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三十八章 徹底轟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三十八章 徹底轟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幾乎同一個時刻,愛丁堡。

回到大本營的沈七夜第一時間讓醫生治療夏參長和印婆。

雙方已經撕破了臉皮,沈七夜也就不再扮演君子,槍炮齊舉把印婆也帶了回來。

沈家和鐵木家族的醫生聯手救治,告知夏參長的斷臂駁接問題不大。

但奄奄一息的印婆四肢怕是難於駁接回去。

因為其中的兩腳一手被葉凡嚴重毀損,筋脈遭受到了毀滅性的破碎,根本無法駁接。

隻有最後砍掉的一手能夠通過手術接回去。

但也會失去往日的靈活。

兩員戰將受損,印婆幾近成廢人,沈七夜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不過沈七夜叮囑醫生好好治療兩人後,就急匆匆回書房拿出一本泛黃的日記本。

他寫下自己悍不畏死對抗外賊葉阿牛一事。

接著他就前往愛丁堡的多功能會議室。

鐵木金、夏太吉和武元甲等人早已經等待。

沈七夜剛剛現身,鐵木金就忍著疼痛站起來,握著沈七夜的雙手喊道:

“沈戰帥,咱們過去的恩恩怨怨先不提了,未來鹿死誰手也先不說了。”

“當務之急是同仇敵愾,咱們這些夏國子民一起聯手,把葉凡這頭外族惡狼驅趕或者殺掉。”

“葉阿牛身手強橫,鐵木無月詭計多端,兩人聯手,夏國必有大難。”

“為了天下蒼生,為了夏國熱土,鐵木金希望沈帥能跟我們並肩作戰。”

在葉凡的分析中,鐵木金已經窺探到沈七夜的心理,也就給足麵子捧一捧沈七夜。

沈七夜握著鐵木金的手開口:“鐵木公子言重了。”

“沈七夜雖然不是好人,也貪慕虛榮,但我什麼都能賣,唯獨不敢賣國。”

“葉阿牛潛入夏國,撈取屠龍殿特使名頭,肯定是帶著擾亂夏國的使命過來。”

“沈家再怎麼虧欠他,也不會跟他同流合汙,更不會放縱他禍亂夏國。”

沈七夜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宣佈,咱們兩家就此聯盟,一起聯手對付葉阿牛。”

鐵木金大笑一聲:“沈帥英明。”

武元甲和紫樂公主她們也都紛紛點頭。

他們雖然無法明麵上佐證葉凡的身份,但心裡全都清楚葉凡就是葉堂少主。

沈楚歌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,可葉凡的葉堂身份,又如泰山一樣壓著她的心。

不管葉凡認不認,他都已經介入了夏國內鬥,也確實是他挑起了天下商會和沈家廝殺。

她的立場冇得選擇。

這時,夏秋葉站了出來,俏臉有著一絲冷冽:

“七夜,鐵木公子,咱們現在要儘快去做四件事。”

“第一件事,掌控輿論先聲奪人。”

“鐵刺,你們馬上讓黑水台和鐵木等情報人員,對燕門關乃至整個夏國宣告葉阿牛身份。”

“告訴所有子民,屠龍殿特使葉阿牛是葉堂少主,讓眾人對葉阿牛和屠龍殿生出反感和戒備。”

“這不僅可以把民心攢到手裡,還能讓葉阿牛和屠龍殿處於風口浪尖。”

“如果葉阿牛和鐵木無月放出沈家堡的視頻,我們就說這是合成的這是故意汙衊的。”

“媒體渠道都掌控在我們手裡,葉阿牛他們掀不起風浪的。”

“第二件事,調集光城的二十萬鐵木大軍,以及沈家在光城前線的三萬大軍。”

“然後打著屠龍殿被滲透的幌子前往天南行省和明江平叛。”

“兵力優勢在我,人心所向在我,圍攻孫東良和衛妃綽綽有餘。”

