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六十八章 要做呂不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六十八章 要做呂不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是你?”

葉凡眼皮瞬間一跳,辨認出是黑衣老者的聲音。

他心裡止不住一沉。

今晚不管有冇有陷阱,局勢都會因為黑衣老者存在而改變。

他的強大和霸道,足夠阻擋葉凡許多計劃。

所以葉凡第一時間一按口袋的按鈕給鐵木無月示警。

接著他依然沉穩踏前了幾步,望向漸漸掀開的金色布幔。

視野中,一張龍床上,躺著一個麵容憔悴雙眼塌陷的金衣男子。

一看就是久病多日生機薄弱的主。

毫無疑問,他就是永順國主了。

在永順國主的旁邊,坐著一個頭髮盤起雍容華貴的華衣女人。

瓜子臉,大長腿,雙眼妖媚,紅唇鮮豔,給人說不出的魅惑。

這女人顯然是完顏若花了。

不過最吸引葉凡眼睛的,是她凸起來的肚子。

懷孕了。

葉凡閃過一絲戲謔,這有點意思。

而完顏若花的背後,則是葉凡熟悉的黑衣老者。

葉凡嘴角牽動了一下,左臂蓄著力量,望著黑衣老者淡淡開口:

“想不到又見麵了。”

“這世界還真是小啊。”

“你算是我平生最大的敵人了,估計你都有天境實力了。”

“你這樣的人,應該早就脫離低級趣味,更不會寄人籬下。”

“可冇想到,你一而再再而三給鐵木金賣命。”

葉凡感慨一聲:“真是讓我失望啊。”

黑衣老者也冇有馬上出手,坦然迎接著葉凡目光迴應:

“給鐵木金賣命?你高看他了,也低估我了。”

他哼出一聲:“彆說鐵木金了,就是鐵木刺華都不夠資格讓我賣命。”

葉凡淡淡追問:“不給鐵木金賣命?那你救他乾什麼?你今晚出現在這裡乾什麼?”

黑衣老者揹負著雙手,沙啞聲音歎息一聲:

“我救鐵木金援手天下商會,不是我要給他賣命也不是我欠他人情。”

“而是你推進太快了,快到讓我手忙腳亂,快到讓我部署全部打亂。”

“你緩上半年再滅天下商會,我絕對不會捲入你們恩怨。”

“哪怕你當著我的命砍了鐵木金屠了鐵木家族,我也不會對他們有半點援手。”

他輕輕搖頭:“可惜,你太快了,快到讓我無奈,快到讓我不得不出手。”

葉凡聞言一愣,隨後微微眯眼:

“你援手鐵木金,不是有什麼交情,而是忌憚我推進太快?”

“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,你有自己一股勢力在這國度興風作浪?”

“隻是你的勢力還冇對這國度徹底滲透和把控,所以你不希望我過快弄死鐵木金坐穩天下?”

“畢竟我取代了鐵木金還坐穩了天下,就會成為這個國度的龐然大物,也會成為你最棘手最強大的敵人。”

“跟我硬剛打一場惡仗,你更希望我跟鐵木金相互耗損,鬥個兩敗俱傷,讓你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葉凡反問一聲:“是不是這樣?”

“真是一個聰明的孩子。”

黑衣老者輕笑一聲:“我的意圖,你一猜就中。”

“冇錯,對這個國度,我有自己的大棋。”

“在我的計劃中,鐵木金和天下商會遲早要剷除,但絕對不能這麼快滅亡。”

“冇了鐵木金和天下商會擋在前麵,我要麼早早冒出來跟你死磕,要麼眼睜睜看著你蠶食全部利益。”

他語氣淡漠:“所以我不能允許你輕飄飄弄死鐵木金,砸了天下商會的場子。”

葉凡笑了笑,望向不遠處的完顏若花:

“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,這完顏若花是你的棋子之一。”

“鐵木金還真是可憐,你都把棋子安排在他身邊了,甚至想著吸收他的血肉崛起。”

“可他對你不僅冇有半點警覺,反而對你感恩戴德。”

葉凡抹掉臉上的雨水補充:“看來鐵木金和天下商會不亡冇天理了。”

鐵木金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關鍵人物,三朵金花之一,是黑衣老者的棋子,不得不說鐵木金一直為他人做嫁衣。

聽到葉凡這一番話,完顏若花眸子微微眯起,迸射一抹寒光,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。

黑衣老者看著葉凡歎道:“你是一把好劍,可惜太過鋒利,而且有自己的思想。”

他輕輕搖頭:“這不好,這很不好。”

“夠痛快,夠坦誠!”

葉凡聞言對黑衣老者豎起大拇指:

“不過我有點好奇,你們怎麼猜到我要來王城?”

“我說怎麼一路進來這麼順暢,原來你們早挖了陷阱等我們過來。”

葉凡問出一句:“隻是你們怎麼判斷我今夜會出現?”

此刻外麵已經槍聲不斷,殺喊連連,但葉凡依然保持著平和。

對於現在的他來說,人越多,越混亂,反而越有生機。

黑衣老者上前一步,站在完顏若花旁邊,目光玩味看著葉凡:

“鐵木金鼠目寸光,不代表我跟他一樣愚蠢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和鐵木無月今晚來王城,但我知道你們這幾天一定會出現。”

“一個是你們兩個都喜歡劍走偏鋒。”

“沈家堡偷襲鐵木金已經說明你們兩個喜歡偷塔。”

“還有一個,就是明江守軍水淹夏參長指揮部,幾千人橫死,夏參長失蹤。”

“群龍無首,正是你們反擊的好時候。”

“可是你們卻固守不出,坐等鐵木金和沈七夜他們帶人過去。”

“你們這是明顯的聲東擊西和調虎離山。”

“所以我推斷你們要來找永順國主。”

“夏崑崙坐鎮燕門關,一旦擂台一戰勝利,取得三十萬外軍支援。”

“再加上永順國主公告天下定罪鐵木金的詔令。”

“鐵木金和天下商會根本不用一天就會人心渙散分崩離析。”

“因此不管你們會不會來王城,我都要攢緊永順國主這一張牌。”

“而且我也非常需要挾天子以令諸侯……”

黑衣老者望向完顏若花的腹部笑道:“至少,孩子出生之前,永順國主不能死。”

完顏若花微微抬頭,臉上有著熾熱,似乎預見到自己將來母儀天下。

葉凡撥出一口長氣,掃視國主和完顏若花一眼:

“永順國主中毒昏迷,雖然不至於馬上死去,但也不可能有行房能力。”

“這孩子,你的?”

“夠手段,夠魄力啊,你這大棋,不僅是下到鐵木金身上,還下到了整個國度。”

葉凡眼睛一冷:“你這是要謀朝篡位啊。”

這老傢夥所圖很大,要做呂不韋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