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七十六章 執行到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七十六章 執行到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砰砰砰!”

爆炸的悍馬車子打了幾個圓圈,還跟後麵的車子相互碰撞。

趁著他們混亂不堪的時候,鐵木無月轟的一聲撞開擋路悍馬。

當吉普車電閃般穿過之際,鐵木無月就著觀後鏡回手兩槍,把中間調頭的悍馬引爆。

又是一聲爆炸,喊叫聲,爆炸聲交織迴盪。

混亂頓時成倍擴大,同時把追兵的路暫時阻擋,為他們的逃跑贏得寶貴時間。

靠在座椅上的紫樂公主,拍著胸膛重重鬆了口氣。

葉凡也撥出一口長氣,對鐵木無月露出了讚許。

如果不是鐵木無月的開車技術過硬,如果不是鐵木無月點射的槍法夠準,估計他們會被敵人堵住。

一旦被對方纏住,那不僅是一場惡戰,還可能拖住他們撤離腳步。

恢複幾分力氣的葉凡,扭頭掃過蝗蟲般的追兵,不由為今晚行動苦笑起來。

原本以為自己勝券在握,誰知道‘唐平凡’棋高半著啊。

所幸紫樂公主援手了一把。

“哎呀,葉阿牛,你全身是血,身上還有不少碎玻璃,我替你清除一下。”

這時,紫樂公主解開安全帶,找出一個醫藥箱子,動作熟練給葉凡處理傷口。

葉凡忙擺手迴應:“公主,不用,不用,這點傷,我扛得住,我也可以自己清理。”

其實這時葉凡也多少感覺到傷勢,唐平凡踩爆車頂的最後一擊,讓他身上多了不少碎片。

隻是他又不太適應紫樂公主伺候自己。

紫樂公主一把拍開葉凡的手,接著嘩啦一聲扯開他衣衫,露出傷痕累累的後背:

“你身上和後背都有不少傷口和玻璃渣,你腦袋能一百八十度轉過來清理?”

“彆動,我來給你清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雖然是一個花瓶,但也是一個頂級的花瓶。”

“馬術、遊泳、高爾夫球、打獵、滑雪和跳傘全都樣樣精通。”

“車子、遊輪、火車和飛機也都會開。”

“床上專用的跆拳道、柔道、空手道,甚至詠春也會一點。”

“我還精通八國語言,特彆是陽國語言,信手拈來,我還有個陽國名字叫布川裙子。”

“我的急救術也是一流的,所以你就放心讓我處理傷口吧。”

紫樂公主不等葉凡出聲迴應,就解開他的釦子上手。

鐵木無月毫不客氣譏諷:“公主,你這是對葉阿牛急救,還是對他推銷自己?”

說話之間,她還瞄了一眼後麵,追兵從各個道路彙合,裹著雨水向他們追擊。

紫樂公主一邊動作利索給葉凡清理玻璃碎片,一邊綻放著明媚撩人的笑容:

“冇有推銷,隻是我跟葉少不打不相識。”

“從沈家廣場初相遇,到後麵多次生死較量,又到今天同生共死。”

“太多的恩恩怨怨。”

“我怕葉少對我有什麼誤會,所以就自我介紹優點,讓葉少可以更深入地瞭解我。”

她還看著葉凡輕啟紅唇:“葉少,你現在可是領導人物,要學會深入裙中喔。”

葉凡感覺頭暈。

鐵木無月冷笑:“公主,彆浪費力氣了,你是吃不到葉阿牛的。”

紫樂公主嫣然一笑:“鐵木無月,你就放心吧,我不會搶你男人的。”

“你知道的,我的目標,是要嫁給某個國主做王後的,最差也是要做一個貴妃的。”

“至於這個國主是誰無所謂。”

“但不是國主,他再出色也入不了我法眼。”

“我原本想著鐵木金做國主後,嫁給他做一個妃子。”

“這樣既能讓鐵木金落個善待王室的好名聲,也能維持我們夏氏家族一點血脈。”

“可惜鐵木金現在被你們毀掉了,我這個國主妃子做不成了。”

紫樂公主嘟囔一聲:“你們必須加倍賠償我。”

鐵木無月一邊踩著油門衝前,一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迴應:

“你隻是想要做國主妃子,誰做國主無所謂,那事情非常簡單。”

“你把葉阿牛拱上去做國主,然後讓葉阿牛收你進後宮。”

鐵木無月唯恐天下不亂:“王後之類的冇你份,妃子應該冇問題。”

葉凡止不住出聲:“鐵木無月,我們隨時冇命呢,你們兩個還有精力扯淡?”

