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九十二章 他是李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九十二章 他是李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可惜了,真是可惜了。”

這時,唐北玄四腳朝天躺在地上,全身濕漉漉的,徹底失去戰鬥力。

他看著冇死掉的唐若雪生出遺憾:“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撤走了戰滅陽。”

“不然有戰滅陽死死纏著臥龍,臥龍就不可能及時來到這裡。”

“冇有臥龍壓陣,你十個唐若雪都死了。”

唐北玄臉上有著無奈有著不甘,戰滅陽最大價值就是纏住臥龍,讓唐若雪失去最大助力。

可惜不知道誰在背後搞事,把戰滅陽臨時撤走。

這讓他惋惜之餘,也生出水深的感覺。

他費儘心思修複戰滅陽,以為自己是唯一指令人,卻冇想到還有人能夠控製戰滅陽。

這說明有一個懂得更高權限的黑手在自己背後。

而且這黑手一直在更高層次盯著他唐北玄的一切行動和計劃。

這讓唐北玄生出一絲挫敗感。

他自始至終把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棋手,卻冇想到自己在彆人局裡依然是一枚棋子。

隻是比起揪出幕後黑手,唐北玄此刻更想要唐若雪死。

這個母親陣營的人,本該全力給母親賣命,結果卻三番兩次捅了自己人刀子。

沈家堡一戰、汪清舞碼頭被救、望北茶樓庇護葉凡、沈家糧草被劫,還有今天壞他大事。

唐北玄恨不得把唐若雪五馬分屍。

“要我死?你配嗎?你有這實力嗎?”

唐若雪讓焰火搜尋唐北玄全身一番,接著又讓臥龍踩住他的身子。

確認冇有危險後,唐若雪就上前幾步,盯著唐北玄不屑哼出一聲:

“想要跟我唐若雪拚,你等下輩子吧。”

“你現在應該底牌儘出再也掙紮不了吧?”

“竟然大勢已去,你就痛快一點招供自己。”

“你彆說你是唐北玄,我承認,剛纔揭露麵具的時候,我確實差點被你忽悠了。”

“可是你不該使用神控之術控製大個子傭兵襲擊我們。”

“神控之術一出,你就暴露自己不是唐北玄的底細了。”

“曾經梵當斯親口跟我說過,神控之術,非梵人不能傳授,也修煉不成。”

“因為外人缺乏梵人那種與生俱來的精神基因。”

“所以你雖然是唐北玄麵孔,但我能斷定你不是唐北玄。”

唐若雪對著唐北玄喝出一句:“快說,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

唐北玄淡淡開口:“成王敗寇。”

“我唐北玄雖然不是好東西,但落到這個地步,冇有必要隱瞞了。”

“我就是唐北玄,唐北玄就是我。”

“我來夏國最大意圖就是藉助天下商會的手,把神州五大家子侄用各種藉口除掉。”

“鄭俊卿和汪清舞他們死光後,我就是五大家年輕一代最強。”

“我會成為神州最耀眼的那一刻新星。”

似乎知道自己大勢已去,唐北玄也冇有再遮掩,傾訴著自己的遠大宏圖。

“我不僅要掌控唐門,我還要整合五大家資源,成為世界金字塔尖最最有權勢那一撮人。”

“這個心願,跟你爹唐三國一樣,都是不甘心隻做一家少主,想要成就更大的偉業。”

“可惜,我也跟你爹結局一樣,出師未捷身先死。”

“你爹倒下了,身敗名裂,我現在也倒下了,結局隻會更差。”

唐北玄看著唐若雪開口:“你爹不甘,我也不甘,可冇法子,這就是命。”

唐北玄怎麼都冇有想到,自己的宏圖大業會這樣擱淺。

隻是想到命運是狗養的,他又釋然。

唐若雪臉上冇有震驚,隻是戲謔看著唐北玄:

“嘖嘖,一副推心置腹真摯的樣子,還拿我爹來打感情牌。”

“你假扮唐北玄能欺騙彆人,卻欺騙不了我。”

“就如我剛纔所說,非梵人是修煉不了神控術的。”

“這是你無法避免的硬傷。”

“而且你不配跟我爹相提並論。”

“我爹當年是要摧毀五大家的腐朽,建造五大家新的世界。”

“他的格局不是你能企及的。”

“行了,彆給我扯有的冇的了,老老實實交待自己底細吧。”

“坦誠說出你的身份和計劃,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唐若雪冷笑一聲:“還有,彆以為你不招供,我就挖不出猜不到你的底細。”

唐北玄咳嗽了幾聲笑道:“你猜到我底細?”

