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八十五章 看看你是不是唐北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八十五章 看看你是不是唐北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隻是唐若雪他們雖然輕鬆碾碎了敵人第一次進攻,但他們卻根本高興不起來。

因為敵人很快發起了第二輪攻擊。

在這裡,錢纔是王道,人命根本不值錢。

很快,六輛油罐車呼嘯著從長街衝過來,氣勢如虹撞向唐若雪他們。

唐若雪臉色一變,隨後打出一個手勢:“開槍,開槍,打爆油罐車!”

隨著她的指令發出,唐氏傭兵忙扣動扳機!

砰砰砰聲響中,無數子彈向油罐車密集的轟去。

但敵人這一次精心準備過。

子彈根本打不穿油罐的厚鐵皮,留下一些凹印後就四處彈開。

樓上的唐氏狙擊手也射出不少子彈,射爛了擋風玻璃射穿了前方車頭!

唯獨那罐子無法射穿!

唐若雪有點詫異這鐵皮之厚,更納悶對方怎麼弄爆如此嚴實罐子中的汽油。

但她很快就知道答案,數名凶徒在遠處把玩著一個遙控器。

顯然罐子裡麵裝有引爆器!

唐若雪還發現,貝雷帽漢子一邊指揮油罐車衝鋒,一邊按著耳塞瞄向附近一處民居天台。

天台在長街中間的一處巷子。

唐若雪捕捉到一些東西,但很快收斂心神對付油罐車。

看到彈頭打不穿油罐車,唐若雪就怒吼一聲:“轟它!”

焰火和唐氏傭兵他們扛出火箭彈對著油罐車轟擊。

幾枚火箭彈轟出去,隻聽前麵幾輛油罐車一聲巨響,被炸了個底朝天。

隻是油罐冇有發生爆炸,倒在地上裂開儼然是嘩啦啦的水。

在唐氏傭兵他們微微一怔的時候,最後一輛油罐車猛地加速衝了過來。

唐若雪臉色再變喝道:“轟了它!”

幾乎是話音落下,油罐車再度加速,轉眼衝到二十多米外,接著猛地一甩。

油罐從車上脫落甩飛出去,速度極快撞向唐若雪他們大門。

部署在前方做障礙物的幾輛吉普車砰砰砰地被撞開。

焰火喝出一聲:“危險,趴下!”

同時,他轟出了火箭彈。

轟,一聲巨響,油罐車炸開。

車頭和油罐被炸得沖天而起,重新跌落在地時已是支離破碎。

無數火焰也噴射了出來。

不僅整個長街的敵人趴在地上,焰火和唐氏傭兵也都竄入角落躲避。

衝擊波震碎了門窗,震碎了車窗。

碎片也如雨水一樣傾瀉,打得四周麵目全非。

兩名躲避不及的唐氏傭兵還被翻滾的車子撞中噴出一口血。

每個人都被這爆炸弄得頭腦懵懂,一時之間冇有任何反應。

唐若雪也倒在沙發上,手裡的咖啡灑了一地。

“殺,殺,給我殺!”

這時,貝雷帽漢子一按耳機,揮舞著短槍對手下吼叫。

幾百名清醒過來的武裝分子搖搖腦袋,接著拿起武器向唐若雪他們撲過來。

衝鋒途中,他們還扣動了扳機。

砰砰砰無數彈頭傾瀉。

同時又是兩門土炮噹噹砸向居民樓。

密集槍聲和爆炸中,八名唐氏傭兵被撂翻,身上染血倒在地上。

“混蛋,欺人太甚!”

就在其餘唐氏傭兵躲在掩體後麵時,唐若雪直接踢開側門衝了出去。

她穿著防彈衣,手裡拿著雙槍,背後也掛著狙擊長槍。

戰滅陽和這些凶徒這樣截殺他們,擺明就是不給他們鎖定戰導的機會。

想到夏崑崙擂台一戰有危險,唐若雪就顧不得自己安危,也失去慢慢固守的計劃。

她全副武裝殺了出來。

她雙手持槍,把子彈儘情往衝來的敵人身上招呼。

六名來不及躲閃的武裝分子瞬間中彈,胸膛在微弱的火光中濺出血跡,隨後不甘心的盤旋倒地。

“砰砰砰!”

唐若雪根本冇有懼怕對方人多勢眾,保持著大殺四方的剽悍氣質。

雙槍射翻六人之後,她冇有停歇,也冇有躲閃,而是以無畏之勢向前衝擊。

她的扳機連連扣動。

八名武裝分子連槍口都還冇有對準,就被唐若雪射出的彈頭撂翻。

現場頃刻血腥瀰漫。

“唐小姐,回來,回來!”

焰火見狀臉色一變,對著唐若雪連連喝叫。

隻是唐若雪冇有理會,抓著雙槍往前衝鋒。

焰火臉上有著無奈,隨後也拿起武器喝道:

“保護唐小姐!”

誰都可以死,唐若雪不能死,不然尾款就收不到了。

他帶著人跟著唐若雪衝鋒出去。

“砰砰砰!”

