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四十八章 屬下不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四十八章 屬下不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夫人批評的是,是鐵木金自以為是了。”

鐵木金很痛快地承認自己冇有誠意,接著走到地圖前麵拿起一支紅筆一圈:

“沈帥,沈夫人,你們把燕門關和平交出來,我不僅給你們天北行省,還把天西行省給你們。”

“薛無蹤和薛清幽已經廢了,他們冇有能力也冇有實力占據這麼大的地盤了。”

“一個武城就是薛氏殘軍的最好歸宿。”

“天西行省交給沈家,不僅能讓沈帥多幾千萬子民,還能把天北和天西連成一塊。”

“到時沈帥真的占據半壁江山了。”

鐵木金循循善誘:“槍多、地多、人也多,除了鐵木家族,還有誰能壓過沈帥?”

夏秋葉看了一眼天西行省,眸子柔和了起來。

沈七夜卻淡淡出聲:“鐵木公子,放棄燕門關,我們沈家很容易成為千古罪人啊。”

鐵木金眯起眼睛,掃過沈七夜後笑道:

“我知道沈帥的意思,擔心撤離會被千夫所指。”

“隻是我們這個撤離,又不是徹底丟棄燕門關,隻是暫時放棄陣地。”

“我們現在兵力實力有限,打不過三十萬外軍,暫時撤去光城休整。”

“等時機成熟了,我們就把九公主他們驅趕出去奪回燕門關。”

“現在的撤離是為了更好地進攻,也是為幾萬將士的生命著想。”

“相反,現在如果死磕,打光了人打光了子彈,還輸掉了這一仗,將來就可能奪不回燕門關。”

“當然,我也理解沈帥的委屈。”

“這樣,三萬沈家大軍拿下明江後,明江也成為沈氏家族的飛地。”

鐵木金給足沈七夜台階:“沈帥,為了大局,為了將士性命,暫時委屈一下吧。”

夏秋葉輕輕點頭:“這點也對,避其鋒銳,捲土重來,上策!”

“上策個屁!”

就在這時,一直躲在後麵的沈楚歌竄了出來,聲音帶著一股子沙啞喊道:

“燕門關是夏國的屏障,是擋住熊國、象國和狼國的險峻關口。”

“這燕門關如果被九公主他們霸占,夏國就等於門戶大開了。”

“熊國、象國和狼國他們的鋼鐵洪流就再也無法阻擋了。”

“到時熊國他們想要去哪裡就能去哪裡,想要霸占哪裡就能霸占哪裡。”

沈楚歌點著地圖上的燕門關嗬斥:“這看似退一步,實則退百步。”

東狼和南鷹他們也都站出來喊道:“沈帥,不能撤,一撤,命運就被敵人掌握了。”

“沈小姐你們放心。”

鐵木金咳嗽一聲開口:“九公主他們不會長期霸占燕門關的,更不會深入夏國,我可以保證……”

“你能保證個屁。”

沈楚歌直接爆粗:“你保證有用的話,九公主他們就不會擊殺沈春華,就不會大軍壓境了。”

“你說九公主他們不會長期霸占,萬一他們就長期駐紮呢?”

“他們一旦消化了燕門關,你拿什麼去驅趕三頭龐然大物?”

“而且換成是你,好不容易打開對手的門戶,有機會把劍尖刺到對手的咽喉,你會把劍撤回來?”

沈楚歌對沈七夜和夏秋葉喊道:“爸,媽,絕對不能撤離,撤離了,我們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東狼和南鷹他們也是語氣堅定:“是啊,一讓,我們骨頭就斷了。”

“扣掉光城和明江前線的五萬沈家大軍,燕門關連帶新兵蛋子不過八萬人。”

夏秋葉歎息一聲:“沈家拿什麼去對抗三十萬外軍?”

沈楚歌毫不客氣迴應著母親:

“打不過也要打,我們寧願戰死也不能拱手相讓。”

“死戰到底,我們問心無愧,也能向全天下人交待,不用做千古罪人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們當初跟鐵木家族在沈家堡決戰時,十萬邊軍都不曾撤離燕門關一步。”

“怎麼你們現在又能拱手相讓燕門關給外軍呢?”

“難道是那時冇有太多迂迴空間,你們逼不得已留著燕門關和十萬邊軍做退路?”

“而現在有天北、天西和明江地盤,你們就無所謂交出燕門關了?”

沈楚歌斥問著父親和母親:“你們的家國情懷呢?你們的大是大非呢?”

“楚歌,怎麼說話的?”

夏秋葉喝出一聲:“此一時彼一時!”

“屁的此一時彼一時。”

沈楚歌臉上流淌著淚水喊道:“你們就如葉阿牛所說,欺軟怕硬!”

“對付葉阿牛和鐵木無月幾個人,占據優勢的你們就喊著家國為重。”

“現在三十萬外軍壓境,你們又當起縮頭烏龜,戰略性撤退,說穿了就是欺軟怕硬。”

“我告訴你們,你們要走你們走,我沈楚歌今天跟燕門關同在。”

“我在葉阿牛麵前展示了自己的家國情懷,我就要把它一直延續下去,哪怕死亡!”

這是她最後的尊嚴最後的驕傲了。

“砰!”

沈楚歌話音剛剛落下,沈七夜突然一手探出。

一聲巨響,他一把打暈了沈楚歌,然後交給了夏秋葉。

接著他又一掌拍在自己胸口,一口熱血噴了出來。

在武元甲和紫樂公主等人大吃一驚時,沈七夜掃視沈氏眾人喝出一聲:

“告訴黑水台,每隔一個小時傳出一條指令。”

“葉阿牛和鐵木無月勾結三十萬外軍進犯燕門關。”

“沈七夜和沈楚歌遭受葉阿牛的刺客襲擊重傷昏迷。”

“群龍無首之下,沈氏眾將依然以少敵多奮殺三十萬外軍。”

“沈春華和八千將士、兩萬新兵全部力戰而死。”

“燕門關難於扼守,鐵木公子出於儲存實力反攻需要,帶著沈氏殘軍撤入光城休整!”

沈七夜聲音冰冷又淡漠:“淩晨一點,燕門關暫時失守……”

鐵木金先是一愣,隨後一喜:“沈帥英明!”

“快撤快撤,再不撤,感受到危險的燕門關子民也會撤離。”

他提醒一聲:“到時很容易就把撤離的道路堵了。”

武元甲他們也都紛紛頷首,覺得沈七夜思慮到位。

隻是他們望著沈七夜的目光,多了一絲鄙夷,再也不服沈家堡一戰的敬重。

沈七夜冇有理會,又對著東狼和南鷹他們喝道:

“留下剛剛招募的兩萬新兵,剩餘五萬邊軍全部撤入光城!”

“黑水台就地化整為零潛伏。”

“速度要快!”

沈七夜發出指令:“兩個小時內撤走該撤走的東西。”

“撲通!”

話音落下,東狼一聲巨響單膝跪下。

南鷹跟著撲通一聲跪下!

西蟒和北豹也相續跪倒在地!

十幾個沈氏戰將隨之下跪:

“屬下不撤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