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九十七章 生子當如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九十七章 生子當如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轟!”

隨著一枚禿鷹戰導在夏崑崙凱旋路上的爆炸,夏崑崙一行人被衝擊個七零八落。

如不是離開聯軍大營時,夏崑崙下令偏離主乾道三公裡,估計整個直升機隊伍會屍骨無存。

要知道可以行駛戰坦的主乾路,硬生生多了一個直徑一百多米的大坑。

饒是如此,十幾架直升機遭受衝擊波掉落在荒漠。

幾十號人也都頭破血流哀嚎一片。

原本就重傷的夏崑崙更是傷口崩裂奄奄一息。

雖然燕門關第一時間派出醫護人員搶救,但夏崑崙搶救兩個小時都冇有脫離危險。

這瞬間掀起了燕門關將士和萬千子民的滔天怒意。

他們全都認定是鐵木金的狗急跳牆。

畢竟這個時候,夏崑崙橫死,鐵木金不僅不用擔心被勤王,還能抹殺夏崑崙勝利的影響。

這徹底激怒了所有夏人。

夏崑崙不懼危險,不記恩怨,為了蒼生孤軍深入跟強敵生死決戰。

他的赤誠,他的坦蕩,他的堅韌,連敵人九公主和熊破天都尊重。

可就是這樣一個家國情懷的人,鐵木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,甚至在凱旋路上發射禿鷹戰導。

這鐵木金不僅不擇手段打壓對手,還毫無國家榮譽和家國情懷,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做夏人。

而且鐵木金一旦掌控廈國,也隻會寧贈友邦不與家奴。

民不聊生。

於是各大城市的子民一邊給夏崑崙祈禱,一邊衝上街頭抗議鐵木金無恥。

幾億人的怒火,讓鐵木金變成了過街老鼠。

這一次,萬千子民不僅打砸天下商會和鐵木家族物業,還把相關人員拖出來暴打甚至私刑。

一夜之間,八百多名天下商會人員倒在街頭或者家中。

幾十個鐵木家族子侄也被吊死在路燈下麵。

一把把大火迅速蔓延。

殘存的天下商會成員要麼打死不認自己身份,要麼藏起來不給彆人找到。

有門路有條件的,還迅速坐著專機離開廈國。

人心、軍心前所未有的渙散。

而這個時候,葉凡和鐵木無月正站在都城香格裡拉酒店的頂樓套房。

兩人居高臨下地看著都城人潮和火光。

永順國主炸死,夏崑崙凱旋而歸,以及禿鷹戰導一炸,瞬間化解了葉凡和鐵木無月的危機。

都城的敵人失去了追擊葉凡和鐵木無月的興趣。

因為他們要應付都城子民的攻擊,而且他們感受到了窮途末路的氣息。

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,哪裡還有精力去追殺兩個身手卓絕的高手。

這也讓葉凡和鐵木無月可以輕鬆轉移到酒店來。

“子民爆發了,敵人慌亂了。”

鐵木無月站在葉凡身邊看著樓下廣場:“鐵木金大勢已去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不能掉於輕心,他手裡還有三十萬大軍。”

鐵木無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聲音輕柔而出:

“今天之前還有三十萬,但明天早上夏崑崙活過來的訊息一出,他估計就剩下三萬了。”

“三十萬大軍裡麵的薛無蹤他們,肯定帶著自己殘部跑路或者投降屠龍殿。”

“明江和天南行省的危機最多今晚就解除。”

她的眸子閃爍一抹光芒:“不管是人還是國家,都講究勢,大勢所趨,明麵籌碼就重要了。”

葉凡望向廣場上十萬子民,以及被砍掉腦袋的鐵木金頭像,歎息一聲:

“雖然我一直覺得你手段太極端,但不得不說你是一個好軍師。”

“我原本覺得,夏崑崙凱旋而歸足夠收服燕門關將士的心,足夠受到萬千子民的崇拜和愛戴。”

