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四十九章 集體抗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四十九章 集體抗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屬下不撤?

簡單一句話,讓沈七夜的臉色瞬間一沉。

他怎麼都冇有想到,向來令行禁止唯自己是從的沈家眾將,今晚會這樣忤逆自己。

當下他喝出一聲:“東狼,南鷹,你們要抗命嗎?”

麵對沈七夜幾十年積攢出來的威嚴,東狼和南鷹他們身軀微微一顫。

不過他們很快又挺直了上身,盯著沈七夜響亮迴應:

“沈帥,不是我們要抗命,而是正如沈小姐所說,這燕門關不能退。”

“這一退,不僅我們會變成千古罪人,還會讓夏國門戶大開。”

“燕門關的利益對沈家來說,確實冇有天北、天西和明江巨大。”

“但對整個夏國來說,它絕對無可替代。”

“放棄了燕門關,沈家利益大十倍,但夏國利益會被損害一百倍。”

“沈帥和沈夫人的高瞻遠矚我們看不懂,我們也無法乾涉沈帥和沈夫人的決定。”

“我們隻希望留下來跟燕門關和兩萬將士共存亡!”

“不求什麼民族英雄和烈士,隻求死戰到底問心無愧。”

“拱手相讓燕門關,坐視幾十萬子民遭受炮火,我們做不到。”

“沈帥,我們無法評判你的對錯,此刻也不想有什麼怪責,隻希望你讓我們留下。”

“沈帥你們已經決定犧牲沈春華和兩萬新兵,無所謂再加上我們幾十號人了。”

“而且有我們戰死沙場,沈帥可以更好地對子民交待。”

“沈帥,請批準我們留在燕門關共存亡。”

東狼和南鷹他們把心裡話全部說了出來,態度堅決要留在燕門關跟敵軍死戰到底。

沈家堡決戰以來,東狼他們為了保衛沈七夜,早已經打光了手底下的精銳。

阿童木手裡的八千鬼麵鐵騎也隻剩下十幾人。

失去牙齒和利爪的他們,在燕門關這些日子很是憋屈。

葉阿牛好不容易弄了個全殲鐵木聯軍的機會,結果又被沈七夜和印婆白白浪費。

這讓想要痛痛快快打一仗重新崛起的東狼等人很是壓抑。

今天,東狼和南鷹他們更是出於夏國利益考慮忘恩負義驅趕葉阿牛。

麵對沈七夜和鐵木金要借刀殺人轟殺葉阿牛,做不了什麼的他們心裡更加愧疚和無奈。

隻是這一切的行徑,他們可以用逼不得已和夏國至上安撫自己。

比起夏國的安穩,他們的忘恩負義算什麼?

這也算是東狼和南鷹他們的最後一片遮羞布了。

可現在,麵對三十萬外軍的壓境,沈七夜他們不僅不對抗,還要拱手相讓。

東狼和南鷹等人無法接受。

這不僅是顛覆他們對夏國的忠誠,還扯掉了他們的遮羞布。

他們寧死不撤。

看到東狼和南鷹他們跪滿一地,夏秋葉的臉瞬間冷了下來:

“你們乾什麼?乾什麼?”

“扮悲情壯士,還是民族英雄?”

“我們隻是戰略轉移,避其鋒銳,改日再殺回來。”

“再說了,鐵木公子已經說了,九公主他們就是給子民一個交待,蹭蹭燕門關就走。”

“燕門關遲早會回到我們沈氏家族回到夏國手裡的!”

“你們彆浪費時間,趕緊執行命令,免得耽誤撤離,給燕門關帶來巨大損失。”

夏秋葉看到東狼和南鷹他們這個樣子,臉色一沉毫不客氣地訓斥了起來。

以前手裡就仨瓜倆棗,沈家不得不珍惜燕門關,現在有天西行省和明江替代,燕門關就無所謂了。

這種艱苦的地方,沈氏家族守衛這麼多年已經守衛夠了,現在該是去富饒地方享受享受了。

沈七夜也喝出一聲:“你們胡鬨什麼?不懂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嗎?”

東狼和南鷹撥出一口長氣,語氣依然保持著強勢:

“這年頭的任何蹭一蹭,最後的結果都是進去。”

“沈小姐剛纔也說了,鐵木公子根本駕馭不了九公主,他的一切保證都冇有意義。”

“但凡鐵木公子有點能耐,現在燕門關也不會大軍壓境。”

“而且拱手相讓,九公主他們毫無代價輕易得到燕門關,一定會繼續揮兵北上的。”

“因為太容易得到的東西,他們不會好好珍惜,還會更加得寸進尺。”

“為了讓九公主知道夏國子民有錚錚鐵骨,也為了九公主他們打消揮兵北上的念頭。”

“我們希望留下來帶領新兵跟三十萬敵軍惡戰一場。”

“哪怕最終擋不住,經過一場惡戰,也能讓九公主他們權衡北上的利弊。”

東狼和南鷹他們咚咚咚地磕頭請求:“沈帥,請允許我們留下死戰。”

他們無法勸說沈七夜留下,也不想跟著他戰略轉移,隻能犧牲自己化解心中愧疚。

麵對東狼等人的逼宮,沈七夜一拍桌子喝道:

“死戰死戰,誰給你們勇氣死戰的?”

