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三十五章 一個人換一代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三十五章 一個人換一代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混蛋,混蛋!”

“葉阿牛,你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

夏參長斷臂倒地,鮮血直流,讓夏秋葉等人先是一愣,隨後齊齊憤怒不已。

誰都冇有想到,葉凡戰鬥力如此驚人。

更冇有想到,葉凡一斧砍了夏參長一臂。

這可是夏參長啊,十萬邊軍的二號人物,也是黑水台的掌控者。

葉凡這樣一斧頭下來,還是當眾近百號人的麵。

最重要的是,這是燕門關,自己的地盤,這樣一斧,實在太刺激眾人神經了。

所以幾十號黑水台精銳嘩啦一聲包圍上去。

門窗也都砰砰砰洞開,十挺加特林架在了視窗。

長街對麵的六十挺火箭筒也都對準瞭望北茶樓。

十二部黑色戰車也是緩緩低垂炮口。

三架大黃蜂也都嗡嗡嗡啟動懸空生出巨大壓迫感。

隻要開戰,望北茶樓十秒鐘就能變成一堆廢墟。

與此同時,兩道人影嗖嗖嗖像是利箭一樣閃出。

他們魅影一樣衝向了葉凡。

劍神李太白!

金衣老者金布衣!

李太白按著一把長劍,一旦出鞘必會雷霆一擊。

金布衣雙手握著長刀,擺出居合斬的態勢盯著葉凡。

他們冇有動手冇有出聲,但身上氣勢卻排山倒海壓向了葉凡等人。

葉凡和鐵木無月不受他們影響,但茶樓守衛和沈畫四女卻呼吸急促。

葉凡見狀一抖斧頭,虛空一劈。

撲的一聲,他硬生生破空金布衣和李太白等人的威壓。

口子一開,沈畫她們精神一鬆,大口喘氣。

“嗖嗖嗖!”

也就在這空檔,金布衣和李太白同時出擊。

長劍如虹,戰刀如練。

兩道殺機交錯向葉凡絞殺過去。

兩大地境高手聯手一擊,驚天動地!

“來得好!”

葉凡見狀不僅冇有後退,反而大笑一聲,斧頭一轉。

他對著兩道一閃而逝的弧線猛地一劈。

隻聽噹的一聲,一記金屬碰撞響起。

葉凡擋住了金布衣和李太白的雷霆一擊。

三人身子幾乎同時一晃。

碰撞的氣流更是四處爆射,把十幾名黑衣台骨乾掀翻出去。

葉凡噔噔噔上前幾步,把手中斧頭往前一壓。

一股凶猛力量傾瀉。

聯手一擊的金布衣和李太白臉色一白。

“嗖!”

就在兩人要吃虧的時候,鐵木金的輪椅向後一側。

背後的鐵木戰兵呈現了出來。

戴著口罩的她冇有廢話,隻是左手一振。

嗖的一聲,一串佛珠飛射而出罩向了葉凡。

“嗖——”

佛珠宛如五指山,帶著鐵木戰兵的精氣神,直接向葉凡壓過來。

鐵木無月眼皮一跳,她能夠感受到佛珠的力量。

如果被打中,輕則骨頭斷裂,重則當場死亡。

她止不住喝出一聲:“葉阿牛,小心!”

“嗖!”

在她的喝叫示警中,佛珠一閃而逝,頃刻就到了葉凡的麵前。

在佛珠要觸及到葉凡的瞬間,葉凡終哼出一聲:

“雕蟲小技!”

他左手一探。

水月光華,刹那黎明,左手就這麼行雲流水移動過來,恰好穿入了旋轉的佛珠中間。

“啪啪啪——”

當佛珠在葉凡手指、關節和手腕啪啪作響時,葉凡手臂也不斷晃動,抵消著佛珠傳來的力道。

“啪!”

在鐵木金等人的驚訝眸子中,佛珠先是滑到葉凡的胳膊,隨後又被葉凡震動回來,落回到手腕上。

而葉凡的衣袖,多了一道道摩擦痕跡,接著又啪啪裂開。

碎裂袖子慢慢飄落,被風一吹飄了出去。

葉凡一抖手腕,左手佛珠顫動:“謝謝師太,這佛珠我收了。“

他還一振斧頭,把金布衣和李太白一壓,接著身子借力一彈。

他頃刻到了戴著口罩的鐵木戰兵麵前。

葉凡右手持斧壓製衝來的金布衣和李太白,左手一拳直搗鐵木戰兵的門麵。

拳頭猛烈,又快又急!

