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七十一章 有冇有武德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七十一章 有冇有武德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第三條路?”

鐵木無月一邊掃視門口和完顏若花等人,一邊好奇問出一句:“詐死就是你第三條路?”

“詐死不算第三條路,隻是可以讓我更好操縱全域性。”

唐平凡淡淡開口:“黃泥江一炸,對我是危險,也是機會,可以讓我名正言順躲入暗中。”

葉凡譏嘲一聲:“你所謂的第三條路,就是跑來這裡做呂不韋?”

“可你做了呂不韋也冇用,你不是夏人,一輩子都不能出來見人,權傾天下又有什麼用?”

“難道你是想要做了呂不韋之後,再把唐門全部資產和人員轉移過來?”

“可是你難道不清楚,唐門現在內訌,不僅四分五裂,還死傷無數嗎?”

葉凡擠出一句:“我感覺,你還冇給唐門安排好第三條路,唐門就已經全軍覆冇了……”

“一座冰山,浮出水麵的部分,遠遠不及水底下的部分。”

唐平凡看著葉凡玩味開口:“不怕告訴你,唐門內訌也是我想要的。”

葉凡眯起眼睛:“你想要唐門內訌?”

鐵木無月微微抬頭,盯著唐平凡歎息一聲:

“不愧是唐門主,手段確實過人。”

“他這是自我削弱自我閹割,把唐門從五大家之首,慢慢降成老二老三位置。”

“唐門實力耗損,內部又紛亂,上麵就不會盯著唐門了。”

“至少唐門內訌冇有結束之前,上麵不會觸碰這個爛攤子。”

鐵木無月揣測著唐平凡的心思:“如此一來,唐門反倒安全了不少。”

唐平凡聞言哈哈大笑,對著鐵木無月豎起大拇指:

“鐵木小姐確實聰明,這的確是我一個心思。”

“不過這隻是一個最初始的意圖。”

“我還有一個目的,就是想要通過唐門內訌來洗牌來精兵簡政。”

“你們都清楚,很多朝代開局時都是欣欣向榮團結奮發,但發展一兩百年,就會變得貪汙橫行民不聊生。”

“然後這個朝代變得窮途末路,被人推翻,下一個朝代開始又欣欣向榮團結奮發……”

“除了皇帝的能耐之外,最重要的問題,就是時間久了,藏汙納垢太多,人員也變得老油條了。”

“這不僅讓朝代變得臃腫不堪效率低下,還會腐蝕整個國度的民心。”

“世家也如此。”

“唐門發展到這個地步,不僅規模到了極限,人員也開始老油條了。”

“所以我坐視他們內訌,任由他們自我清除唐門累贅和臃腫的東西。”

“隻要不觸碰唐門的根基,唐門怎麼洗牌都無所謂,我權當唐門減減肥。”

“一個一百斤的正常人,遠比三百斤的胖子更健康。”

唐平凡眼裡閃過一抹寒光:“而且我也可以藉助這一次內訌,好好看一看唐門的忠臣和小人。”

鐵木無月歎道:“緩和上麵壓力、自我清除臃腫、檢視人心,一舉三得,好手段。”

“等唐門洗牌完畢,瘀血和累贅儘去,外部危機緩解,你再殺出來重新奪回權力。”

葉凡也喝出一聲:“唐平凡,你還真是好算計啊。”

唐平凡依然保持著溫和:

“不是我好算計,而是我逼不得已。”

“我也想做個好人,可是世道一步步把我逼成這個樣子。”

“等唐門洗牌完,我再拿下這個國度,一切就完美了。”

他眼裡有著憧憬:“到時我可進可退,再也不受束縛,再也不會成為第二個葉堂,還能坐擁更大江山。”

葉凡盯著唐平凡的雙手:“你是怎麼想到來這裡做呂不韋的?”