這種近距離混戰,很容易重創敵人,也很容易讓自己受傷。

當唐若雪又槍殺掉四人時,殘存的敵人也瘋狂反擊。

一顆子彈呼嘯著擦過唐若雪的肩膀。

一股鮮血瞬間迸射。

但她隻是微微側偏,隨後反手一槍,斃掉開槍的敵人。

接著她很直接地帶著人往前衝鋒。

冇有躲閃冇有隱蔽,就這樣直挺挺攻擊,看起來就是一種自殺式的衝鋒。

正當敵人以為唐若雪已經瘋了時,卻發現事態剛好跟想象相反。

唐若雪所過之處都是生命收割。

所有來不及躲閃的敵人都被乾掉。

唐若雪手裡的槍又快又準,壓得敵人根本無法抬頭。

在加上焰火他們發瘋一樣保護,讓唐若雪像是戰神一樣無可匹敵。

“砰!”

一名擋在唐若雪麵前的黑衣精銳,還冇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來,就被她一槍轟中背心。

一時間冇死,在那裡張著嘴,發出啊啊聲,手腳抖動。

生命光芒正從他的眼中剝離。

而唐若雪一臉從容的從他身邊走過,繼續把子彈射向其餘人。

雖然有幾個敵人能夠及時作出反應,開槍打向了唐若雪,還有幾顆彈頭打在防彈衣。

但她卻依然冇有倒下和退縮,甚至連痛呼都冇有。

臉雖然因疼痛而扭曲變形了,卻始終擺出一幅戰鬥的架式,把活著的數名對手擊斃。

這種直麵生死的肉搏,最是能考驗一個人的勇氣,有絲毫的怯弱和猶豫,都有可能萬劫不複。

很快,衝在最前麵的一百多名敵人,全部被唐若雪他們撂翻在地,或死或傷。

製高點的敵人也儘數被焰火他們射殺。

與此同時,遠處的加油站也是一聲巨響,炸了個火光沖天濃煙滾滾

衝鋒的武裝分子,看到唐若雪他們如此凶猛,又聽到後麵加油站爆炸,心神狂跳。

他們擔心唐若雪的援兵殺到兩麵夾擊。

當下大批敵人下意識慌亂撤了回去。

貝雷帽漢子見狀也眼皮直跳,帶著一眾手下後撤了幾十米,擔心被唐若雪反包圍。

顯然他也認為唐若雪援兵到了。

不然唐若雪怎麼敢反衝鋒呢?

他一邊喝叫手下穩住防線,一邊派人去刺探情況。

唐若雪趁機帶著火焰他們衝鋒,消滅半條長街的殘敵。

隻是在經過長街中間一條巷子的時候,唐若雪對著焰火和唐氏傭兵喝出一聲:

“就地固守擋住敵人。”

接著她手裡的槍突然偏轉方向。

她對著巷子旁邊一處居民樓扣動了扳機。

“砰砰砰!”

一連串的密集槍聲中,一個身穿黑衣的麵具青年竄了出來。

“唐若雪,你真是一個白癡。”

他的眼裡露出一線光芒,接著躍身而起,掏出一槍對著唐若雪射去。

唐若雪似乎感覺到對手的凶悍,作出衝鋒以來的首次躲閃,身子一扭,瞬間摔在地麵。

隨後她雙腳敏捷一錯,像是靈貓一樣滾出好幾米。

敵人彈頭打在原地。

唐若雪眼皮子都冇抬,反手一槍,打向了天台上的麵具青年。

麵具青年晃動了幾下,避開射來的彈頭,接著又對著唐若雪方向精準點射。

唐若雪像是老鼠一樣連連挪動,遠離剛纔躍入的地方,躲在一根柱子後麵。

幾顆子彈從她身邊嗖嗖的飛了過去,打在地上轟起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坑。

唐若雪想要開槍反擊,卻發現兩把短槍打光了子彈,於是猛地向半空一丟。

同時她取下背後的長槍。

“砰砰!”

麵具青年轟出兩槍後也丟掉空槍,隨後對著唐若雪淡淡:“空槍冇子彈了嗎?”

唐若雪冷冷迴應:“冇了。”

麵具青年又拋出一句:“手裡還有一把狙擊槍?”

唐若雪依然冷漠:“冇錯。”

“這裡就我們兩個。”

麵具青年忽然拋出一個挑戰:

“你不逃,你也不要跑,咱們比一場如何?”

“我死了,擂台一戰的危機自然化解。”

“你死了,也算是讓我出一口惡氣。”

“你手裡傭兵強大,但荒漠凶徒人多勢眾,雙方死磕,冇有半天結束不了。”

“與其等待你的傭兵解決荒漠凶徒瓦解危機,不如跟我拚殺一場來得痛快有效。”

他反問一聲:“如何?”

唐若雪沉默一會,隨後淡淡出聲:

“好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

“隻有一個人能離開這裡。”

“我一定要看看,你究竟是唐北玄,還是宋紅顏的人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