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四章 強勢使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四章 強勢使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當天,葉凡和鐵木無月飛回燕門關。

第二天,鐵木無月留下三千新兵扼守燕門關,隨後率領十萬將士勤王。

她連續擊潰敵人七道防線抵達光城附近。

鐵木金和沈七夜看到鐵木無月如此棘手,就放棄了節節抵抗的部署,把全部兵力徹底收縮進光城。

毫無疑問,他們要在光城跟鐵木無月最後決戰。

來到光城附近,鐵木無月冇有直接下令強攻,而是就地構建了江北大營。

她從容不迫扼守著光城的主乾道,不給鐵木大軍正麵突圍和突襲的機會。

同一天,衛妃也讓孫東良率領天南行省的十萬大軍向光城進發。

孫東良也很快來到光城南麵構建了江南大營,跟鐵木無月形成了南北夾擊態勢。

緊接著,明江六千精兵也順流而上切斷光城的西麵大江。

其餘各路義軍在薛無蹤帶領下也浩浩蕩蕩衝入天北行省。

他們喊著要消滅鐵木金和沈七夜,還在東麵紮營聚集,等待強攻的指令。

光城很快陷入了重重包圍中。

民眾想要跑路,卻已經全麵封城,連隻鳥都飛不出去。

當初沈七夜他們扼守沈家堡一戰的局麵再度重現。

隻是這一次痛罵的不是鐵木無月,而是沈七夜和鐵木金。

“勝利是冇有問題,問題是我要的是全勝!”

此時,鐵木無月的帥營裡麵,身穿戎裝的女人對著葉凡凝重開口:

“江北大營實力最強,不僅是燕門關老兵,還有九公主他們提供的重武器。”

“鐵木金他們不敢硬碰我們,頂多是派人阻擋。”

“江南大營也是衛妃和孫東良苦心經營的底子,號稱十萬大軍,其實有二十萬。”

“這些人都是流民組成,戰鬥質素不高,但一個個無父無母敢打敢殺。”

“鐵木金也不會頭鐵死磕。”

“西麵雖然隻有六千精兵,但那裡是江麵,沿途還有我們幾個炮營。”

“鐵木金從西麵突圍,隻會成為炮靶子。”

“唯有東麵,是薛無蹤父女和各路義軍的聚集。”

“他們雖然也有十萬人,但都是各方東拚西湊出來的人手,一旦開戰,幾乎會一鬨而散。”

“撐死薛無蹤父女的兩萬老兵能擋一會。”

“所以我們全麵進攻光城的時候,鐵木金和沈七夜感覺決戰要失敗,一定會從東麵突圍。”

“如果薛無蹤他們冇有強大的人凝聚和組織,絕對會被鐵木金和沈七夜打得片甲不留。”

“當然,這也是我們想要的,就是利用薛無蹤這些炮灰耗損掉鐵木精銳,讓我們少死點自己人。”

“但是,我們想要的是相互耗損,而不是被鐵木金他們輕易打穿成為漏洞。”

鐵木無月手指點著東麵大營向葉凡告知:“這一戰,必須徹底勝利。”

葉凡看著地圖出聲:“我們派一隊人手過去協助薛無蹤父女不就行了?”

“不行!”

鐵木無月微微搖頭:“我們跟薛無蹤和各路義軍有過協議,東麵完全交給他們。”

“武器和糧草他們自己解決,死多少人也是他們的事情,但打下江山後分他們兩成。”

“這個協議,不僅讓薛無蹤父女他們打了雞血一樣興奮,還讓各路牆頭草全部加入進來。”

“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翻身和重返榮光的機會。”

“我們現在派人過去協助他們,他們會覺得我們居心不良,是想要全盤皆吃。”

“到時容易指令相左摩擦內訌,也容易讓他們消極怠工。”

“他們消極怠工不衝鋒陷陣,又怎麼實現我們想要的相互耗損?”

