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還有誰為敵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二百八十五章 還有誰為敵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中海車牌很多,牛叉的號也很多,但000001這樣的隻有一個,也隻能一人使用。

那是楊寶國。

沉澱中海幾十年的楊寶國,不僅對中海有絕對話語權,還對整個神州有重大影響,

當然如非他厭倦了爭鬥算計,現在早進入龍都呼風喚雨,饒是如此,他也把大兒子送到頂尖圈子。

因此他儘管很少乾涉事務,但依然是中海繞不過去的人。

所以這一輛車子出現,頓時蕭殺了全場。

“砰——”

車門打開,楊劍雄和楊耀東先出來,一身西裝,得體又高貴。

接著,就是一身唐裝的楊寶國出來了。

他笑容和藹,但卻給人熊熊之勢,舉手投足都給人威嚴。

葉凡帶著眾人迎接了出來,臉上笑容滿麵:“楊老、楊廳、楊署好。”

“葉小友,開張大吉。”

楊寶國哈哈大笑著上前,直接跟葉凡來了一個擁抱:

“不好意思,路上塞車,來遲了。”

楊劍雄和楊耀東忙把果籃和紅包遞給了劉富貴。

禮物雖然微不足道,但上麵的楊氏兄弟名字,就是最大的支援和威懾。

盧彎彎叫來的幾支官方找茬小組瞬間跑得無影無蹤。

“楊老客氣了,你老什麼時候來,我都無比歡迎。”

葉凡笑著上前迎接楊寶國父子:“有心了。”

“你我之間客氣什麼?”

楊寶國冇有昔日威嚴,很直接跟葉稱兄道弟:

“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你的開業,也就是我的開業。”

“誰不給你麵子,那就是不給我麵子。”

說到這裡,他還微微側身,目光淩厲掃過全場,帶著一股死亡蔑視。

“嘭!”

雖然相隔一段距離,但霍紫煙和元畫依然感覺威壓衝來。

這是楊寶國幾十年來在官場所凝聚的權威。

無數人下意識低下頭,不敢跟楊寶國對視。

霍紫煙和元畫也都慘白了臉色,避開楊寶國的目光。

“葉小友,隻要金芝林遵紀守法,以後有什麼困境,你可以直接找我。”

楊寶國這一番話,不僅表明瞭楊家支援葉凡的態度,還表明楊寶國對葉凡的無比重視。

彆說盧彎彎她們了,就是韓南華幾個也無比吃驚,不知道葉凡用什麼擺平了楊寶國。

要知道,昔日他們一個億請楊寶國剪個彩都不來,更彆說讓楊寶國主動出麵祝賀和表態了。

葉凡笑著讓唐琪琪倒茶:“謝謝楊老,裡麵請。”

“我今天來得急,冇有帶見麵禮。”

楊寶國抬頭望向了牌匾:“如果葉小友不嫌棄的話,我來寫金芝林這個牌匾。”

金芝林牌匾葉凡冇有定做,原本就想著韓南華他們題字,現在楊寶國主動提出,葉凡自然欣喜。

“求之不得。”

葉凡大笑一聲:“謝謝楊老。”

葉無九和沈碧琴他們忙拿出紙筆……

看到楊寶國給金芝林站台,還親自題字,霍紫煙和元畫她們一個個臉色煞白到極致。

那表情難堪到就好像被人捅了燒火棍一樣。

“盧小姐,楊家怎會給葉凡祝賀呢,還題字,這交情也太深了吧……”

趙紅光裡麵那件襯衫全部濕透,就連最外麵的阿瑪尼也濕了。

他的雙腿發軟,差點要摔在地上,他是中海商人,他很清楚楊寶國的能耐。

這金芝林,這葉凡背後究竟站著多少人?

財大氣粗的三大財神!

黑白兩道至高無上的兩大虎爺!

現在更是出過三市首的楊家!

楊寶國一出,在場眾人誰敢動金芝林?

汪霍九家很牛,聯手也能量巨大,可比起親自到場的楊寶國,霍紫煙和元畫根本不夠看。

除非是汪翹楚和霍商隱現身死磕。

趙紅光口乾舌燥:“盧小姐,這怎麼辦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盧彎彎發瘋似的怒吼道。

她死死的盯著葉凡那張笑臉,指甲不知不覺陷入到肉裡!

鮮血滲出!

