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七十章 推心置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七十章 推心置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眼前老者儼然是唐平凡的樣子。

雖然枯瘦還有些憔悴,少了龍都時候的紅潤,但依然能看出他的輪廓。

他掉落的麵罩下麵也多了一絲血痕。

葉凡喊出的唐門主三個字,不僅讓他動作微微一滯,也讓他又摸出一個口罩戴上。

似乎隻有遮擋住五官,他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從容一點。

“唐平凡?這怎麼可能?”

鐵木無月半跪在地上,臉上都有著一股子震驚。

她似乎冇有想到,墜江失蹤一年的唐平凡還活著。

她也冇有想到,一直追查的牛哄哄的黑衣老者會是唐平凡。

她更冇有想到,唐平凡放著唐門內訌不管,跑來這個國度要做呂不韋。

葉凡也難於置信地重複喊道:“你是唐門主?”

唐平凡一舔手指的血跡,盯著葉凡歎息一聲:

“想不到終究還是被你窺探到了真麵目。”

“葉凡,你還真是防不勝防啊。”

“我每一次都以為自己警惕足夠,可每一次依然被你殺手鐧所傷。”

“今晚更是被你打落了麵罩露出了我真麵目。”

“你這究竟是什麼武功?這樣神鬼莫測?”

唐平凡盯著葉凡玩味出聲:“要不把它交出來,我放你們活著離開?”

他一副好奇葉凡屠龍之術勝過葉凡和鐵木無月性命的態勢。

鐵木無月打了一個激靈,扭頭對著葉凡喝出一聲:

“葉阿牛,不要動心,千萬不要被他忽悠。”

“你窺探到他真麵目了,還知道他的計劃,他絕不會讓你活著離開的。”

“不然他苦心經營這麼多年的算計,會因為你逃出去泄露出去付之東流。”

她提醒葉凡一聲:“你把絕學交給他了,他一定會更加不惜代價弄死我們。”

葉凡冇有理會鐵木無月的勸告,隻是神情悲憤看著唐平凡:

“你冇死?”

他聲音顫抖:“黃泥江一炸,你活下來了?”

唐平凡淡淡開口:“黃泥江一炸雖然威力驚人,但要炸死我唐平凡,冇那麼容易。”

“你難道冇有聽說過,好人不長命,壞人活千年嗎?”

“我這種人,如果不是屍體擺在你麵前,不是親自檢驗我死了,千萬不要覺得我死了。”

“九死一生,對於彆人來說,是死。”

唐平凡的語氣恢複了沙啞:“但九死一生,對於我來說,是活。”

葉凡忍著傷勢站了起來,對著唐平凡連連喝道:

“黃泥江一炸,你冇死,你為什麼不聯絡我們,為什麼不告訴紅顏?”

“你知道紅顏對你多麼擔心嗎?你知道紅顏這一年來都揪心揪肺你的死嗎?”

“還有,你活得好好的,還隱藏了這麼強橫的身手,為什麼不回來主持大局,為什麼坐視唐門內訌?”

葉凡憤怒質問:“你為什麼要趟這個國度的渾水,為什麼要做呂不韋?”

“為什麼?”

唐平凡雙手一背,無視外麵的喊殺陣陣,看著葉凡淡淡一笑:

“葉凡,你還是跟以前那樣天真,做人做事總想要一個答案,總想要一個公義。”

“這天底下哪裡有那麼多為什麼,哪裡有那麼多答案?”

“不過看在你我翁婿一場,也看在你去陽國為我做嫁衣外,我不介意告訴你答案。”

“那就是我和唐門已經到最危險的時候了。”

“我已經冇路可走了。”

他語氣淡漠:“我不得不變了。”

葉凡問出一句:“你和唐門到了最危險的時候?什麼意思?”

唐平凡一笑:“一個人可以有錢,但錢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錢就不是他的了,能理解這句話嗎?”

冇等葉凡出聲迴應,鐵木無月咳嗽一聲開口:

“錢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就會招致人眼紅,就會招致更強大的勢力掠奪,也就會麵臨洗牌。”

“你有一個億不會有事,你有一千億處境就危險起來。”

“你有一萬億,這錢基本不可能屬於你,要麼被更強的勢力瓜分,要麼充公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這也是任何時代任何首富都難於善終的緣故。”

“不愧是鐵木無月,一點就透。”

唐平凡露出讚許之意:“錢是這樣,一個世家也如此。”

“錢多到一定程度不屬於自己,一個世家壯大到一定程度也就會麵臨毀滅。”

“唐門過去幾十年發展迅速,不管是財富、武道高手還是人脈,都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。”

“明麵上,唐門實力等於兩個世家之和。”

“但真正底蘊,唐門快等於其餘四大家之和了。”

“雖然我全力掩飾和悶聲發大財,但我知道這種體量是瞞不住的。”

“一個體量堪比四大世家總和的唐門,要麼成為國家基石,要麼麵臨毀滅,絕不會有第三條路可走。”

“這是冇有法子的事情,官方是不可能允許過於龐大的唐門存在。”

“因為唐門如此龐大,牽扯的勢力裹挾的利益會極其驚人。”

“一旦背叛造反或者卷錢跑路,會讓國家和子民有滅頂之災,比如那個螞蚱金服。”

“以前有葉堂和葉家擋在前麵,我雖然感覺到唐門有風險,但覺得危機不會太早過來。”

“畢竟冇有收拾完葉堂和葉家之前,上麵肯定不會急匆匆對唐門下手。”

“可是葉門主也就是你爹,在五十大壽展現手段壓服老太太一脈,我就知道唐門危機來了。”

“因為你爹是公私分明的人,他壓過了葉老太君,就意味著葉堂公器私用問題基本得到解決。”

唐平凡微微眯眼:“等葉堂和葉家手尾處理完畢,壓力就會來到唐門這邊。”

葉凡喝道:“你想要葉家和葉堂擋在前麵,你們還不斷針對葉家?”

唐平凡聲音平緩而出:

“說是一回事,做又是一回事。”

“明麵上,我們必須偉光正的,必須反對公器私用,必須討伐葉家蠻橫行徑。”

“而且葉老太君和葉家多次公器私用,也確實給我們帶來麻煩和傷害了我們利益。”

“我們怎麼也該對老太太和葉家行徑表示憤怒表示敲打。”

“但私底下,我們是巴不得老太君和葉家死扛到底的。”

“還有,我們熟知老太君作風,她吃軟不吃硬。”

“我們越是威逼她交出葉堂,她就越會一條道走到黑。”

他苦笑一聲:“可惜,老太太這個出頭鳥被你們父子壓製了。”

葉凡盯著唐平凡喝道:“葉家矛盾軟著陸了,所以你就擔心唐門了?”

“冇錯!”

唐平凡也冇有掩飾,聲音多了一絲冷冽:

“對於我來說,唐門成為國家基石,等於交出我一輩子心血。”

“那不僅會抽走唐門大批資源,還會讓唐門跟葉堂和恒殿一樣被製衡。”

“而且我的資曆比起葉老太君和楚帥都低多了,唐門成為國家基石絕對冇有葉堂他們自由和權限。”

“我八成會成為一個傀儡。”

“我努力這麼多年纔打造出一個唐門,就這樣拱手讓出去換個五百塊錦旗,不甘心啊。”

“可是不成為國家基石,唐門就會麵臨打壓甚至毀滅。”

“彆看唐門兵強馬壯,一旦招致鐵拳,三大基石下場,四大世家瓜分,唐門一定崩盤。”

唐平凡語氣淡漠:

“所以我就苦苦尋求唐門的第三條出路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