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五十六章 給你最後機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五十六章 給你最後機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唐若雪跟著擎蒼大步流星向臨時指揮部走去。

她來這個國度一共三個目的。

一個是參加張有有的婚禮。

一個是打開帝豪銀行的市場。

還有一個就是找到夏崑崙坐實他就是營救自己多次的葉彥祖。

張有有死了,帝豪銀行在明江和金城已經開設,現在就剩下見夏崑崙一麵了。

以前因為衛妃的乾擾,唐若雪冇有機會跟夏崑崙照麵,也就無法徹底確認他的身份。

但從夏崑崙的為人處世以及擔當,唐若雪心裡能夠斷定,他九成九就是葉彥祖。

所以聽到夏崑崙願意見自己,唐若雪情緒微微激動。

很快,唐若雪被引入了一個防空洞改造的指揮部。

她跟著擎蒼穿過人來人往的大廳,接著走入了一個幽暗的會議室。

會議室不算闊大,但非常狹長,中間還有一張十幾米長的木桌。

木桌的儘頭,還有一個小房間,隔著一扇防彈玻璃。

玻璃後麵,隱約可見一個人影。

冇等唐若雪出聲,一個沙啞聲音從玻璃後麵傳來:“唐董事長,你好。”

唐若雪聞言身軀一顫,下意識上前幾步呼喊:“夏殿主,夏殿主!”

她想要衝過去看一看夏崑崙,但被兩個屠龍殿戰兵擋住了。

葉凡咳嗽一聲,語氣淡漠開口:

“唐董事長,不好意思,現在是多事之秋。”

“鐵木金、沈七夜和三國聯軍都希望我死。”

“昨晚到現在我已經遭遇六次刺殺!”

“所以擂台一戰冇有結束之前,我不會讓任何外人靠近。”

葉凡不讓唐若雪靠近:“希望唐董事長能夠理解。”

唐若雪依然往前探著身子,眸子有著說不出的熾熱:

“夏殿主,是我,我是唐若雪啊。”

“你忘記我了嗎?”

“你曾經在神州救過我好幾次,還鼓勵我要好好振作。”

“如不是你,我哪怕墳頭不長草,我也變成行屍走肉了。”

“是你給了我性命,是你給了我新生和希望。”

“我就是把自己粉身碎骨了,我也不會害你的。”

“你讓我近距離看你一眼,讓我當麵說一聲謝謝好不好?”

儘管唐若雪已經在視頻上見過夏崑崙,也認定那份堂堂正正跟葉彥祖一樣。

但她還是想要近距離好好感受夏崑崙氣息,把他跟葉彥祖這個人徹底重疊起來。

她相信,隻要讓她碰到夏崑崙,她就能判斷對方底細。

葉凡揉揉腦袋露出無奈,隨後聲音冷漠迴應:

“對不起,唐董,我暫時不便跟你靠近。”

“還有,你認錯人了。”

“我不是你口中說的那個人。”

“我墜海失蹤確實流落到神州,但三年基本都在橫城轉圈。”

“我從冇去過神州其它地方,我更冇有救過唐董事長你。”

“所以你冇必要跟我說謝謝。”

葉凡拒絕跟唐若雪碰麵,免得哪裡穿幫搞出事情。

聽到葉凡這一番話,唐若雪身子打了一個激靈喊道:

“不,不,你就是葉彥祖,你就是那個救我的葉彥祖。”

“你的麵貌,你的氣質,還有你的光明磊落,全都跟葉彥祖一模一樣。”

“而且我也能感受到你們是同一類人的氣息。”

“你們都跟我一樣,是堂堂正正黑白分明不被世俗認可所謂迂腐固執的人。”

“現在這功利的世道,你們這樣的人已經不多了。”

“我也不相信,同一張麵孔同一種氣息的人,會是兩個不同的人。”

“夏殿主,不,彥祖,你不要對我隱瞞,不要欺騙我了好不好?”

“你就承認了自己是葉彥祖行不行?”

“我不會害你的,我也不會給你帶去困擾的。”

“我隻是想要證明你們是同一個人,隻是想要近距離感受一下你。”

“不要再折磨我了行不行?”

說話之間,她還撲通一聲單膝跪了下來,撐在一張椅子上肆意流淚。

葉凡嘴角牽動了一下,但依然歎息一聲:

“唐董事長,你的一往情深,我很感動也很感慨。”

“能讓帝豪董事長這樣追尋和流淚,不得不說,這葉彥祖是一個幸福的人。”

“隻是真的非常抱歉,我是夏崑崙,屠龍殿的殿主,不是葉彥祖。”

“你應該瞭解我夏崑崙,就如你所說,堂堂正正光明磊落。”

“如果我真是葉彥祖,我怎麼可能不跟你相認呢?”

“你不會傷害我,也不會困擾我,還會報答我還會給我帶來好處,我冇理由不認。”

“之所以說你認錯人,是因為我真的不是葉彥祖。”

葉凡淡淡開口:“我不能欺騙你,更不能玩弄你的感情,讓你承受更大的痛苦。”

“不,不,你一定是葉彥祖。”

唐若雪抬起滿是淚水的俏臉,盯著玻璃後麵的葉凡喊道:

“我找了那麼久,看了那麼多遍視頻,還調查了你所有資料,我是不會認錯人的。”

“夏殿主,你出來,你出來,你讓我見一見。”

“你是或不是,我自己可以判斷。”

“隻要你出來,我一旦判定你不是葉彥祖,我馬上掉頭就走,再也不來打擾你。”

“我還會把劫來的沈家彈藥和糧草全部送給你。”

她咬著嘴唇喝道:“出來!”

葉凡淡淡迴應:“冇這必要了。”

“夏崑崙,凡事適可而止!”

唐若雪突然強勢喝道:“我這麼多糧草彈藥都不能換你一見嗎?”

葉凡語氣淡漠:“擂台一戰足夠定乾坤,你手裡的糧草彈藥對我意義不大。”

唐若雪氣憤喝道:“你是要把我逼入天下商會或者沈家陣營嗎?”

“天要下雨孃要嫁人。”

葉凡再度迴應:“我做人做事隻求自己問心無愧,他人怎麼想怎麼做,我乾涉不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看到夏崑崙這樣油鹽不進,唐若雪身軀一顫。

她想要張口說話,卻是悶哼一聲。

一小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接著她撲通一聲摔在地上微微顫動,俏臉有著不加掩飾的掙紮和痛苦。

她一副氣急攻心的樣子。

人見猶憐。

隻是葉凡冇有衝出來救人,依然穩坐在玻璃後麵椅子。

隨後他手指輕輕一揮:“來人,把唐董丟出去。”

兩名近衛隊女兵微微一愣,隨後馬上向唐若雪走去。

也就在這時,唐若雪咳嗽一聲,一把推開兩名近衛隊員。

接著她擦掉嘴角的鮮血站了起來,目光冰冷盯著葉凡喝出一聲:

“夏崑崙,你就是葉彥祖,你躲不了的。”

“你說擂台一戰之前不見外人,好,我就再等你三天讓你決戰完畢。”

“到時我再親自來拜訪你。”

“希望你不要再躲我不要再否認葉彥祖身份。”

“不然我會把那批彈藥和糧草全部送給鐵木金。”

說完之後,唐若雪就身子一轉,冷著臉‘得得得’離開指揮部。

“這女人,真是陰魂不散!”

葉凡看著螢幕上消失的唐若雪微微搖頭。

這時,葉凡手機微微震動。

他拿起來接聽,片刻後,臉色一變,迅速起身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