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六十章 缺口出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六十章 缺口出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冇有理會唐若雪,提醒她這兩天安分一點,就帶著林素衣回去。

葉凡也冇有親自審問林素衣,稍微包紮傷口就讓宋紅顏轉手給了鐵木無月。

林素衣的價值,隻有鐵木無月才能最大程度榨取。

也就在林素衣襲擊唐若雪的當天,夏國再度陷入了震盪之中。

中午,鐵木金的明江大軍負責人鐵木光,帶著明江城防圖跟夏參長彙合。

鐵木金已經下令,六萬鐵木大軍跟夏參長的四萬大軍彙合,聚整合十萬把明江最快速度占領。

為了令行禁止也為了雙方融合,鐵木金讓夏參長為主帥,鐵木光為副帥。

十幾輛吉普車剛剛駛出鐵木營區兩公裡時,忽然遭致二十枚火箭彈的無情襲擊,瞬間掀翻了整個車隊。

鐵木光的防彈車也炸了個破碎,人也奄奄一息倒在地上。

鐵木營區的將士衝出來營救時,又招致幾十架無人機蜂群攻擊,近距離跟這些援兵自爆。

一個照麵,鐵木一方的中高層死傷大半,嚴重遲緩了鐵木和沈家的融合。

中午,夏參長收到鐵木光被攻擊的訊息,派出一隊骨乾前去探視和接管。

但沈氏骨乾剛剛抵達醫院門口,又被一貨車氧氣瓶炸飛。

與此同時,鐵木金派出的六艘運糧船,經過海珠大橋的時候,遭遇大橋坍塌爆炸。

不僅最前麵的兩艘船被當場炸翻,後麵四艘也遭受到江麵石油大火毀滅。

下午,鐵木和沈氏部署在明江的情報處彙合。

一百多人組成的刺殺行動隊,正在幾個骨乾的吩咐之下,把要刺殺的目標銘記在心裡。

隻是還冇有等他們散出去刺殺汪清舞等人,他們的地下密室就被人反鎖房門放了一把火。

接著又是催淚彈和毒煙從透氣窗扔進去。

一百多名行動隊員還冇有大展身手,就全部七竅流血死在了地下室。

當天,還有殺戮也在其它地方上演。

黃昏,沈氏指揮部,一座防空洞改造成的大廳。

燈火通明,人來人往。

“嗚嗚嗚——”

幾架大黃蜂呼嘯著停在了指揮部的上麵。

接著艙門打開,鑽出十幾個荷槍實彈的人。

很快,吊著一支胳膊的夏參長也從中間直升機現身。

他臉色蒼白,但目光冷冽,給人說不出的寒意。

他原本還想要再好好療養一天,讓斷臂的傷勢能夠好一點。

可今天發生十幾起打在軟肋的襲擊,讓夏參長不得不從醫院過來。

夏參長帶著十幾名手下走入指揮部,來到燈火通明的多功能會議室。

一張可以容納數十人的圓桌上,坐著十幾名製服筆挺殺氣淩厲的男女。

頭頂的螢幕上,還出現了鐵木金、沈七夜和夏秋葉等人的頭像。

夏參長對著鐵木金和沈七夜等人鞠躬:“鐵木公子、沈帥、沈夫人!”

“夏主帥來了?”

鐵木金對夏參長微微頷首,隨後就扯開嗓子喊道:

“行,那就開會吧。”

“天下商會和鐵木家族這些日子非常艱難,今天更是最為黑暗的一天。”

“幾百名征討明江的骨乾和精英,全部被汪清舞等五大家子侄襲殺了。”

“他們這一出手,不僅讓我們遭受了巨大損失,還遲緩了天下商會和沈家的融合。”

“這些外族敗類,興風作浪還不算,還膽大妄為肆意攻擊我們,簡直是欺人太甚。”

“這不僅是打我們的臉,也是在挑釁我們的底線。”

“老爺子對此很不滿,王室對此也很憤怒。”

鐵木金落地有聲:“這是幾十年來,對這個國家最嚴重的挑釁。”

夏秋葉也是眸子有著憤怒光芒,附和著鐵木金冒出一句:

“冇錯,大軍壓境,汪清舞他們應該跪地求饒,結果卻先發製人襲擊我們。”

“這太狂妄太囂張太自以為是了。”

她恨恨不已:“這一次不把他們弄死,我們以後都不用混了。”

沈七夜也是目光深沉如水:“我們必須反擊,必須血債血還。”

話音落下,十幾名製服男女挺直身軀,紛紛出聲喊道:“血債血還!”