幾個小姐妹也氣得肝疼。

她們是來看葉凡丟人現眼的,是來讓葉凡感受豪族的威壓,而不是看她們意氣風發,風光無限。

她們想破腦袋,也冇有想清楚,葉凡拿什麼讓一門二虎三財神站台?

難道跟葉凡的交情價值,遠遠勝過霍汪九家的威懾?

葉凡有什麼資格啊?

他就是一個赤腳醫生,上門女婿,爹跑貨船,母親賣涼茶,冇有一點亮眼的地方啊。

但為什麼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在朝反方向發展?

為什麼?

“盧小姐……”

趙紅光目光僵直盯著一處方向。

“我不是讓你閉嘴嗎!”

盧彎彎徹底怒了,給了趙紅光一巴掌:“耳朵聾聽不到嗎?”

她心煩意亂,就像一個瘋婆子一樣,把憋屈全撒到了趙紅光身上。

趙紅光捂著臉,艱難擠出一句:“又來車了……”

盧彎彎差一點就摔倒了。

她是真怕了這幾個字。

楊寶國已經是中海的天了,難不成還有更厲害的人給葉凡捧場?

還有誰能比之前的幾人更恐怖?

盧彎彎下意識望了過去。

元畫和霍紫煙也望過去,隻見街頭又開入了兩輛車子。

一輛邁巴赫,一輛加長林肯車。

車隊慢慢駛入過來,卻帶著一股子氣焰。

盧彎彎欣喜若狂:“霍先生和汪少來了……”

霍紫煙和元畫等人瞬間精神一振。

很快,車隊在金芝林對麵停下。

邁巴赫打開,一身西裝的汪翹楚鑽了出來,嘴裡叼著一支冇點燃的雪茄。

接著,林肯車也打開了,三個黑衣保鏢推著霍商隱下來。

元畫她們頓時喜悅起來,盧彎彎更是揮舞拳頭,勝券在握。

有霍商隱和汪翹楚現身,足夠壓得中海權貴儘低頭了。

葉凡微微皺眉,冇想到今天這麼熱鬨,連霍商隱和汪翹楚都來了。

“楊老,你真不給我霍商隱麵子啊。”

坐在輪椅上的霍商隱也冇有廢話,精神比起以前更加萎靡,可眼睛依然凶狠。

楊寶國冇有理會他,不緊不慢寫完‘金芝林’三個字,隨後抬起頭一笑:

“小霍,麵子不是彆人給的,而是自己掙的。”

楊寶國語氣不輕不重:“你打拚幾十年,不懂得這個道理嗎?”

“為了一個赤腳醫生,為了一個愣頭青,毀掉霍家跟楊家多年交情……”

霍商隱聲音忽然變得淩厲:“值得嗎?”

“霍商隱,你真是一個商人,幾十年了,一點長進都冇有。”

楊寶國語氣帶著一絲鄙夷:“因為隻有商人才談值得不值得。”

“對於我楊寶國來說,我更在乎公義,公正,情義。”

“彆說隻是你們幾個為難葉小友,就是所有人都要他死,隻要他冇有做錯,我就站在他的身邊。”

“問心無愧,是楊家的底線,也是中海人的準則。”

他淡漠出聲:“所以你霍家還是好自為之吧。”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霍商隱怒極而笑:

“楊寶國,我知道你牛叉,也知道楊家能量大,但我霍商隱也不是吃素的,我今天就跟你磕了。”

“從現在開始,我將會撤走所有對中海的投資,我還會要上麵不惜代價打壓你們楊家。”

“如果他們不給我麵子,我就撤走整個神州的投資。”

“幾千億資產的波動,我就不信你們不跪下來……”

他昔日隨便拋個幾十億,一百億,就引得神州謠言四起,社會不安,無數官員更是哀求連連。

一旦撤資幾千億,霍商隱相信,就是最牛叉的那幾個人,也會低聲下氣,滿足他的一切要求。

“我也宣告一件事……”

汪翹楚也走上前,陰柔一笑:

“誰站在金芝林,誰就是汪家敵人。”

“除了一門二虎三財神要找死外,還有誰要跟汪家為敵?”

“我!”

就在這時,一個女人聲音從街頭傳來。

很淡漠,很平靜,卻很有穿透力。

元畫聽到這聲音,身軀一顫,眸子充斥著一絲慌亂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好像有一道聲音在她心中咆哮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