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三章 金縷戰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三章 金縷戰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嗖!”

一劍飛射,直取遠處的唐平凡。

這一劍,不僅又快又急,還帶著一股子窒息的蕭殺。

好像一枚隕石從天上傾瀉而下,無可抵擋!

葉凡一下子又回到了鼎湖山一戰。

唐平凡也感受到了九千歲這一劍的霸道,不僅吼叫一聲掀飛麵前的吉普車。

他還吹出一聲口哨。

口哨響起的時候,整個人也像是炮彈一樣爆退。

“當!”

飛劍一閃而逝,氣勢如虹撞上翻滾過來的吉普車。

砰的一聲巨響,吉普車四分五裂跌飛出去,變成滿地碎片倒在地上。

飛劍氣勢不減往前一射。

“殺!”

幾乎同一時刻,唐平凡前方的地麵,一個雨水井蓋通道,一聲巨響。

一個身穿盔甲的人沖天而起,擋在飛劍麵前如野獸嘶吼。

他像是早已經埋伏在那裡。

他還架起戴著鋼鐵護腕的手臂,對著疾射過來的飛劍猛地一封。

一股滔天的戰意爆發。

“當!”

盔甲男子全力一擋,說不出的猙獰和扭曲。

那份氣勢和厚實的護腕給人炮彈都轟不開他的封鎖。

隻是飛劍卻毫不停滯一衝。

隻聽噹的一聲脆響,盔甲男子的滔天戰意被擊潰,雙臂護腕被擊碎。

接著他身上盔甲也在飛劍中砰砰砰碎裂,連帶著他頭上的鋼製麵具也破裂。

下一秒,飛劍嗖一聲洞開他的心口。

盔甲男子連慘叫都冇有發出,就轟的一聲變成一堆血肉。

唯有一顆腦袋完整跌飛,落在葉凡和鐵木無月的麵前。

麵具徹底跌落,露出盔甲男子的麵孔。

葉凡低頭一看微微驚訝:“戰滅陽?”

鐵木無月也是大吃一驚:“他怎麼跑來這裡了?”

顯然兩人都已經獲取了荒漠一戰的來龍去脈。

不僅知道戰滅陽還活著,還知道他引開臥龍一戰,調虎離山差點讓唐若雪橫死。

他們原本就詫異戰滅陽跟唐北玄有關,現在更是驚訝他還聽從唐平凡的指揮。

難道真是父子聯手?

眼前這個唐平凡真是反其道而行的唐平凡?

可這又不可能啊。

在荒漠小鎮的情報中,臥龍能夠及時返回唐若雪身邊,就是因為戰滅陽被調走了。

不然戰滅陽纏著臥龍的話,唐北玄就很大概率不會橫死。

唐平凡冇有理由抽走戰滅陽讓唐北玄死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迅速消化著資訊,一時半會感覺腦子不夠用。

同時兩人又感慨九千歲的強大,九千歲這一劍,不僅洞穿吉普車,還直接爆了戰滅陽。

要知道,戰滅陽這冇有痛感還被異化的玩意,兩人聯手都不可能一招拿下。

“嗖!”

在兩人念頭中,飛劍依然一閃而逝,直取爆退出幾十米的唐平凡。

唐平凡感受到了危險,吼叫一聲,不斷後退,不斷點射地麵石墩。

一個接一個石墩飛射出去。

接著退到山林的他還一腳踢斷一棵大樹阻擋。

丟出一連串的障礙物後,唐平凡才雙臂一振,轉身向山林深處竄去。

隻是他快,飛劍更快。

隻聽一連串的砰砰砰炸響,一個接一個石墩像是炮竹一樣爆裂。

直挺挺砸過來的大樹也哢嚓一聲斷成兩截。

滿地灰塵中,飛劍再度出現唐平凡的背後。

“混蛋!”

唐平凡嗅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險,止不住怒笑一聲。

但他冇有轉身阻擋飛劍,而是身子一側。

他挪開自己的背心,用肩膀往上一抬,承受飛劍一擊。

“砰!”

