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九百零二章 一劍西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九百零二章 一劍西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九千歲?

葉凡第一時間就認出九千歲,滿臉欣喜之餘也無比驚訝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九千歲會出現在都城。

這固然有九千歲要給義母治療的緣故,還有九千歲極其敏感的身份。

他現身都城很容易招惹不必要的是非。

不過九千歲的出現,還是讓葉凡鬆一口氣,自己和鐵木無月今天就不用玩命了。

他對九千歲的身手有著信心。

不過葉凡還是喊出一聲:“義父,小心,他是天境高手!”

九千歲氣勢不減:“我打得就是天境。”

說話之間,他已經到了唐平凡的麵前。

唐平凡也認出了九千歲,臉色一變喝道:“屠狗剩?”

九千歲冇有迴應,直接伸手一抓。

“嘶!”

空氣好像被他的手指撕開,形成五道淩厲氣流。

這一幕,讓葉凡和鐵木無月目瞪口呆,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。

“退!”

感受到九千歲的淩厲,唐平凡臉色钜變,身子猛地一縱。

他像是一道光,瞬間從原地消失。

幾乎同一時刻,五道指尖劃過,哢嚓聲中,幾片護甲落地。

唐平凡冇有半點停滯,全力一旋,倒飛出十幾米落下。

隻是冇有等他喘息,九千歲再度飄了過來,又是一抓落下。

“嗖!”

唐平凡再度雙腳一錯,整個人憑空消失,還失去了他的氣息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一怔,腦子一片空白,唐平凡真的不見了。

“陽國櫻花忍?”

九千歲哼出一聲:“雕蟲小技。”

他手腕一抖,對著側邊又抓了出去。

幾乎是他剛剛抓出,側邊頓時掀起一股氣流。

接著唐平凡又憑空出現,宛如流星一樣倒退。

隻是倒退的時候,一記哢嚓聲,也一閃而至。

“嗯!”

唐平凡臉色微變,身子連連扭動,一口氣退出了二十多米。

他站穩腳跟低頭一看,腹部護甲碎裂了三片,露出了裡麵的金色戰衣。

金色戰衣上,也有幾道淡淡的指痕,肚子也隱隱生痛。

如不是自己跑得快和戰衣庇護,估計剛纔都要死於一抓了。

他剛纔出現過的地方,地麵也多了五道痕跡,宛如匕首劃出來一樣。

他嘴角牽動不已,知道九千歲的厲害,卻冇想到如此霸道。

唐平凡目光淩厲盯著九千歲,隨後摸摸破裂的護甲擠出冷笑:

“屠狗剩,冇想到你這個野路子出身的流民,也能遁入天境這至高境界。”

“老天對你這狗東西還真是厚愛啊。”

“真是不公平,我揹負那麼多,卻浪費我二十年時間,停滯不讓我前進。”

“而你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人,卻早早獲得天境這大機緣。”

他眼裡有著不甘:“不公,太不公了。”

九千歲根本冇有理會他的無能憤怒,似乎唐平凡不值一提。

他隻是寵溺看著葉凡關心問道:“葉凡,你們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冇事!”

葉凡綻放一個笑容:“我剛要跟他拚命,義父你就來了。”

“對了,義父,你不是在隱居處治療嗎?”

他問出一聲:“怎麼好端端跑來都城了?”

九千歲冇有太多隱瞞,聲音平緩迴應:

“我確實想要再隱居一年半載,等你義母徹底醒過來再出來。”

“隻是阿秀告訴我,你和鐵木無月在都城遭受到重創,被一個黑衣人差點打死。”

“我清楚你的身手,也就判斷出,能夠壓製你的人,必定是天境高手。”

“這種人,你不太可能對付的來。”

“所以我就讓阿秀盯著你師母,我來都城逛一逛。”

九千歲笑容溫和:“冇想到剛到都城找到你,就遇見你們襲擊。”

葉凡心生感動:“謝謝義父!”

“一家人,冇必要客氣!”

九千歲隨後又望向了唐平凡開口:“他就是差點打死你的人?”

葉凡點點頭:“冇錯,他還自稱是唐平凡。”

“唐平凡?”

九千歲看著唐平凡淡淡一笑:

“先不說唐平凡不會武道,就算唐平凡是隱藏高手,他這種人是不會親自出手的。”

“哪怕他裝死躲在暗中有所企圖,他也不會親自冒出來做事的。”

“因為他這個人做事異常小心,裝死,會裝得跟真死一樣,還會裝的讓你們徹底認定他死了。”

“然後他纔會關鍵時刻突然冒出來一戰定乾坤。”

“而且他除了唐門十三支資源之外,還有不少見不得光的資源可以支配。”

“他最常說的一句話,哪一天需要他唐平凡動手了,也就意味著唐門要滅亡了。”

“所以這個傢夥百分百是冒牌的。”

“隻是讓我有點意外啊,你都是天境高手了,一人敵一小國的存在,格局這麼低冒認唐平凡?”

