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六章 乾乾淨淨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六章 乾乾淨淨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啊——”

在金蓓莎發出一聲慘叫的時候,鐵木無月也一腳把她狠狠踹飛了出去。

同時身子一旋,頃刻脫離了外籍男女的包圍圈,靠在葉凡的溫暖懷裡。

“啊!”

金蓓莎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疼痛無比。

十幾個外籍男女義憤填膺,捲起袖子衝上來要報仇。

早已經準備的葉凡手指輕輕一揮。

擎蒼和二十多名屠龍殿將士馬上扣動扳機。

噠噠噠的槍聲中,十幾名外籍男女被打斷手腳倒在地上。

有幾名身手不錯的高手,避開彈頭想要擒賊先擒王。

結果還冇觸碰到鐵木無月就被葉凡毫不留情捏斷關節扔在地上。

很快,金蓓莎十幾人躺在地上,神情痛苦,渾身是血。

鐵木無月一揮手,擎蒼帶人把這些人全部控製起來。

隨後,鐵木無月直麵金蓓莎。

金蓓莎一邊捂著傷口,一邊對鐵木無月怒吼:

“你敢暗算我?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嗎?”

“你會死,他會死,你們所有人都會死。”

“而且兩軍交戰不斬來使,你們對我下手,太卑鄙無恥了。”

十幾名外籍男女也義憤填膺喊著鐵木無月不顧規矩。

“規矩?”

鐵木無月不置可否一笑:“先不說西麵大江兩艘戰艦和幾百條人命。”

“就是你們留在這指揮部的定位器,就足夠讓我殺你們十次八次。”

“如果我推測不錯的話,你們今天過來警告是假,轟炸我們指揮部是真。”

“你們這些人一走,定位器一亮,禿鷹戰機就轟轟轟傾瀉彈頭。”

“對不對?”

說話之間,鐵木無月戴著手套在垃圾桶把金蓓莎丟棄的黑色眼罩撿起來。

她摸索一番後拿出一個比飯粒大一點的電子元件。

一個微型定位器儼然出現在眾人視野。

金蓓莎臉色一變: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會放定位器轟炸指揮部?”

擎蒼他們也是一臉驚訝,冇想到金蓓莎藏了這東西進來,早知道就扒她一個乾淨檢查。

同時也感慨鐵木無月真是厲害,還能窺探出金蓓莎的真正來意。

“我怎麼知道你們要炸指揮部?”

鐵木無月緩緩上前,接著啪的一聲,一巴掌打在金蓓莎的臉上:

“因為霸權主義是冇有警告這一環的……”

她扯過紙巾擦擦雙手,語氣帶著一股子不屑:

“在你們常規思維中,我們低賤,落後,還羸弱無能。”

“你們是身強力壯的大人,我們是三歲小孩子。”

“特彆是被你們抽血的廈國,你們更是從骨子裡看不起它。”

“對於你們骨子裡蔑視、一巴掌就能抽飛的三歲小孩,你們哪會有耐心給予警告給予談判?”

“警告和談判是給同等實力同等地位的對手。”

“這就是霸權思維,也是你們幾十年都不曾改過的思維。”

“所以你們今天冒出來代錶王室警告我們,我第一時間就詫異你們什麼時候做好人了?”

“拿包洗衣粉就說化學武器的你們,怎麼會給機會警告我們了?”

鐵木無月把染血紙巾丟在地上:“我當時就猜測你們肯定有鬼!”

金蓓莎嘴角牽動不已,呼吸急促,想要否認,卻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葉凡眼裡露出一抹欣賞,鐵木無月這女人還真是強大,一個霸權思維就能窺探出對方意圖。

換成是他,還真以為金蓓莎他們今天是來警告和威懾的,絕不會想到他們要下毒手。

他尋思自己要一直征服鐵木無月,不然會有不小的麻煩。

鐵木無月俯身看著金蓓莎,還拿出一瓶紅顏白藥,倒在她的傷口止血:

“接下來,你一邊強勢警告我不得進攻光城,一邊用禿鷹戰機轟炸戰艦威懾。”

“這前後呼應的手段,看起來你是鐵心要庇護鐵木金,甚至把我們從天北行省驅趕出去。”

“實則還是一個障眼法。”

“你想要我們注意力落在進攻還是不進攻,或者怎麼應付你們禿鷹戰機上麵。”

“這樣一來,你們就可以從容離開指揮部,而我們心事重重也不會想到指揮部危險。”

“等你們到了安全地方,你們啟動定位器,禿鷹戰機就能飛過來血洗我們。”

“我們身手雖然不錯,但肯定也扛不住最先進的戰導轟擊。”

“必死無疑!”

“我們兩個死了,群龍無首,夏崑崙就要帶傷上陣了,你們又可以中途襲擊了……”

鐵木無月聲音輕柔:“金使者,我的推測對還是不對啊?”

轟!

金蓓莎腦袋一片空白,難於置信看著鐵木無月。

好像眼前女人是一個妖孽一樣。

鐵木無月描繪出來的東西,除了一些細節出入,基本跟他們計劃一樣。

他們這一次過來,根本就不是為了和談,他們也從來不把鐵木無月放眼裡。

鐵木刺華都是他們的狗,鐵木無月又算什麼?

他們過來是想要確定鐵木無月的指揮部,然後來一輪轟炸洗地扭轉鐵木金戰局。

可冇有想到,她們被鐵木無月輕易識穿了,還把他們十幾個人全部留下。

不過短暫震驚後,金蓓莎又臉色一寒:

“鐵木無月,你確實不同凡響,我承認,你說的跟我們計劃差不多。”

“不過我要告訴你,你知道了又怎麼樣?”

“雙方的國力和軍力就不是同一個級彆的,你們根本對抗不了我們。”

“識趣的,趕緊把我們放了,然後率眾向鐵木金投降。”

“那樣的話,我可以留你們一條命,在監牢裡麵度過後半生。”

“不然你們全要死!”

“你會死,他會死,江北大營、江南大營,乃至衛妃他們都會死。”

金蓓莎恢複了幾分氣勢:“這一戰,你們根本冇有勝算!”

“傻叉!”

鐵木無月丟出兩個字,接著淡淡發出指令:

“來人,把金蓓莎的一眾跟隨帶下去好好審問。”

“誰不配合,就砍他們一隻手,再不配合,就砍一條腳,四肢砍完之後還不說,丟去喂狗。”

“再給我從金蓓莎口中挖出六架禿鷹戰機的營地。”

“我來滅鐵木金和沈七夜,誰敢擋在我的麵前,我就殺誰。”

“不管是誰,不管有多少人,我都會殺得乾乾淨淨。”

鐵木無月落地有聲,殺伐果斷。

葉凡也捏起那一枚定位器淡淡一笑:

“金使者的禮送都送了,可不要浪費了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