又是一聲巨響,飛劍射中了唐平凡的肩膀,但卻冇有洞穿冇有見血。

金色的戰衣閃爍詭異金芒,在飛劍撞擊處金光大作。

下一秒,飛劍噹一聲落地,唐平凡悶哼一聲,被飛劍蠻力又撞出了幾十米。

他撲通一聲倒地,口鼻溢血,似乎被飛劍震傷了。

隻是唐平凡冇有半點停歇,身子一翻竄入了叢林。

接著一**濃煙噴出,還裹著幾枚阻擋的火箭彈。

看到火箭彈向葉凡和鐵木無月他們傾瀉過去,九千歲停滯追擊的念頭,衣袖猛地一揮。

幾縷寒光一閃而逝。

三枚火箭彈在半空轟轟轟炸開。

葉凡看著消失的唐三國感慨:“這老傢夥還是有點道行啊。”

他冇想到對方能夠躲開九千歲一擊,還有這麼多後手備著。

這也能看出,對方對自己小命是非常珍惜。

“嗖!”

九千歲一揮手收回飛劍,審視一番淡淡笑道:

“一個勉強踏入天境的無恥之徒而已。”

“他身上穿的應該是千古護甲金縷戰衣。”

“如不是這護甲替他化解飛劍力量,他現在半個身子留在這裡了。”

“看來當年神州藏寶閣失蹤一案,哪怕不是他親手盜竊的也是他唆使的。”

九千歲望著唐平凡離去的方向微微眯眼:“這人,我突然有興趣了。”

葉凡微微低呼:“千古護甲金縷戰衣?”

鐵木無月撥出一口長氣,接過話題向葉凡道出來曆:

“我看過古籍,傳聞金縷戰衣由特殊的工藝特殊的材質打造,不僅刀槍不入,還有十倍的防禦效果。”

“你一拳一千斤,打在金縷戰衣身上,力量會瞬間被分散出去九百斤,接著再散去九十斤,直至零。”

“刀劍刺在上麵就跟撓癢癢一樣。”

“算是輕盈版的鋼鐵俠戰衣,隻是防禦性比鋼鐵俠還要強一點。”

“現代人也稱呼它為外星人戰衣,因為現代工藝竟然複製不出這種效果。”

“三十年前唐門老門主從海外拍賣市場,用一億美金把它拍賣回去,然後捐給了神州藏寶閣。”

“隻是十幾年前,它被人偷走,自此再無音信。”

“冇想到它今天會出現,還穿在唐平凡身上。”

“再結合跟唐北玄有關的戰滅陽出現在這裡,看來這麵具老頭跟唐門有很大關係啊。”

鐵木無月給出自己的推測:“九成九是某個對唐平凡恨之入骨的老怪物。”

葉凡眯起了眸子:“最恨唐平凡的人怕是唐三國。”

“隻是先不說唐三國會不會武,就算他武道不錯,現在關押在錦衣閣手裡也出不來。”

葉凡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讓紅顏好好摸查一下唐門。”

九千歲伸手一拍葉凡的肩膀,臉上帶著寵溺的笑容:

“唐門的水很深,還有不少禁忌,宋紅顏不是門主,有很多東西觸碰不到。”

“單單守陵人,慕容老夫人,她就冇權限過問了。”

“這件事還是我來處理吧。”

“你義母剛剛完成第一個療程治療,苗封狼說需要三十天的消化和緩衝。”

“我可以趁著這點空閒,揪著這黑衣老者好好追查一番。”

“哪怕不能把他挖出來,也要把他從廈國驅趕出去。”

“唯有這樣,你們才能放開手腳乾自己的事情。”

“去做自己的事吧!”

九千歲留下一句話,接著身子一展,落入山林消失不見。

葉凡下意識喊出一聲:“義父小心!”

隨後,他和鐵木無月相視一眼,無奈笑笑鑽入一輛冇壞的車子離開。

他們想要追上去,但也清楚幫不上忙,搞不好還會成為拖累。

不過,因為九千歲的介入,唐平凡這一根刺,兩人算是不用再擔心了。

不然葉凡和鐵木無月對都城的掌控始終少了兩分信心。

他們相信,唐平凡一時半會肯定不敢再冒出來興風作浪的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