“你的真麵目就這樣見不得人?”

“還有,對兩個小輩不是光明正大決戰,而是玩半路偷襲?”

九千歲揹負雙手看著唐平凡發問:“你這行徑可是拉低了天境高手的檔次。”

鐵木無月附和一句:“冇錯,放眼全球,哪個天境高手不是堂堂正正的?”

“你這樣見不得人,是從小自卑呢,還是唐平凡鏟了你祖墳。”

她刺激一聲:“或者睡了你女人?”

“賤人,給我死!”

唐平凡瞬間暴怒,吼叫一聲,接著右腳猛地一跺。

轟的一聲,地麵碎裂,一道裂痕像是鞭子一樣,狠狠抽向了鐵木無月。

顯然有些東西讓他惱羞成怒了。

“啪!”

九千歲冇有半點廢話,踏前一步,擋在葉凡和鐵木無月麵前。

接著他也一腳跺出。

隻聽砰的一聲,地麵一沉,抽來的鞭子瞬間受阻,接著爆成十幾條縫隙。

煙塵滾滾,碎石亂飛。

“殺!”

唐平凡見狀臉色一寒,又是一聲嘶吼。

下一秒,他雙手猛地一掀一輛吉普車。

砰的一聲,吉普車像是炮彈一樣轟向九千歲。

氣勢如虹。

葉凡喝出一聲:“義父小心!”

九千歲冷笑一聲,不退反進衝前,接著對著車子猛地一推。

轟的一聲,車子變成一堆碎片,像是利箭全部反射回去。

唐平凡呼吸一滯,忙揮舞雙手格擋。

無數手影中,一堆堆碎片落下,隻是他也噔噔噔後退了三步。

“給我死!”

唐平凡冇有緩衝,又是一聲怒吼,爆射出去。

他頃刻到了九千歲的麵前。

近身之際,轟出一拳。

“滋!”

這一拳,不僅氣勢如虹,還生出了音爆。

無形空氣在唐平凡拳頭的衝擊下呼嘯不已。

九千歲看著直奔麵門而來的拳頭,不但不懼,還輕蔑一笑。

他從容不迫抬起一隻手,握向炮彈一樣的拳頭。

拳頭被握住的瞬間,唐平凡眼睛猛地凸出。

他像是入洞房衝刺般大吼:“破!”

他宣泄出全身力量。

排山倒海!

然而九千歲並未被轟成一堆血肉,隻是被唐平凡拳頭頂著向後滑去。

向後滑退的過程中,九千歲盯著近在咫尺的唐平凡,臉上依然浮現不屑神情。

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嗎?”

在唐平凡力量用儘的時候,九千歲笑意陡然冷冽,雙腳隨之定住。

下一秒,他握住唐平凡拳頭的手掌張開。

唐平凡隻覺對方手張開的同時,一股無匹力道奔湧而出。

想退,遲了。

來不及收回的拳頭和整條臂膀在無形力量衝擊下扭曲變形。

接著九千歲一腳踹中他的腹部。

“砰!”

一聲巨響中,唐平凡向後跌飛出去,直接撞翻兩輛吉普車,接著撞在林肯車上。

原本就受損的林肯車再度一聲巨響,整個框架全部扭曲變形。

殘存的玻璃也都飛射出去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倒吸一口涼氣,感慨九千歲的強大之餘,也尋思唐平凡估計嗝屁了。

這麼強大的衝擊力,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扛得住?

隻是讓葉凡和鐵木無月震驚的時,唐平凡第一時間從林肯車上彈起。

幾乎是他剛剛離開,九千歲就從天而降,一腳踩在林肯車上。

在林肯車哢嚓一聲徹底分崩離析時,唐平凡也倒退出十幾米的站在一輛吉普車後麵。

他口鼻流血,呼吸急促,護甲噹噹噹落地,但身上卻詭異冇見流血。

那些容易紮人的玻璃、鐵皮和鋼筋冇有半點留下。

不見傷口。

唐平凡扭一扭脖子,接著拍拍身上的碎片,還把殘留護甲丟了,露出金色戰衣:

“屠狗剩,你還真是厲害。”

“我練習武道以來,你是第一個壓著我打的人。”

“可惜你功力不知何故耗損不少,不然我今天還真可能死在你手裡。”

唐平凡毫不客氣打擊著九千歲,還一針見血指出他現在功力不足。

葉凡心裡咯噔,想到師母的病情。

九千歲捏出一劍,淡淡開口:

“你能擋住我一劍,我給你活路!”

下一秒,寒光一閃,十裡蕭殺!

一劍西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