“甚至輿論做足,孫東良手裡的幾萬大軍都不敢抵抗,一旦對抗,就汙衊他們是國賊是夏女乾。”

“這不僅能迅速打掉屠龍殿的班底,還能斷絕葉阿牛的支援。”

“三天,最多三天,拿下天南行省和明江,然後再向屠龍殿進發。”

“第三件事,調集一批高手二十四小時保護自己保護指揮部。”

“葉阿牛和鐵木無月明麵實力不行,一定會玩暗地裡刺殺的戲碼。”

“沈帥和鐵木公子一旦要全力防範,免得陰溝裡翻船誤了國事。”

“鐵木公子在沈家堡遭受到重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。”

“第四,加派八千重兵,把葉阿牛和鐵木無月層層包圍起來。”

“望北茶樓和望北長街有炸物,我們不過去,但可以在外圍包圍個水泄不通。”

“如果十個小時後,葉阿牛和鐵木無月還留在茶樓,我們打開直播連續警告三次!”

“仁至義儘後直接炮轟剷平茶樓。”

“無論如何,今天都必須讓葉阿牛和鐵木無月死,絕不能讓他們跟屠龍殿彙合。”

夏秋葉語氣蘊含著一股恨意:“更不能放虎歸山讓葉阿牛回去神州!”

“夫人英明!”

話音落下,鐵木金馬上大笑出聲:

“夫人考慮無比周全,擔得上夏國王室金花之稱。”

“行,我馬上按照夫人說的安排下去。”

“你們還需要什麼人手什麼援助儘管說。”

“是時候把葉阿牛和屠龍殿一舉剷除了。”

他噴出一口熱氣,眼裡還閃爍鐵木無月跪地求饒叫好哥哥的場景。

看到這麼多人對付葉凡,沈楚歌止不住站了起來。

“爹,葉阿牛對我們恩重如山,給他一條生路好不好?”

“我再去跟他說一說,讓他今晚十點半前離開燕門關。”

沈楚歌哀求出聲:“如果他答應離開,你們就放過他好不好?”

“大是大非,我們連你哥的性命都不要,你又談什麼兒女情長呢?”

夏秋葉伸手一撫女兒的俏臉開口:“葉阿牛必須死……”

鐵木金也一笑:“沈小姐,夏國人傑地靈,大好青年更是無數,你冇必要一棵樹上吊死。”

沈楚歌咬著牙冇有再出聲,隻是臉上有著無儘絕望。

她知道,這輩子註定要跟葉阿牛擦肩而過了……

“秋葉,你的計策很好。”

這時,沈七夜揹負雙手站在電子螢幕上。

他一邊等待黑水台啟動街道監控,一邊聲音低沉開口:

“掌控輿論,先發製人打殘屠龍殿,保護自身安全,確實都是最關鍵的東西。”

“但第四點,需要修正一下。”

“葉阿牛身手強橫,鐵木無月狡猾如狐,望北茶樓和阿秀深不可測。”

“給足葉阿牛他們十個小時,輕則他們悄無聲息溜走,重則給我們弄出大亂子。”

“從沈家堡一戰到現在,我們都應該清楚,葉阿牛習慣劍走偏鋒。”

“所以我們不能等十個小時,我當時給出的十二個小時也是障眼法。”

“在我的算計中,我們撤回來兩個小時後,也就是葉凡他們放鬆的時候,對望北茶樓無情轟擊。”

“打他一個出其不意,打他一個萬炮轟鳴,打他一個天翻地覆。”

“葉阿牛不是喊著要雷霆一擊嗎,那咱們就給他一個滅頂之災。”

沈七夜挺直身軀掃視著在場眾人,聲音帶著戰場廝殺沉澱下來的鐵血:

“隻有這樣,纔可能扼殺我們身邊潛在的危險。”

“也隻有這樣,才能把葉凡和鐵木無月他們徹底轟殺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