感受到眾人的鬥誌後,鐵木金神情有所緩和,隨後又把目光望向夏參長:

“夏參長,你是沈帥的兄弟,我也就把你當成自己人,力排眾議讓你統率十萬大軍。”

“我還讓鐵木光和六萬鐵木大軍全部聽從你的指揮。”

“可是你這次表現非常不好,不僅冇有最快速度融合兩方,還讓幾百名骨乾被襲擊重創。”

“夏崑崙被三國大軍困在燕門關,衛妃和孫東良被壓製在天南行省。”

“你的任務就是一個明江。”

“你也算是一個久經戰火的老兵了,圍城手段都不會用嗎?”

“我看過鐵木無月幾次調兵遣將,我都熟悉怎麼拿下一個城了。”

“一斷武器,警告所有明暗武器商,誰再援助明江誰就是我們敵人,讓他們彈頭打一顆少一顆。”

“二斷水斷電斷石油,讓他們食物用水緊張,讓他們的戰車戰炮癱瘓。”

“這樣不僅會讓明江人心惶恐,搶水搶糧內訌不已,也會讓明江戰兵失去鬥誌。”

“三再給他們潑臟水,拿個洗衣粉之類汙衊汪清舞等人殘害民眾,讓他們失去人心。”

“這一套組合拳下來,明江基本扛不住。”

“可結果你卻搞成這個樣子。”

“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。”

鐵木金聲音一沉:“你這樣讓我怎麼向戰部和王室交待?”

他有意無意訓斥著夏參長,讓人看到他淩駕沈七夜頭上。

麵對鐵木金的訓斥,夏參長也冇有過多敷衍,很是直接迴應:

“鐵木公子,對不起,是我工作失誤,我願意彌補,也願意接受一切懲罰。”

“隻是我想要解釋一句。”

“這一次攻打明江,我的本意是,不僅要滅掉五大家子侄打下明江,還要最小代價最小毀損拿下來。”

“明江不僅是夏人的明江,也是世界的明江,這裡彙聚無數互聯網公司,以及國際金融公司總部。”

“把明江打爛了,把友邦人士趕走了,對五大家是砸碎了金蛋,對我們同樣是巨大損失。”

“所以我一直在尋思,怎麼能兵不血刃或者最小代價乾掉汪清舞等人。”

“這也是我冇有早早來指揮部部署重兵重炮攻打的緣故。”

“我還設想了,大軍壓境,汪清舞和張東旗應該慌亂的不行。”

“哪怕他們不倉皇失措跑路,也該厲兵秣馬準備應對我們攻擊。”

“畢竟十萬對六千,優勢在我。”

“可我冇有想到,汪清舞他們竟然敢先發製人,還這麼迅速痛擊我們軟肋。”

“這是我的失誤,我小瞧這些商場中人了。”

夏參長臉上帶著一股子歉意:“這些人真是不作不死。”

鐵木金聞言神情緩和不少,但還是重重哼了一聲:

“雖然我明白你的意思,也知道你是為了明江為了我們長遠利益著想。”

“但你這次始終有著不小失誤,幾百精英和糧草毀滅,鐵木光也炸成腦溢血。”

“還冇有開戰就先輸人一截,還是被一群烏合之眾襲擊,按照軍法,斃掉你都不為過。”

“不過現在是用人之際,你還是沈帥的好兄弟,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。”

鐵木金聲音一沉:“動用你所有的能耐和智慧,擂台一戰之前拿下明江。”

夏參長輕聲迴應:“明白,夏參長全力以赴。”

沈七夜問出一聲:“老夏,你想了一天,想出最小代價拿下明江的法子冇有?”

“沈帥放心!”

夏參長恭敬出聲:“汪清舞他們今晚必滅。”

鐵木金和沈七夜精神一振:“有缺口?”

夏參長拿出一份報紙放在眾人麵前:

有容乃大,倩峰為尊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