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六十四章 地獄空蕩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六十四章 地獄空蕩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燕門關擂台一戰前夕,夏都,風大雨大。

惡劣的天氣不僅讓繁華都市少了幾分璀璨,也讓巍峨的都城多了幾分古典和沉寂。

特彆是這兩天,權貴人士和普通子民目光都落在燕門關。

全都等待著燕門關擂台一戰,等待著夏崑崙殺出應有的威風。

在不少人心裡,燕門關一戰,不僅是揚我國威之戰,也是改變這個國度的曆史時刻。

如果夏崑崙戰敗了,不僅燕門關要丟,這個國度也要徹底變換大王旗了。

鐵木金肯定會廢掉國主徹底上位。

如果夏崑崙贏了,外軍危機化解,天下商會也將麵臨夏崑崙的幾十萬鐵騎橫掃。

雙方算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際。

這吸引了所有人目光,也讓很多人暗地裡討論勝負率。

不少境內境外的場子都開了盤口,讓燕門關一戰炒得熱火朝天。

而這個時候,最該出現的葉凡和鐵木無月,卻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都城。

兩人各自統率一支神龍山莊子弟,身穿金衣佩戴標識,裹著雨衣向王城東門走去。

雖然鐵木金不在都城,但都城還是戒備森嚴,時不時能遇見關卡。

越是靠近王城,巡邏人員和關卡越多,製高點也是鐵木高手扼守。

彆說國主出來了,就是蒼蠅都難於飛出。

距離王城兩百米的時候,戰衣和通行證已經不夠。

一個鐵木頭目站出來喝道:“黑色口令!”

身後鐵木戰兵抬起槍口指向葉凡和鐵木無月等人。

葉凡麵不改色迴應:“地獄空蕩蕩,惡魔在人間!”

鐵木頭目大手一揮:“放行!”

四周槍口瞬間馬上挪開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從容不迫帶著人通過。

很快又來到一個關卡,又一個鐵木頭目喝道:“紅色口令!”

葉凡再度喝出一聲:“關山難越,誰悲失路之人!”

鐵木戰兵再度抬手:“放行!”

葉凡和鐵木無月帶著人安然無恙通行。

隨後,他們又經過好幾處殺氣騰騰的關卡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亮出通行證和口令,鐵木戰兵又迅速把路讓開。

在走向王城東門最後五十米的時候,已經冇有關卡了,隻有廣場一樣的開闊。

在幾支巡邏隊交替而過後,前方就不見人影,鐵木無月也哼出一聲:

“鐵木金真是一個傻叉。”

“我背叛了天下商會,他改掉了我昔日的城防方案,但又用上了我的後備方案。”

“不僅讓我可以輕易進入係統修改人臉識彆參數,還能讓我掌控今晚的巡防路線和各級口令。”

“看來我過去十幾年把他照顧的太好,讓他變成了隻會武道的阿鬥了。”

她有著譏嘲:“真是讓我失望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不能說鐵木金無能,隻能說你太厲害了。”

雖然葉凡對這女人始終存在警惕,但不得不承認她天生就是統帥。

燕門關擂台一戰的局,明江群龍無首的局,聲東擊西來王城的局,全是鐵木無月一手操縱。

夏參長、鐵木金、沈七夜甚至五大家子侄,都成了這女人棋盤上的棋子。

鐵木無月硬生生從複雜紛飛的局勢中設計出今晚的四兩撥千斤。

鐵木無月嬌笑一聲:“這麼欣賞我,是不是要犒勞我一晚?”

“嘖,大戰在即,腦子怎麼還想這些東西?”

葉凡甩開女人的手指:“再說了,你怎麼看也不像是缺男人的花癡。”

“我當然不缺男人。”

鐵木無月嫣然一笑:“隻是我缺你這樣的男人。”

“可惜你已經被宋紅顏烙印了,不然我就是寧負天下人也要吃了你。”

她歎息一聲:“我現在多少有點後悔,山洞那一晚,冇有把你霸王硬上弓。”

葉凡冇好氣地開口:“嘖,說的你好像很怕紅顏一樣?你不是向來唯我獨尊的人嗎?”

鐵木無月撥出一口長氣,美麗眸子微微眯起,回想著宋紅顏恬淡的臉:

“你老婆其實跟我是同一種人。”

“隻不過我的能耐在於馭局,而她的能耐在於馭人。”

“所以我要麼跟她做朋友惺惺相惜,要麼做敵人往死裡弄死對方。”

“換成你是其她女人的老公,比如唐若雪她們,我搶了你也就搶了,不需看她們臉色。”

“但凡嘰嘰歪歪,直接弄死就是了。”

“但宋總……我冇信心弄死她,也擔心你傷心。”

她歎息一聲:“所以我跟她還是做朋友好一點。”

她的心機如果用黑不見五指來形容,宋紅顏則是莫測如萬丈深淵。

葉凡嘿嘿一笑:“知道我老婆厲害,還來撩我,豈不是找死?”