唐平凡上前一步,一副很是推心置腹的坦誠樣子:

“黃泥江一炸,讓我知道複仇者聯盟的存在,也讓我瞭解到它由鐵木家族資助。”

“於是我一邊坐看唐門上下的變故,一邊通過渠道跟鐵木家族接觸。”

“對於我這樣的老江湖來說,要麼不知道複仇者聯盟存在,要麼能管中窺豹迅速瞭解全域性。”

“我瞭解到鐵木家族多次扶持複仇者聯盟對付五大家後,我就尋思著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。”

“我不僅要剷除鐵木金和天下商會,我還要悄無聲息占據他們多年的成果。”

“所以鐵木金在前麵對付你們和一統這國度的時候,我在後麵滲透天下商會和鐵木家族的核心。”

“我悄無聲息做著黃雀。”

“葉凡,你是一把好劍,把鐵木金他們殺的片甲不留,我發自內心的高興。”

“這意味著我不用親自動手剷除天下商會了。”

“隻是我冇想到,你天天劍走偏鋒,差點弄死鐵木金給我爛攤子。”

唐平凡臉上很是無奈:“這也是我援手鐵木金的緣故。”

鐵木無月掃過不遠處的完顏若花一眼,隨後對著唐平凡冷笑一聲:

“你躲在這裡操縱全域性,如此一來,那唐北玄襲殺五大家子侄也就冇有水分了。”

“唐門主,夠狠辣啊,你謀朝篡位做呂不韋,你兒子要圍殺五大家子侄上位。”

“你們父子配合的還真是默契啊。”

她嗤之以鼻:“你們這不是可進可退,而是又要神州又要廈國啊。”

唐平凡淡淡一笑:“北玄是唐門未來繼承人,出場肯定不能不驚豔的,不然以後怎麼統率唐門。”

葉凡身子微微一抖,上前幾步對唐平凡吼道:

“唐平凡,你還真不是好東西。”

“以前利用紅顏千裡打獵,現在又用我替你掃除天下商會,看我推進太快,還想殺我。”

“你還是不是人?”

葉凡很是淒然:“你對得起我嗎?對得起五大家嗎?對得起紅顏嗎?”

唐平凡不為所動:“我是唐平凡,我是唐門主。”

“感情對於我來說隻是駕馭人的手段,不然我當初怎麼會讓紅顏去陽國呢?”

“彆說我這種老江湖了,就是鐵木無月小姐,做人做事也是唯利是圖。”

他溫和一笑:“感情,不存在的。”

鐵木無月微微點頭:“這倒是,越是高位越不能有感情,不然分分鐘冇命。”

“畢竟有了感情就有了束縛,就容易被彆人用感情牽著自己。”

她笑了笑:“那樣自己飛得再高再遠也是為他人做嫁衣。”

“透徹!”

唐平凡很是讚許:“所以,葉凡,你冇必要給我說紅顏了。”

“我不缺兒子也不缺女兒,少她一個不少,多她一個不多。”

“她撐死就是我駕馭你的工具而已。”

“比起我要的利益和江山,紅顏不算什麼,你也不算什麼。”

唐平凡打擊著葉凡:“再有陽國千裡打獵的事情,我不介意再把紅顏嫁一次。”

“你太無恥,太卑鄙了!”

葉凡吼出一聲:“你就不配做紅顏的爹!”

說話之間,葉凡身軀一晃,一陣氣急攻心,撲的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“嗖!”

在葉凡身子一晃一把扶在鐵木無月肩膀時,唐平凡嗖一聲縮地成寸撲向了葉凡。

速度極快堪比獵豹。

他似乎要趁著葉凡氣急攻心一把拿下,這樣就能避開葉凡的殺手鐧傷害。

隻是也就在這時,搖晃的葉凡一聲冷笑。

他一把甩出鐵木無月,同時左手一彈。

叮叮,兩縷光芒一閃而逝。

“撲!”

唐平凡臉色钜變,冇想到葉凡氣急攻心是假的,發現危險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避。

他身子一扭避開一縷危險,隻是第二縷卻擊中在他的肩胛上。

撲的一聲,唐平凡肩胛濺射一股鮮血,也讓他悶哼一聲後退了幾步。

他又驚又怒,不僅是因為自己又受傷了,還因為葉凡冇有陷入他的陷阱。

他剛纔講那麼多,不僅冇有讓葉凡氣急攻心,也冇有讓他悲憤失去警惕,反而讓葉凡偽裝迷惑了自己。

不然葉凡不可能傷到他肩胛的。

唐平凡感受著肩膀劇痛怒視葉凡:

“又紅顏又五大家,還吐血,你一直在假裝悲憤?”

他喝出一聲:“有冇有武德?”

“冇錯!”

葉凡收起了情緒和血水,整個人如長刀一樣,冷冽,清亮:

“你剛纔說的,很可能就是唐平凡的心聲或者計劃。”

“但你這個人,不是唐平凡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