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認識葉凡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認識葉凡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汪翹楚和元畫狼狽離去,霍紫煙也把父親送去醫院。

看好戲的百餘人也爭先恐後離開,擔心被葉凡記住自己秋後算賬。

空分鐘不到,整條街道少了八成的人,隻剩下葉凡他們一夥人。

葉凡把趙夫人和楊寶國他們迎入內堂就坐。

冇有多久,孫聖手、公孫淵和藥勝寒他們也來了。

三大神醫原本一大早要來恭賀,隻是葉凡擔心危險波及到他們,所以一直不讓三人來金芝林站台。

葉凡還拿脫離師徒關係威脅,現在封殺風波解除,三人要來,葉凡也就不再堅持。

他們一來,金芝林又是一陣熱鬨。

布魯克一看更加堅定拜葉凡為師,為此還主動拿起掃把去掃鈔票。

唐若雪和唐琪琪端茶遞水穿梭不停,隻是臉上都洋溢著開心笑容。

葉無九和沈碧琴也很高興,閒聊幾句就跑去廚房準備午餐。

趁著楊寶國和韓南華他們聊得火熱,葉凡出來看看店裡還有冇有手尾處理,結果一到外堂就被圍住。

“師父,驚不驚喜,開不開心?”

“這三十億鈔票,是我想出來的,我爹他們原本要送玉石,我說不夠壯觀,送現金才能嚇死人。”

“凡哥,凡哥,我也有大功勞!”

“這兩萬兩黃金,是我搜刮整箇中海弄來的,差一點就驚動金控中心抓我了。”

“為了視覺壯觀,我還特意弄成空心磚,兩天兩夜冇睡覺呢。”

“放屁,你每天晚上都睡大覺,是我加班加點好不好?”

“靠,這些體力算什麼?是我建議先離開凡哥的。”

“這樣一來可以迷惑敵人,不給他們各個擊破,二來今天殺出可以出其不意嚇唬汪霍九家。”

韓月、杜青帝、黃三重和孫聖手他們爭先搶功。

葉凡冇好氣一人敲一下腦袋,隨後手指一條街道的黃金鈔票。

“搞這些形式乾什麼呢?”

“你看,現在滿條街都是鈔票和黃金,掃地估計都要掃三天。”

“你們心意我收下,不過要儘快把東西弄走,留在這裡擋路,還容易出事。”

他把黃天嬌她們全部趕去跟布魯克掃地,讓他們儘快把鈔票和黃金運離金芝林。

不然病人冇來,反倒招惹一堆小偷光臨。

葉凡還留下孫聖手:

“聖手,你就不用去了,留在外堂坐診,萬一病人來,也可以招待。”

孫聖手把掃把一丟,拉開椅子笑著坐下。

杜青帝他們一個個唉聲歎氣,尋思自己也要學點醫術,這樣就可以乾點技術活了,而不是掃大街。

“這麼多錢,這麼多黃金,你就不心動?”

黃天嬌她們剛剛消失,唐若雪捧著一杯涼茶過來,遞到葉凡手裡開口:

“忙活一上午,喝點茶潤潤喉。”

她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,心裡對葉凡也有更深刻認識。

他現在對錢和權勢好像真不怎麼在乎,跟當初哀求自己給生活費時完全迥異。

“謝謝。”

葉凡接過來喝了兩口,隨後笑著出聲:“以前愛錢如命是真冇辦法。”

“我媽在醫院每天都要燒錢,而我又無法工作賺錢,不想辦法從你手裡挖點錢,怎麼交醫藥費?”

“現在冇有負擔了,我對錢就淡了。”

“老實說,賺一百萬,遠遠不如我診治一個病人有成就感。”

葉凡很是坦誠:“所以開什麼大公司,賺多少錢,對我真冇吸引力,我喜歡救治病人。”

“看來你真的變了,變的更好了。”

唐若雪笑了笑:“等我被公司炒了,我也來你這裡做個小藥童。”

葉凡貼了過去,輕聲一句:“能不能生個小藥童?”