“有了這一份戰績和人心,夏崑崙就可以帶著三十萬外軍,勢如破竹橫掃鐵木金他們。”

“最多三個月,夏國大局必定。”

“可是冇有想到,你加了一招苦肉計,用唐若雪繳獲的禿鷹戰導,丟在荒漠營造一出襲殺。”

“這不僅把將士和子民人心徹底凝聚,還激起了他們對鐵木金和天下商會的暴怒。”

“一個晚上不到,天下商會基本崩盤,脫離的脫離,跑路的跑路,都擔心吊路燈。”

“鐵木家族的地盤和子侄也受到衝擊,幾十號鐵木家族骨乾橫死。”

“都城擁護鐵木金勢力的王公貴族,至少跑了一半。”

“按照現在的趨勢來看,擊潰鐵木金大軍,估計一個星期都不用。”

葉凡很是欣賞地看著鐵木無月:“你真算得上鐵木家族的掘墓人了。”

鐵木無月給葉凡倒了一杯紅酒,輕輕搖晃兩下笑道:

“最能震撼人心的手段,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人看。”

“夏崑崙孤軍深入,力戰強敵,贏得熊破天尊重,凱旋而歸,將士和子民都列隊歡迎。”

“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那麼意氣風發。”

“所以這個時候夏崑崙出現意外,會讓崇拜和愛戴他的人發瘋。”

“一枚禿鷹戰導下去,營造夏崑崙九死一生,讓子民遭受巨大驚嚇,害怕他被炸死了。”

“接著夏崑崙活過來讓他們失而複得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他們對夏崑崙的崇拜和保護欲,會讓他們徹底撇棄對鐵木金的害怕,不擇手段報複。”

“他們也會因此成為夏崑崙的死忠和鐵粉。”

鐵木無月抿入一口紅酒,俏臉有著風輕雲淡,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

葉凡感慨一聲:“你這操弄人心的手段太爐火純青了。”

鐵木無月伸出手指在葉凡胸膛一畫圓圈笑道:“可惜芣了你。”

“女流氓!”

葉凡一把按下女人的手指:“紅顏收到的屍體確認身份冇有?”

“確認了!”

鐵木無月淺淺一笑:

“基因檢測報告出來了,死者跟宋總有相同的遺傳基因。”

“要麼同父,要麼同母!”

“所以被唐若雪殺掉的人,實打實的唐北玄。”

“本來我想讓宋總把屍體交給我,我給陳園園誅心一刀,讓她跟唐若雪死磕到底。”

她很是遺憾:“可惜宋總拒絕了我。”

鐵木無月相信,當陳園園看到唐北玄橫死,還被唐若雪砍了腦袋,一定會失去理智。

陳園園不僅會當場吐血,還會馬上下令格殺唐若雪。

對於一個相依為命的母親來說,天底下,還有什麼比殺掉兒子還砍掉腦袋的血仇更大呢?

砍掉腦袋這一茬也不怕暴露,宋紅顏塑造金身,還最高儀式送還屍體,腦袋肯定會認定唐若雪砍的。

隻可惜宋紅顏覺得同父一場,還是讓唐北玄體麵一點為好。

“得得得!”

冇等葉凡詢問她要怎麼處理屍體,房門就被人重重的敲響了。

接著,紫樂公主踩著高跟鞋拿著香奈兒手袋走入了進來。

她笑著對葉凡一笑:“葉少,有幾個老朋友想要見你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:“老朋友?”

“進來!”

紫樂公主媚笑著點點頭,接著啪的一聲打了一個響指。

厚實的房門再度打開,十幾個人滿臉笑容無比熱情現身。

“葉特使,晚上好,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,想煞我了!”

“葉兄弟,打早我就知道你比鐵木金有出息,事實果然如我預判。”

“阿牛我弟,歡迎抵達你最友善最忠誠的都城!”

“生子當如此啊,生子當如此啊!”

武元甲、夏太吉、南宮烈陽等人笑聲洪亮魚貫而入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