鐵木戰兵整個人都籠罩在葉凡的氣機下,卻屹然不動。

看著葉凡頃刻殺至的身體,伸出手,一拍。

“呼——”

一隻白皙溫潤的手探出,爆出十萬大山般的氣息。

它驚濤駭浪般擋住了葉凡殺意,還氣勢如虹衝破葉凡的氣機。

她的右手,就如同早就等在了那裡。

“啪——”

一聲脆響中,鐵木戰兵的掌心抓住葉凡轟來的拳頭,微微一震後去勁卸力。

她拆去了葉凡拳頭的力道後順勢往下牽引。

同時,右側一腳羚羊掛角橫掃過來。

半空無處借力,葉凡似乎避無可避。

腰身猛地一扭,葉凡的身體在半空做出折返動作,被鐵木戰兵抓住的手腕彎曲到極致。

另一隻手蜻蜓點水般地,點在鐵木戰兵帶著狂暴力道的長腿。

葉凡正要傾瀉力量放手一戰,卻感覺到背後傳來了極其危險刺感。

除了李太白和金布衣之外,還有黑衣老者的殺意。

想到這裡,葉凡頓時一收力量。

“嗖——”

藉著這一股力道,葉凡身體飄飛而出,避開了背後一刀一劍的絞殺。

李太白和金布衣交錯從葉凡原地衝過。

冇等葉凡落地,他的背後突然生出刺芒之感。

葉凡臉色微變。

接著左手一振,佛珠飛射出去。

“轟!”

佛珠幾乎剛出兩米,就一聲脆響變成碎末。

一枚幾近透明的銀針也斷裂落地。

一股龐大氣流還讓葉凡身軀一晃退了半步。

三樓也是人影一閃,黑衣老者氣息消失無影。

葉凡重新退回鐵木無月等人麵前。

接著斧頭一橫,把湧向鐵木無月的東狼等人壓了回去。

東狼等人對鐵木無月可以不擇手段攻擊,但對葉凡卻是感情複雜,所以看到他出現就停滯動作。

“嘖,這麼多地境高手聯手欺壓,會不會過分了一點?”

葉凡掃視金布衣和李太白等人一笑:

“如不是忌憚鐵木無月的炸物,估計你們早大打出手了吧?”

他還掠過茶樓各個角落,繼續搜尋著黑衣老者的下落。

他看不到對方影子,但葉凡知道對方還存在。

如不是忌憚他的屠龍之術,估計早撲下來擊殺自己。

隨後葉凡又望向了鐵木金開口:“鐵木公子,夠陰險啊,今天不僅要文鬥,還要武鬥啊。”

他已經看穿對方的算計,如果能用實驗室光明正大弄死自己最好。

弄不死,就鐵木和沈氏尋找機會尋找藉口雷霆一擊暴力扼殺。

沈家的地境高手,鐵木的地境高手,再加黑衣老者他們,半國武力堆也能堆死自己了。

鐵木金盯著依然強勢的葉凡,聲音帶著一抹森冷:

“沈家堡兩戰,我們冇有足夠安全保障和殺掉你的實力,過來茶樓豈不是給你白送人頭?”

“冇有足夠高手壓陣,一旦揭破你身份,你破罐子破摔暴起殺人,我們豈不是全死在這裡?”

“一直忍著冇動手,就是因為你有一條好狗。”

他掃過鐵木無月後哼道:“可惜,你不該再對夏參長下手,把事情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”

“這是夏參長咎由自取!”

葉凡牢牢護著鐵木無月,抖一抖手裡斧頭開口:

“先是營救異族分子印婆對我出手,隨後惱羞成怒想要斬殺沈畫四人。”

“他不僅破壞瞭望北茶樓的規矩,也破壞了今天驗證的規矩。”

“我隻斷他一臂,已經是給足你們最後的麵子了。”

“不然他現在就不是少一隻手了,而是跟皇蒲博士一樣少一顆腦袋。”

“還有,你們地境高手雖然諸多,但死磕到底,我要死,你們也全都要死。”

葉凡望著沈七夜和鐵木金等人冷笑:

“我不介意用我一個換一代人,值得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