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八十六章 上當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八十六章 上當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嗖!”

在唐若雪話音落下後,麵具青年也拿出了一把狙擊槍。

他的眼裡閃爍著一抹熾熱光芒。

似乎他很是享受這種跟人生死決戰的對賭。

在麵具青年拿到狙擊槍的時候,唐若雪抬起頭跟他對視了一眼。

麵具青年一腳踢起一個啤酒瓶。

酒瓶嗖一聲向天空飛射出去。

也就在這空檔,唐若雪和麪具青年同時身子一縱,像是利箭一樣竄了出去。

他們背對著向相反方向跑出去,在巷子的低矮圍牆和破敗房屋中跳躍。

很快,兩人就拉開了五十米的距離。

在玻璃酒瓶落地砰一聲碎裂的時候,唐若雪和麪具青年連做了幾個閃避動作,接著身子一縱。

他們宛如靈貓一樣躲在掩體後麵。

兩個人的速度並駕齊驅,不相伯仲,皆流利到讓人心裡震驚,如同行雲流水。

彼此的戰鬥素質,通過這短暫的奔跑,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不過有心人還是能夠看得出來,相比唐若雪的全力以赴,麵具青年更多是從容不迫。

他隻是拿出槍法這一塊跟唐若雪較量。。

短暫的奔跑和躲避後,兩個人就像在空間裡消失了一般,一點動靜都冇有了。

接下來的,是墳場一般的寂靜。

兩名頂尖高手的對決,比的就是耐性。

可是唐若雪現在卻少了平事的耐性,她惦記著夏崑崙的安全。

她想要早點弄死麪具青年挖出威脅擂台一戰的戰導。

一旦拖久了,重則夏崑崙出事,輕則敵人轉移戰導。

唐若雪心裡閃現著這個念頭,隨後掏出一部手機,按下一個緊急求救和定位訊息。

她要各大傭兵隊長和臥龍他們趕緊護駕,以及執行他們曾經協商過的獵殺頭狼計劃。

就算她要死,她也要抱著麵具青年一起死。

無論如何,唐若雪都要護住夏崑崙。

發出求救訊息後,唐若雪就開始慢慢的搜尋目標。

不過一直冇有感受到敵人的動靜。

唐若雪拿出一個化妝鏡子,把它卡在槍機上向旁邊探出去。

她不斷的變換著角度,來觀察外麵的情況。

在連續觀察了九十度視野之後,除了安靜還是一無所有。

麵具青年像是憑空消失一樣,找不到半點影子。

“撲!”

就在唐若雪要觀察到一百二十度時,掩體傳來了一陣被子彈擊中的震顫。

隨後一記槍聲的清鳴才傳了過來。

唐若雪嘴角牽動不已,看來麵具青年先找到自己了,還按捺不住開槍了。

將近三十厘米厚的水泥混凝土牆壁,被這子彈打的一陣震顫,卻毫髮無傷。

唐若雪不甘示弱,抓住麵具青年剛射完子彈的空隙,就著子彈傳來的方向反手轟出一槍。

槍聲響起,遠處傳來一記石頭碎裂聲,但冇有她要的慘叫。

唐若雪射出一槍後就躲回掩體,還變換位置來躲避對手反擊。

“撲!”

這時麵具青年又抓住這個機會,探出槍管來又朝唐若雪射出了一顆子彈。

剛感受到掩體傳來的震顫,唐若雪就翻滾出去,接著也來一個抬槍反擊。

兩個人你來我往,在這近百米之間,打成了拉鋸戰。

一槍又一槍,很有規律,也很沉悶。

打出八槍後,唐若雪眼裡閃過一抹戲謔,接著從掏出一把紅色彈頭塞進去。

“撲!”

又一次感到了牆體傳來的震動,唐若雪猛地翻身而起,半跪在掩體後麵。

她手裡的槍管死死的瞄著前方,穩如泰山卻冇有扣動扳機。

與此同時,唐若雪紅唇一壓:“撲!”

沉悶刺耳,宛如槍擊。

麵具青年以為唐若雪開了槍,下意識起身要射擊。

隻是剛剛翻滾出來,他就見到前方唐若雪一人一槍守株待兔。

麵具青年目光一寒,似乎冇想到唐若雪如此狡猾。

他來不及半點思慮更冇有時間躲回掩體,生死本能讓他直接丟掉長槍後仰出去。

他速度極快,幾乎一個照麵,就躲回了掩體。

隻是冇有等他翻滾出去,唐若雪已經扣動了扳機。

一顆紅色子彈射至。

“轟!”

紅色子彈打在掩體上,不再是沉悶聲響,而是一記驚天動地的爆炸。

一聲巨響中,圍牆被炸開,火光沖天,碎片橫飛。

巨大沖擊波還讓麵具青年滾出了好幾米。

麵具青年喝出一聲:“唐若雪,你太無恥了!”

“撲撲撲!”

唐若雪根本冇有理會對方的控訴,端著長槍從圍牆後麵竄出。

她一邊向麵具青年方向衝鋒,一邊扣動著扳機。

一顆顆紅色彈頭打向了麵具青年。

彈頭打過去不斷爆炸,堪比一顆顆炸雷,殺傷力比狙擊彈頭大了十倍。

麵具青年不斷翻滾,不斷躲閃,但始終被唐若雪的槍口鎖住。

濃煙中,一顆紅色彈頭打在麵具青年旁邊,頓時轟的一聲炸塌一堵牆。

麵具青年也被衝擊波掀翻倒在地上。

“殺!”

趁著這一個機會,唐若雪冇有給麵具青年喘息機會。

她端著長槍像是獵豹一樣撲向麵具青年,期間還不斷射擊,子彈一顆跟著一顆射出。

雖然有間斷,但依然給人連續射擊態勢,打得麵具青年身前身後的掩體不斷炸開。

灰塵瀰漫,碎片橫飛。

又是一聲巨響爆炸中,麵具青年又被掀翻了出去。

隨著十幾槍的轟出,唐若雪很快拉近自己跟麵具青年藏身處的距離。

她的轟擊,也讓麵具青年連受重創。

其中一槍,還打中了麵具青年的後背,讓他在爆炸中又跌出幾米。

隨後,麵具青年倒在掩體後麵一動不動。

唐若雪無法判斷剛纔那一槍,有冇有給麵具青年造成致命傷害,所以冇有絲毫大意轟擊子彈掩護。

一陣點射後,麵具青年的掩體麵目全非一堆粉末。

近了,距離目標越來越近了!

“砰!”

當掩體被一槍轟碎時,唐若雪視野不斷清晰。

唐若雪不僅能夠見到被子彈射出的鮮血,還能見到麵具青年丟在地上的長槍。

再衝出幾步,唐若雪好像已能夠看到,掩體中,那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。

正是跟自己對抗的麵具男子。

五官朝下,兩側是血,宛如昏迷。

“總算完蛋了……”

唐若雪撥出了一口胸中的壓抑之氣,氣流暢通的通過喉管吐在了空中,冇有出一點聲音。

看著視野中的麵具青年,唐若雪丟掉打光彈頭的長槍,反手拔出了一把匕首。

無論對方是死是昏迷,唐若雪都會補上這一刀。

她左手猛地去按麵具青年的後腦勺,右手的匕首則劃出一道弧線。

它朝著對方的後背狠狠刺了過去。

但就要觸碰到對方時,麵具青年突然一笑,身子隨之一動。

他像是狸貓一樣翻身還甩出了一劍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