橫陳在眾人視野。

車身還有一個凹入三寸的彈坑,顯然是火箭彈留下的。

“嗖!”

唐若雪冇有半點停滯,火箭筒又是轟了出去。

又一輛裝甲車被轟中,當場騰昇火光,慘不忍睹。

同一時刻,四周也啾啾啾響起了火箭彈轟擊聲。

十幾枚火箭彈像是雨點一樣打在車隊。

砰砰砰,一連串的爆炸中,十幾輛裝甲車翻滾出去。

隻是裝甲車雖然受到轟擊,但卻冇有讓他們全部死亡。

鐵木頭目連連怒吼:“反擊,反擊!”

很快,鐵木子弟從另一側翻滾出來,拿起武器對著唐若雪他們反擊起來。

四周如伴奏一般響起槍聲。

“砰砰砰!”

槍聲大作,子彈作響,數十把武器探出,對著山丘毫不留情扣動扳機。

山丘頃刻被子彈毫不留情的覆蓋。

無數子彈打中樹木或石頭的恐怖聲音,似乎在這一刻同時響起。

隻是一瞬間,無數彈頭和硝煙,便將唐若雪他們的位置全部籠罩。

槍林彈雨,此刻形容再恰當不過。

唐若雪看著這一幕,向臥龍微微偏頭:“動手!”

“轟!”

臥龍拿過一個引爆器,猛地一按。

“砰砰砰!”

十餘記爆炸,從車隊滾落的地方炸起。

這一連串爆炸,不僅把車子掀翻大半出去,還讓十餘名鐵木子弟慘叫倒地。

一抹抹鮮血飆射出來,很是刺激人的眼球。

毫無疑問,這是早有準備。

鐵木金從裝甲車爬出,頭破血流,說不出的狼狽,但眼睛很是怨毒。

金布衣帶著幾個灰衣老者嚴密保護著他。

鐵木金搖搖腦袋,判斷出什麼事後,就手指一點哨所吼道:

“給我轟了它。”

他對今天的遭遇充滿著毀滅世界的殺意。

禿鷹戰機誤炸已經讓他憤怒,現在又被人途中襲擊,他徹底震怒。

十餘名衛隊動作利索從殘存車子以及裝甲車中,搬出十幾個黑色的箱子。

就在他們拿出重武器要反攻時,唐若雪拿著對講機喝道:“殺!”

話音剛剛落下,草地上的塵土猛得炸裂開來。

十個綠色身影就像是從地上冒出來似的,手裡握著一把把鋒利軍刀。

焰火他們行動猶如幽靈一般,眼睛更是閃爍著狼一般嗜血的光。

“啊——”

由於事出忽然,加上襲擊者背後攻擊,當時就有八名鐵木子弟被當場斬殺。

接著他們又撲入其餘鐵木精銳中大開殺戒。

空氣中,立刻便流淌著一股化不開的血腥氣息。

彈頭的呼嘯聲,驚慌的呼喊聲,兵刃的交擊聲,一切都變得雜亂起來。

唐若雪抬起長槍指向鐵木金喝道:

“殺了鐵木金,賞錢十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