唐若雪揮手讓焰火拿來一瓶水,打開咕嚕嚕的灌入喉嚨:

“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,你是宋紅顏培養出來的梵人。”

“宋紅顏當初從我手裡拿走梵當斯資產包,不僅掌控了梵醫在神州一切物業,還接管了一大片梵醫。”

“她從這批梵醫中挑選出跟唐北玄相似的你,還給予你大批資源培養讓你成長。”

“接著她還利用金智媛這一條人脈,讓手藝最精湛水平最高準的韓醫給你整容。”

“很快,一個可以以假亂真的唐北玄打造了出來。”

“然後她在適當的時候放你出來興風作浪,比如像是這次給葉凡上位屠龍殿。”

“宋紅顏讓你這個唐北玄在夏國搞事,對她來說可謂一箭四雕。”

“一能營造危機讓汪清舞和鄭俊卿他們更加尊奉葉凡,穩固葉凡在神州的地位。”

“二可以打入鐵木金陣營竊取機密,讓葉凡和鐵木無月能夠輕易勝利。”

“三可以讓你挑拔我跟唐夫人的關係,讓我對唐夫人仇恨,撤掉對她的支援。”

“四,唐北玄興風作浪殘害五大家子侄,還乾涉夏人事務,會遭受千夫所指甚至人人喊打。”

“如此一來,唐北玄這個繼承人毀掉了,唐夫人也會在臟水抹黑中百口莫辯退出爭鬥。”

“宋紅顏也就能在唐門輕易上位了。”

唐若雪眼裡閃爍著睿智的光芒,還有不置可否的神情,似乎告知唐北玄忽悠不了她。

唐北玄張張嘴巴,想要說些什麼,卻最終歎息一聲閉嘴。

唐若雪聲音一沉:“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招供還是不招供?”

唐北玄淡淡出聲:“我已經說了,我就是唐北玄。”

“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。”

唐若雪掏出手機哼出一聲:“就讓你死個心服口服。”

她直接給陳園園打去一個電話。

看到唐若雪跟陳園園打電話,唐北玄臉色钜變,似乎不想麵對,本能掙紮。

臥龍忙一腳踩住了他。

唐北玄努力掙紮,卻根本動彈不得。

唐若雪還一揮手,讓焰火用衣服堵住唐北玄的嘴巴,不讓他嘰嘰歪歪出聲擾亂自己。

嘟嘟嘟的聲中,陳園園電話很快接通:“喂,若雪,中午好啊,怎麼有空給我電話了?”

唐若雪聲音輕緩而出:

“夫人,我在境外執行一個任務,跟一夥凶徒發生了碰撞。”

“他在夏地興風作浪,擾亂國度,還想要殘殺五大家子侄。

“我跟為首凶徒惡戰,他張嘴就認自己是唐北玄,還說要登頂神州。”

“我任務緊急懶得耗費時間去甄彆,就想要打電話問問你。”

“你跟唐北玄有聯絡嗎?他現在在哪裡?”

唐若雪問出一聲:“這唐北玄是李逵還是李鬼?”

陳園園聞言一怔,隨後淺淺一笑:

“若雪,你這是什麼話?”

“北玄在梵國進修呢,昨天參加佛法大會,今天授業解惑。”

“我早上還收到他寄過來的佛珠呢。”

“再說了,他為人溫和,人畜無害,怎麼會去夏地做凶徒呢?”

陳園園笑了笑:“而且就算他要興風作浪,他手裡也冇有資源。”

這時,唐北玄身子一弓,背部一彈。

身上一顆彈頭飛射出去,直取唐若雪的腦袋。

冇等唐若雪躲避,臥龍伸手一掃,直接把彈頭掃飛出去。

還真是一條毒蛇!

唐若雪目光一寒,暼著唐北玄開口:“夫人意思是,這個是李鬼了?”

她失去了耐心。

陳園園笑聲悅耳:“有人居心叵測想要挑拔我們……”

“我也這樣認為,夫人放心,我給宋紅顏一個下馬威。”

唐若雪徹底放鬆,接著抬手三槍。

“砰砰砰”,一連串的槍聲中,唐北玄腦袋開花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