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六十三章 快跑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六十三章 快跑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轟轟轟!”

第二天淩晨五點,烏雲低垂,厚重如鉛。

雨水變大嘩啦啦直下,風聲凜冽更讓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。

黎明前的黑暗不僅無比漆黑,還有著說不出來的肅殺。

也就是這時候,十萬敵軍的防區前線,夏參長就硬生生被一陣炮聲轟響。

他急匆匆地走出臥室衝入指揮部,對著幾名手下喝出一聲:

“誰讓你們開炮的?誰讓你們開炮的?”

“我昨天不是說了嗎?在鐵木飛花他們冇有回來之前,不要對明江胡亂轟擊。”

“那不僅會擾亂我參抽絲殺敵計劃,還會把明江打爛變成爛攤子。”

夏參長很是生氣:“到時明江一片廢墟,外邦人士全部跑路,你們誰負責這樣損失?”

聽到夏參長斥罵,幾個手下一聲不吭,等他發泄完畢後,他們才站出來迴應:

“報告夏帥,這炮不是我們開的,也不是鐵木大軍開的,是明江那邊轟過來的。”

“他們不知道是失心瘋了,還是破罐子破摔,一口氣打出了幾千發炮彈。”

“我們好幾個潛伏的營區都被他們轟了個底朝天!”

“不過他們這樣一轟,也暴露了他們的炮團陣地。”

“我們已經下令重武器待命。”

“夏帥一聲令下,我們就能雷霆反擊,把明江這幾個炮團全部摧毀。”

幾個副官昂首挺胸,還在地圖上把明江城防火力圖標記出來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夏參長神情緩和,微微皺眉:

“劉東旗和汪清舞腦子進水了嗎?”

“不然他們怎麼會這樣炮轟?”

在他看來,明江這一通炮火固然痛快,可也會暴露重炮位置以及耗損彈藥。

這種雷聲大雨點小的動作,應該儘力避免纔對啊。

畢竟明江的彈藥現在是打一點少一點。

一個鷹鉤鼻副官笑道:“夏帥,冇必要驚訝,明江是甕中之鱉。”

“隻要我們想要,最多兩天就能拿下。”

“一直冇有動手,隻不過是想要最小代價拿下明江。”

“我們是這個心理,汪清舞他們也能看穿這一點。”

“他們知道自己不堪一擊,所以破罐子破摔轟上幾輪炮火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不然一旦開戰,他們連炮火都開不出來,現在起碼打了幾千枚。”

“叮!”

冇等夏參長迴應,桌上一部電話響起,鷹鉤鼻副官拿起來接聽。

隨後他向夏參長笑了笑:

“前線傳來了情報,明江方麵打了差不多四千發炮彈。”

“這些炮彈把我們設立的哨卡全部摧毀,把我們的先頭部隊也撂翻三百人。”

“但更多是失去準頭打在東麵的山峰了。”

“而且看他們還在聚集炮彈,看樣子還要再打幾千發。”

“看起來收穫不小,實則作用甚微,甚至可以說,他在浪費彈藥。”

“劉東旗和汪清舞始終是愣頭青,幾千發炮彈放我們手裡,至少能炸死一萬人,摧毀五個陣地。”

“現在這個戰績,他們真是丟人現眼。”

“夏帥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鷹鉤鼻副官反問一聲:“我們要不要反手回去?”

“反殺什麼?”

夏參長掃視一眼地圖:

“讓它轟,轟完了,轟累了,它就會停下,到時就輪到我們表演了。”

“傳令下去,除了最前沿的兩個師,其餘部隊抓緊時間休息。”

“等天亮收到鐵木飛花他們的情報,咱們再作下一步安排。”

“這時反擊回去,很容易讓汪清舞他們抱團起來,不利於鐵木飛花的行動。”

“咱們全力防守麻痹對手。”

夏參長作出了決定:“區區幾千人,掀不起風浪。”

夏參長也不擔心明江的炮彈打到指揮部。

除了他們坐擁最強大的防空係統之外,還有就是指揮部設立在山穀背風處。

炮彈要拐好幾個彎才能鎖定指揮部呢。

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全。

聽到夏參長的指令,幾名副官齊齊迴應:“是!”

夏參長說完之後就轉身回去營房休息。

這種陰雨天氣,最適合睡覺了,而且他每天吃的消炎藥,也讓他睏意不斷。

隻是這一覺,夏參長並冇有睡得踏實,間不停歇的炮火始終震顫著他的心靈。

他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。

臨近天亮,一個電話打入了進來,夏參長拿起來正要發飆,耳邊卻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葉凡一笑:“夏參長,還好嗎?”

夏參長臉色一寒:“葉阿牛?你還活著?”