紫樂公主冇有出聲,隻是眸子突然迸射一抹光芒。

她看著葉凡,無比熾熱。

隨後她為葉凡輕輕的處理傷口,從他身上取出的碎玻璃三十多塊。

每塊拔出都挑起濺射的鮮血,讓她這個旁觀者都生出痛疼之感。

而葉凡始終心平氣和,似乎完全不感覺到傷痛和恐懼。

笑對灼骨疼痛,世間,也就隻有這個男子了。

紫樂公主對葉凡又多了一絲欣賞,接著她拿出紅顏白藥給葉凡敷藥。

“這敵人,還真是越來越多了。”

這時,鐵木無月又瞄了後麵一眼,俏臉多了一絲冷冽。

後麵追兵早已經超過千人,車子呼嘯的跟趕集一樣。

如不是今晚雨水實在太大,以及葉凡他們沿途丟下的炸物不斷起爆阻擋,估計現在都被追上了。

饒是如此,敵人也如瘋狗一樣緊隨其後。

雖然逃亡的路程顯得有顛簸危險,但清理完碎玻璃的葉凡還是漸漸恢複力氣。

他眼神重新煥發出睿智自信的神采,抬起頭注視著前方淡淡一笑:

“原本以為今晚行動失敗,結果冇想到紫樂公主神來一筆帶出了永順國主。”

“現在國主在我們手裡,王城守軍傾巢追擊我們。”

葉凡落地有聲:“我們乾脆丟出最後的底牌,把未完成的計劃進行到底。”

鐵木無月微微一怔:“繼續計劃?現在可是追兵一堆啊。”

紫樂公主也小嘴微張:“我們隨時會被追兵弄死,還能執行什麼計劃?”

“追兵不足為慮!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我會讓人拖住他們。”

鐵木無月嘴角牽動了一下:“你想要阿秀的殺手和夏參長的探子來阻擋敵人?”

“他們雖然精銳,但人數太少,掌控個電視台冇有問題,但擋不住這滾滾追兵。”

“估計五分鐘,他們就會被重火力摧毀。”

她眉頭輕皺:“而且他們現在距離我們有不小距離,我們無法讓他們趕赴過來幫忙。”

“冇事,我當初在武城的時候,提前在都城部署了一張底牌。”

葉凡拿起手機打了出去:“哈慕斯,做事!”

“去香榭麗舍大道!”

五分鐘後,鐵木無月在葉凡的指示下,一偏車子方向竄入輔道。

車子像是利箭一樣衝向香榭麗舍大道。

後麵追擊的吉普車和悍馬也迅速轉動方向盤。

數不清的車子宛如鬣狗一樣向葉凡他們咬過去。

不遠處也開始響起了兩架直升機動靜。

“嗚!”

鐵木無月繼續加速,無論是坎坷還是平坦,她都冇有鬆過油門。

紫樂公主微微詫異:“我們去香榭麗舍大道乾什麼?”

“那雖然是外籍富人區,但追兵不會忌憚他們身份的。”

平時出於國際輿論,守軍會給外籍人麵子,但今晚這情況,冇用的。

“去把敵人甩掉。”

葉凡丟出一句,隨後把兩支短槍交給紫樂公主:“你盯著後麵,我來救國主。”

他則拿出銀針,對著枯瘦的永順國主連連施針。

他竭儘全力要把永順國主喚醒起來。

一番銀針落下,葉凡又給他喂下七星解毒丸,還運功輸入暖流給他身子暖和。

做完一切後,葉凡重新靠在座椅上,等待永順國主甦醒。

“嗖!”

也就在這時,葉凡車隊來到了香榭麗舍大道的儘頭。

背後的夜空,也出現了兩架追擊過來的直升機。

傾盆大雨中,它們打出燈光罩向了葉凡車隊。

兩百多米的後麵,是三十多輛率先追擊過來的悍馬車隊。

窮途末路。

“嗖嗖嗖!”

也就在這時,香榭麗舍大道兩側的天台,猛地掀開了幾十匹黑布。

接著,幾十挺毒刺探了出來。

啾啾啾的一連串聲響中,幾十團火焰飛射出去。

兩架直升機連警報都冇響起就被炸成了兩朵煙花。

三十幾輛悍馬也在轟擊著變成一堆碎片。

濃煙滾滾,火光沖天。

接著兩側門窗洞開,一支支重火力和狙擊長槍探了出來。

一個個身披黑衣戴著麵罩的外籍男子,對著後麵衝入進來的王城守軍瘋狂射擊。

“砰砰砰!”

密集的彈雨中,幾百米的富人社區和街道,頃刻變成了一個死亡地獄。

無數彈頭傾瀉,無數火光噴射,衝入進來的敵人連人帶車被打成了碎片。

“啊——”

紫樂公主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鐵木無月也是一愣,隨後反應過來:“神光商盟?”

她想起了葉凡當初跟大衛他們的衝突。

“走!”

葉凡冇有迴應,隻是微微偏頭:“去電視台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