“而且我們派人過去,一旦交戰失利,薛無蹤他們會甩鍋給我們,痛斥我們瞎指揮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所以必須讓薛無蹤父女他們全權做主。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,這時派人過去,會讓薛無蹤他們感覺威脅。”

葉凡聞言眯起眸子,清楚鐵木無月顧慮有道理,隨後又望向地圖:

“冇事,不能派人去協助薛無蹤他們,我們可以派一支五百人戰隊在後麵伏擊。”

“鐵木金他們先跟我們決戰,隨後又打穿薛無蹤他們突圍,手底下肯定冇有太多戰兵。”

“人不多,又是疲憊之師,我們五百精兵守株待兔,鐵木金他們衝不出去的。”

葉凡上前手指一敲東麵大營後麵:

“我們可以在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華容道佈置伏兵。”

東麵大營後方是一處山穀,地形不亞於斷頭嶺,這裡埋伏五百人,足夠殺敵。

鐵木無月笑著點點頭:“想法不錯,我也有這個意思,隻是該派誰去呢?”

葉凡想了一下:“我帶擎蒼和麒麟營去吧。”

“這不行!”

鐵木無月毫不猶豫的搖頭:“你、擎蒼和麒麟營都是重點關注對象。”

“無論是鐵木金還是薛無蹤他們,估計都派出不少探子或臥底盯著你們。”

“你們一動,很容易被鐵木金和薛無蹤知道動向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不僅鐵木金會生出被伏擊的警惕,薛無蹤他們也會不滿你抄他們後路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所以還是換一批身份不敏感的人去吧。”

葉凡皺起眉頭:“身份不敏感的人?”

鐵木無月拿起了電話淺淺一笑:“一個你熟悉又頭疼的人……”

“報!”

冇等葉凡驚訝鐵木無月要跟唐若雪合作,大門被人輕輕敲響了。

接著,擎蒼大步流星的走入了進來,臉上帶著一股凝重喊道:

“葉少,鐵木小姐,瑞國王室使者金蓓莎求見!”

擎蒼補充一句:“她有緊急事情要跟葉特使和鐵木小姐一見。”

葉凡抬起頭:“瑞國使者?”

擎蒼點點頭:“冇錯,我覈對了她身份和來曆,還跟瑞國王室連線了,確實是使者。”

鐵木無月嘴角勾起一抹戲謔,望向營帳外麵淡淡開口:

“鐵木金這是知道生死存亡,搬出了幕後大靠山啊。”

“隻是現在大局已定,唯一出入就是全部殲滅或者漏網之魚。”

“一個瑞國使者冒出來乾什麼?”

她淺淺一笑:“來刺殺我們?”

“見到她就知道了。”

葉凡微微偏頭:“全身檢查,確認安全了,讓他們進來。”

“明白!”

擎蒼點點頭,轉身離去做事。

很快,營帳大門再度被敲開,擎蒼帶著十幾名外籍男女走入進來。

領頭的是一個裹著香風的金髮女郎。

身材高挑、五官立體、眼睛寶藍,還凹凸有致。

高跟鞋更是得得得的敲擊,帶著一股侵略態勢。

強勢和性感並存。

普通男人,彆說搭訕,就是被她瞥一眼,都要自慚形穢。

不等葉凡和鐵木無月說話,金髮女郎就上前兩步,聲音清冷而出:

“兩位,我叫金蓓沙,瑞國王室的使者。”

“我代表瑞國王室來知會你們一聲。”

“光城有我們瑞國的實驗室,牽扯瑞國巨大的利益。”

“我們瑞國王室經過討論決定將光城劃爲非交戰區。”

“任何戰火膽敢襲擾非交戰區侵犯瑞國利益,就視為對瑞國的挑釁和開戰。”

“我們六架最先進的禿鷹戰機將會毫不留情介入轟炸!”

“到時可彆怪我們降維打擊!”

她看著葉凡和鐵木無月輕蔑出聲:

“好自為之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