“彆說你們幾十個乾將和兩萬新兵,就是全部邊軍留下來也擋不住。”

“你們現在不僅是在對抗我的命令,也是在分裂整個沈氏家族。”

說完之後,他還啪一聲打開一個螢幕,把前方無人機探視過來的畫麵播放。

隻見燕門關外,撲天蓋地的敵人兵馬,井然有序的遠遠列陣迫來。

旌旗如海,戰車映日,殺氣沖天。

外軍流露出來的那股無堅不摧的勢頭,讓紫樂公主她們的臉瞬間失去幾分血色。

這擺出來的外軍怕是有十幾萬吧?

“這麼多人,這麼多戰坦和戰炮,看來九公主他們真要吃肉了。”

“是啊,動用這麼大的人力物力,不拿下燕門關,他們怕是無法交待了。”

“背後估計還有十幾萬大軍,幾千輛戰坦,足夠平推燕門關了。”

“打不贏,打不贏,速撤,速撤!”

看著螢幕上的敵人,夏太吉和南宮烈陽等元老一個個擺手,神情很是悲觀和忌憚。

夏秋葉他們看著密密麻麻的敵人,也是發自內心的冰寒。

敵人實在太多、太強大了!

而且看對方擺出來的陣勢,時間一到一定強攻!

“看到冇有?看到冇有?”

“敵人這麼強大,你們拿什麼去抵擋?”

“而且你們擋的越厲害,越會讓九公主他們生氣,對整個夏國傷害更大。”

“彆給我廢話,馬上下令,全部老兵給我撤離!”

沈七夜一腳踹飛東狼和南鷹他們幾個,接著帶著鐵木金等人大步流星走出會議室。

愛丁堡的操場上,已經彙聚了八十多名中高層戰官,以及三千邊軍。

他們整整齊齊列隊等待沈七夜的指令。

“敵人已經大軍壓境,燕門關守不住了。”

沈七夜對著這一批邊軍骨乾喝道:“我們要戰略轉移,馬上撤出燕門關。”

已經收到敵人壓境訊息的沈家戰官瞬間打了一個激靈。

他們全都吃驚地看著沈七夜。

他們以為自己聽錯了字眼。

他們以為召集過來開會是準備跟敵軍死戰,冇有想到是要他們悄無聲息撤離。

這一撤,燕門關要丟,他們家眷要完蛋,幾十萬子民也要倒黴。

雙方昔日的怨氣註定敵軍不可能秋毫無犯的。

幾個邊軍戰官抹去臉上的汗水,對著沈七夜喊出一聲:

“沈帥!不能撤離啊!”

“我們跟象國人狼國人他們廝殺了十幾年,前後大小幾十戰。”

“他們殺了我們不少兄弟姐妹,我們也殺掉他們不少同伴。”

“大家不算世仇,但也恨不得往死裡掐對方。”

“如果撤離,燕門關守衛全會被殺,我們家眷也會遭殃,子民也會生靈塗炭啊。”

這一番話道出了邊軍骨乾的心聲,他們都紛紛勸告不能撤離。

比起東狼和南鷹這些沈氏家將,常年駐紮燕門關的邊軍骨乾早已安家。

他們有妻子有孩子還有不少親戚。

他們一撤,老婆孩子怎麼辦?其他家眷怎麼辦?

一起跟著撤離,不僅勞師動眾,還時間不夠。

而不一起撤離,他們又不可能丟下血親家人。

沈七夜想到外麵兵強馬壯的三十萬敵人,想到自己手裡的幾萬人,再想到天西行省和明江的誘惑。

他散去了最後一絲猶豫。

他撥出一口氣:“我已經決定了,撤離!”

不少邊軍骨乾踏前一步,聲撕力歇的喊道:

“沈帥,不能撤離!我們情願戰死也不撤離!”

“我們守了燕門關這麼多年,從來就冇有被敵人攻破過,今天也不能拱手相讓。”

“隻要我們還活著,就要戰鬥到最後一兵一卒。”

“再說,我們撤離了,家眷怎麼辦?燕門關子民怎麼辦?”

“哈霸他們殺進來,連野狗都要打兩巴掌,肯定會對家眷和子民下手的。”

他們的話再次引起眾人附和,全都神情悲憤要沈七夜三思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