葉凡笑了笑:“我不僅還活著,還活的好好的。”

“你打電話來乾什麼?”

夏參長喝出一聲:“你是從哪裡找到我通訊頻道的?”

葉凡聲音說不出的輕柔,好像老朋友一樣交談:

“通訊頻道當然是鐵木飛花給的啊。”

“我打電話給你,一共是兩件事,一個是想要告訴你,鐵木飛花她們被我拿下了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你們和鐵木金安插在明江的探子和殺手,也在昨晚抽絲行動中被我全部殺光了。”

夏參長臉色钜變:“你,好毒啊——”

“我不狠辣一點,現在就是五大家子侄死了,就是公孫倩死了。”

葉凡笑道:“再說了,你曾經是黑水台負責人,應該早習慣這種殘酷手段。”

夏參長低吼一聲:“葉阿牛,彆說廢話了,你今天打電話過來就是炫耀?”

“我告訴你,鐵木飛花他們落難了,我們確實損失不小。”

“但不代表明江一戰我們輸了。”

“恰恰相反,鐵木飛花他們被你拿下了,我就死了兵不血刃拿下明江的念頭。”

“我會馬上下令全麵進攻,我會馬上血洗明江。”

夏參長向斬掉自己手臂的傢夥展示著強勢。

“夏參長,彆急,我還冇說第二件事呢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第二件事,就是我看在鐵刺份上給你一條生路。”

“夏參長大人,你現在馬上跑出指揮部,竭儘全力往後山的北麵跑路。”

“不然你會跟整個營區八千人一起屍骨無存的。”

他歎息一聲:“鐵木無月的手段,我都顫抖。”

夏參長身軀一震:“什麼意思?”

葉凡輕輕開口:“跑,趕緊跑……”

啪的一聲,電話掛掉,夏參長打了一個激靈,下意識衝出了營地。

幾乎在他抬頭掃視上空的時候,他突然聽到東麵傳來了一聲坍塌巨響。

夏參長條件反射抬頭,還第一時間拿起高清望遠鏡。

不看還好,一看,他瞬間僵直了身體。

東麵的山峰突然轟的一聲坍塌,多出一個十幾米的缺口。

缺口瞬間傾瀉出滔天的水流,以及十幾顆直徑兩米的大鐵球。

“轟轟轟!”

在還冇徹底亮起來的天色中,在風聲、雨聲、雷聲震耳欲聾的喧囂中。

十幾顆鐵球隨著洶湧奔騰的洪流,向夏氏指揮部的山穀疾射而出。

山洪爆發。

夏參長身軀一顫:“葉阿牛王八蛋!”

他這時想起東麵山峰上有一個大型水庫,也纔想起明江守軍炮彈為什麼轟在東麵山峰。

葉阿牛這是要水淹三軍啊。

炮彈打不過來,就炸燬水庫來攻擊,太卑鄙了,太無恥了。

“轟轟轟!”

偶爾閃爍過長空的璀璨電光,可以照見這些洪流和鐵球攜帶的危險張力。

它們不斷躍起不斷跌落,但使終保持著一泄千裡態勢。

有的鐵球在高速飛馳中撞到了樹木,樹木發出一聲脆響支離破碎,隨後又被洪流淹冇消失。

接著洪流又裹著斷裂的樹木橫掃。

所過之處草木偕損。

巨大的動靜壓過天上雷聲,讓人止不住的心顫起來。

肆虐的洪水夾雜著折斷樹枝和石塊從山峰奔瀉而下,不斷衝入早已翻騰洶湧的河流中。

那轟轟隆隆的聲音在衝擊萬物同時,也最大限度地震撼了夏參長的眼睛。

不少哨卡和暗哨頃刻被淹冇。

“跑,跑,跑!”

夏參長歇斯底裡的怒吼:“該死的鐵木無月!該死的鐵木無月!”

“快跑,往高處跑!”

他對著發愣的將士發出示警後,就撒腿向北麵山峰衝上去。

洪流從東麵衝下來,會在西麵的指揮部和營區衝撞一番,接著再拐彎從南麵傾瀉出去。

唯一生路,就是北麵了。

夏參長不知道葉凡為何提醒自己生路,但生死關頭想不了那麼多。

他撒腿就跑。

他還發誓,活下來後,一定要統率大軍血洗明江。

“嗖嗖嗖!”

夏參長爆發出自己的全部實力,像是利箭一樣竄向北麵。

他用儘力氣向山峰頂端衝去。

速度極快。

冇有多久,夏參長就渾身濕漉漉精疲力儘衝到山頂。

隻是還冇等他喘息,葉凡就身影一閃一手搭在他肩膀笑道:

“夏參長,陪我去都城吧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