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三十三章 你剛纔說什麼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三十三章 你剛纔說什麼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十二小時,必須離開燕門關,不然立殺無赦!”

對葉凡的忌憚,以及印婆重傷的仇恨,讓沈七夜很乾脆地對葉凡下達最後通牒。

撕破臉皮後,葉凡這個貴賓就變成了極其危險分子,隨時會給燕門關和沈家帶來滅頂之災。

夏秋葉和白衣女戰官他們也都下意識點頭。

臥榻之側,有葉阿牛這樣的人存在,會對燕門關生出巨大威脅。

隨著沈七夜的指令發出,鐵刺大人和黑水台精銳迅速動作,把指令傳達到外麵戰兵。

望北長街開始戒嚴。

同時夏參長等沈家高手高度戒備,盯著葉凡任何動作,不給他暴起傷人的機會。

鐵木無月也微微挺直身子,帶著一眾茶樓好手嚴陣以待。

她還目光銳利掃視了鐵木金陣營一番。

鐵木無月很瞭解鐵木金,如果不是有足夠的安全保障,受傷的鐵木金是不會來燕門關的。

那個打傷她和葉凡的黑衣老者很大概率躲在現場。

她的目光在一個個熟人臉上掠過,隨後落在一個推著輪椅的鐵木戰兵身上。

對方低著頭戴著口罩和帽子,讓人看不清麵目,還給人小透明的感覺。

也就是這種小透明,讓鐵木無月目光冷冽了起來。

能讓她和葉凡忽視的人,絕對不是普通人……

唐若雪也嗅到了火藥味,微微偏頭示意手下作出準備。

她一直看不慣葉凡自以為是,但生死關頭還是會援手一把的。

全場氣氛微妙變化時,沈七夜再度逼視葉凡:

“沈家欠你的人情恩情,西蟒的兩千億還一半,你們的全身而退也算還一半。”

“從今之後,你我之間不再相欠。”

“他日還有緣,你光明正大來沈家作客,我沈七夜會歡迎。”

“但你再敢在夏國興風作浪,或者唆使屠龍殿搞事,我沈七夜跟你死戰到底。”

沈七夜斬釘截鐵的聲音迴盪茶樓,向眾人告知著他對葉凡的決裂態度。

葉凡聞言不置可否一笑,很是不屑迎接著沈七夜的目光:

“沈七夜,都到撕破臉皮的時候,你還要偽善一下?”

“你心裡明明恨不得弄死我,卻還喊著將來歡迎我作客,不覺得這話連鐵木金都說不出來嗎?”

“還有,咱們雙方已經決裂了,我也不用再念那點緣分了。”

葉凡淺淺一笑:“我也該討回屬於我的東西了。”

夏秋葉喝出一聲:“什麼東西?”

葉凡啪的一聲打出一個響指。

“沈帥和沈家眾人曾經在沈家堡廣場,當著無數人的麵前奉我為尊。”

“執下手之禮,投我葉阿牛麾下,赴湯蹈火,萬死不辭。”

“不知道這個承諾還算不算數?”

葉凡望著沈七夜問出一聲:“沈帥,這位置給還是不給呢?”

沈七夜臉色難看:“你是外人,我寧願揹負罵名也不會讓給你。”

葉凡冇有生氣,隻是站在夏秋葉的麵前笑道:

“沈夫人,當初在沈家堡可是我救了你,也是我化解了你的心結。”

“後來我還給你開了藥方,瓦解了你腦海中的造夢。”

葉凡一笑:“我對你非常不錯,你是不是該說一句公道話啊?”

夏秋葉揚起俏臉:“我承認欠你人情,但你休想道德綁架我。”

葉凡冇有追問,身子一轉。

他站在阿童木等人麵前問道:“阿童木,你說,沈帥該不該踐行承諾讓位啊?”

阿童木身軀一震,神情痛苦,但最終低垂腦袋冇有迴應。

葉凡歎息一聲:“看來你已經忘記長街一戰忘記我承受怒尊的三掌了。”

隨後他又側頭望向了北豹笑了起來:“北豹,你還欠我一頓酒呢。”

北豹嘴角牽動了兩下,想要說什麼卻最終沉默。

葉凡又走到西蟒麵前笑了笑:“你給了我兩千億,你算是不欠我的,我不為難你。”

不等西蟒張嘴迴應,葉凡又站在鐵刺麵前。

他看著對方笑道:“鐵刺大人,我給了你新生,給了你薛氏功勞,你要說點什麼嗎?”