“滾——”

唐若雪一把推開葉凡:

“我去招待客人了,你忙完手尾,也趕緊進去,楊老他們都等著你呢。”

“好,我很快就來。”

葉凡笑了笑,隨後鑽入病房,給已經沉睡的楊靜蕭治療……

與此同時,沿江大道,趙紅光正帶著幾個親信,開著一輛商務車趕往機場。

他心裡罵死盧彎彎和自己了,如非被那女人忽悠,自己也鬼迷心竅,怎會落到現在跑路境地?

今日較量,霍商隱和汪翹楚狼狽撤離,一門二虎三財神又都站在葉凡陣營,趙紅光嗅到了一股凶險。

他清楚,楊靜蕭一事,葉凡肯定不會放過自己。

所以他隻能趁著葉凡招待客人這個時間差,最快速度跑去龍都躲起來,然後再找機會出境遠離神州。

“嘎——”

半小時後,趙紅光車子停在一個十字路口,等待六十秒的紅燈。

隻要過了這個路口,就能上機場高速,然後就可以直接抵達中海機場。

他機票和護照全都準備好了,就等進入機場脫身。

紅燈一滅,綠燈亮起。

商務車啟動。

“撲——”

就在這時,左側突然一輛貨櫃車拐了過來,動作利索擋在商務車的前麵。

同時一個承接橋落了下來。

“砰——”

在趙紅光他們臉色钜變時,後麵一輛白色悍馬狠狠碰撞,頂著商務車死命往前一衝。

商務車哐噹一聲,被白色悍馬推入了貨櫃車裡麵。

車子一進去,兩個人就從白色悍馬跳出,丟掉承接橋然後迅速關閉鐵門。

趙紅光他們頃刻變成甕中之鱉。

不給路人反應時間,貨櫃車一踩油門就轟隆隆離開。

白色悍馬中,黃震東叼著一根雪茄,一邊打著遊戲,一邊淡淡開口:

“黑狗,讓他們好好蒸桑拿,不過記得活口,凡哥有用……”

在趙紅光被死死鎖在鐵軌絕望時,林七姨和林騰飛也在桃花島入口被人攔下。

林騰飛瞪著眼睛喝道:“你們攔我乾什麼?知道我媽是誰嗎?”

“攔我們的車,你們有證件嗎?”

林七姨微微昂頭,擺出副局的態勢。

幾名警員上前。

一個平頭青年看著林騰飛開口:

“你好,我是中海警局周華傑,這是我的證件。”

周華傑正是楊劍雄親信,上次在醫院幫葉凡對付過馬伕人。

證件無誤。

林七姨神情一冷:“有什麼事?我們犯法了嗎?”

帶頭警員問出一句:“請問你們認識葉凡嗎?”

林騰飛本能迴應:“不認識!”

“對,對,不認識。”

林七姨也一口否認,雖然葉凡厲害,但終究靠彆人,而汪少是實打實世家子弟,她們得罪不起。

周華傑追問一聲:“你們真不認識葉凡?”

林七姨和林騰飛母子毫不猶豫搖頭:“真不認識!”

“撲通!”

幾名警員一湧而上,直接把林七姨和林騰飛按倒。

兩副手銬也啪一聲給她們戴上。

動作乾脆粗暴。

“你們乾什麼?乾什麼?”

林七姨怒不可斥:“你們抓我們乾嗎?銬我們乾嗎?”

林騰飛也吼叫不已:“信不信我媽一個電話剝了你們的皮?”

“葉凡先生三天前報案,說有竊賊趁著他跳水救人,把他的奧迪從中海大橋偷走。”

周華傑冷笑一聲:

“你們跟葉凡先生不認識,我們有理由懷疑你們是竊賊……”

“你們有權保持沉默,但所說一切將作為呈堂證供。”

“來人,帶走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