“霸占你是不行了,但偶爾吃你幾口,宋總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。”

鐵木無月笑容玩味起來:“畢竟要拴住我這一架風箏,多少還是要給我點甜頭的。”

葉凡一愣:“什麼意思?”

鐵木無月冇有跟葉凡過多解釋,話鋒一轉迴應:

“冇什麼意思,彆討論這個了,跟你說一說這兩天的戰局。”

“明江指揮部營區被淹,三千多人橫死,一千多人失蹤,夏參長也落在我們手裡。”

“十萬明江大軍算是群龍無首。”

“沈七夜和鐵木金知道後,不僅從天南行省的戰隊中分出三萬人填補,還親自下場抵達前線指揮。”

“鐵木金原本要回都城療養,夏參長一出事,他擔心天南行省大軍也出事,就過去督軍。”

“沈七夜也帶著夏秋葉和劍神他們抵達明江,取替夏參長統率十萬明江大軍。”

“鐵木金和沈七夜經過一個上午的整頓,在下午兩點的時候先後對金城和明江開戰。”

“鐵木金是壓製和牽製爲主,所以對金城攻擊並不猛烈。”

“沈七夜卻是歇斯底裡攻擊。”

“十萬明江大軍分成三批輪流攻擊,而且冇有主攻方向,八千人一個城門同時攻擊。”

“劉東旗和六千戰兵奮力殺敵,以及五大家子侄刺殺,勉強扛住了今天六次攻擊。”

鐵木無月低聲道:“不過明江六千守軍已經減員一半,全部戰死也隻能再扛一天。”

葉凡眼神微冷:“沈七夜還真是狠辣啊。”

整齊又清脆的軍靴敲地聲中,鐵木無月一邊跟葉凡並排前行,一邊跟葉凡低聲交談:

“燕門關丟了,一眾戰將和親兵背叛,印婆廢了,夏參長失蹤了。”

“十萬邊軍,現在能掌控在手裡的也就兩萬多人了。”

“沈家的經濟被我當初摧毀,存在海外的兩千億被你拿走,糧草和彈藥又被唐若雪劫走。”

“他現在跟薛無蹤和薛清幽幾乎冇有區彆了。”

“唯一不同的是,鐵木金還器重他信任他,願意給他資源扶持。”

“隻是誰都清楚,鐵木金這種人也是唯利是圖之主。”

“沈七夜他們一而再再而三拉胯,鐵木金肯定會放棄沈七夜的。”

“到時彆說天北、天西行省了,就是燕門關也不可能回到沈七夜手裡。”

“所以沈七夜要放手一戰,要在明江一戰中展現價值。”

“而且拿下明江可以讓沈七夜的財富人員得到巨大補充。”

“這就是他對明江下手狠辣的緣故。”

“他冇什麼選擇了。”

“沈七夜真是可惜了,你這一手好牌,他硬生生放棄。”

“不然他就是攝政王了。”

前行途中,鐵木無月不僅腳步不緊不慢,說話也不徐不疾,好像天底下冇有讓她慌亂的事情。

她的目光也如蒼鷹一樣一直盯著前方。

葉凡淡淡一笑:“命!”

鐵木無月微微張啟紅唇:“確實是命,相信你對他有所安排了。”

“不過出於明江戰局的安全考慮,我覺得你該把西不落放出來。”

她提醒一句:“特彆是今晚都城钜變,會讓沈七夜他們變得更瘋狂。”

葉凡想到汪清舞等人安全毫不猶豫點頭:“好,我今晚就讓人放出西不落。”

鐵木無月淺淺一笑,很是喜歡男人聆聽她建議的態勢:

“對了,燕門關的擂台一戰已經搭建,明天下午三點進行對戰。”

“五百名燕門關守軍和五百名三國聯軍一起佈置。”

“雖然是做做樣子,但為了吸引住所有人目光,還是要全力以赴。”

“唐北玄和他同夥影子還冇有找到,不過宋總已經讓黑水台全部投入搜尋。”

“但在擂台一戰之前能不能挖到唐北玄線索不好說。”

“鐵木金的性子和作風,我還是能輕易把握的。”

“這唐北玄狡猾如蛇,一時窺探不到他對擂台一戰的部署。”

“但可以預見,他要麼不出手,一旦出手,絕對是雷霆萬鈞。”

她話鋒一轉:“我覺得,你可以讓唐若雪幫忙挖出唐北玄……”

葉凡身軀一顫,冇有出聲,隻是望向前方。

王城東門,到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