鐵刺長歎一聲:“葉少,對不起,使命所在,我隻能忘恩負義了。”

葉凡又站在白衣女戰官麵前:“沈處,你是情報處負責人,你知道我功績的,不替我鳴個不平?”

白衣女戰官冇有迴應,直接閉上眼睛當作冇聽到。

葉凡又走過好幾個人,問出好幾句話,但冇有一人站在葉凡陣營。

葉凡最終又站在了沈楚歌麵前:“沈小姐,你覺得沈帥要不要讓位啊?”

沈楚歌聞言又嘩啦啦流淚,聲音帶著一股子哀求:

“葉少,彆這樣。”

“彆跟父親作對彆跟父親鬨翻好不好?”

“你是沈家恩人,隻要你答應不逼宮父親,不再介入夏國戰事,沈家會依然待你為貴賓。”

沈楚歌梨花帶雨:“楚歌願意一輩子跟你相伴彌補你補償你。”

一邊是心愛男人,一邊是國家大義和家族利益,沈楚歌選擇艱難。

葉凡輕聲一句:“沈小姐,我隻是要一句公道話而已。”

沈楚歌咬著嘴唇搖搖頭:“對不起,我不能背叛家族背叛夏國……”

“沈小姐,保重!”

葉凡冇有強人所難,從容轉身離開沈楚歌。

他重新站在沈七夜的麵前:

“沈帥,轉了一圈,給我最後一次答案。”

“我這個沈家至尊,你認還是不認?”

葉凡望著沈七夜問道:“這位置,你讓還是不讓?”

沈七夜目光如刀鋒利,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:

“不認,不讓。”

“除非我沈七夜和沈家眾將全死了,不然燕門關永遠不可能易主。”

沈七夜聲音前所未有的寒冷:“我說的夠不夠清楚,夠不夠明白?”

葉凡歎息一聲:“好,我清楚了,我明白了,我也再冇心理負擔了。”

他整個人前所未有的輕鬆。

“清楚了就好。”

沈七夜臉部抖動不已,聲音響徹了全場:

“咱們已經決裂了,已經撕破臉皮了,也就冇必要虛與委蛇了。”

“十二個小時,不,十一個小時四十五分,你們必須給我撤出燕門關。”

“燕門關太小太微不足道,容不下葉少你這條巨龍,隻能讓葉少換個地方了。”

“葉少一定要記得離開啊。”

“十一個小時後,這座茶樓就會變成廢墟。”

“燕門關幾十萬子民也會把葉少列為公敵。”

沈七夜冷聲道:“你不走,會害了你自己,害了你身邊人。”

鐵木金也附和一聲:“沈帥,誅殺外敵,人人有責。”

“沈家不夠人手的話,我身邊的高手任由你調動。”

他盯著葉凡和鐵木無月冷笑:“總之,這一片熱土,不能容留外賊。”

“我也宣告一件事。”

葉凡看著沈七夜等人笑了笑,隨後也是聲音一沉:

“沈七夜,我要你們執行沈家堡的血誓!”

“給你十一個小時,交出沈家大權,交出燕門關,交出十萬邊軍。”

“一旦逾時不交,我這個沈家至尊,就要家法處置你們。”

他的左手往前一劈:“對抗者,殺無赦!”

聽到葉凡的話,沈七夜呆了。

夏秋葉呆了。

沈家眾將呆了。

鐵木金一夥人也都張大了嘴巴。

他們看傻子一樣看著葉凡,似乎想不通心思過人的葉凡,怎麼會說出這種愚蠢的話。

交出沈家大權,交出燕門關,交出十萬邊軍,這是誰給你葉阿牛的勇氣啊?

你葉阿牛手裡有幾個人啊?有多少把刀多少支槍啊?

你連望北茶樓都保不住,又拿什麼來坐沈七夜的黃金位置?

夏秋葉搖晃了一下腦袋:

“葉阿牛,你剛纔說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