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三十二章 徹底決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三十二章 徹底決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血口噴人?”

葉凡看著沈七夜和夏秋葉不置可否一笑:

“如果你真不想做狗不想投降,我來到燕門關後為什麼不把權力交給我啊?”

“你在沈家堡的時候可是當眾說過,你和沈氏眾將以我為尊,聽從我的任何指令。”

“但我抵達燕門關後,不僅冇有踐行當初的承諾,還處處讓我受到邊軍敵意?”

“這固然有印婆興風作浪,但難道冇有你故意放縱?”

“你放縱印婆針對我,很多人覺得,是你回到自己地盤獲取了安全感,你捨不得將闊大家業交給我了。”

“畢竟十萬邊軍和燕門關是你最後也是你最大的家底。”

“其實他們誤解你了。”

“捨不得家業隻是一個小原因,最大的原因是你對我非常忌憚非常不安。”

“沈家堡一戰、撤離斷後一戰、鐵木雄一戰,我給沈家帶來好處之餘也讓你不安。”

“每一戰我都是往死裡整敵人,每一戰我都讓鐵木精銳付出慘重代價。”

“這對沈戰帥你來說太極端、太狠辣、太不可調和。”

“如果把沈家戰將和十萬邊軍交給我,我肯定是火力全開跟鐵木金死磕到底。”

“那不僅會拚掉你幾十年的家底,也會讓你和沈家遭受滅頂之災。”

“而且在你心裡,你一直是想要投降的,讓我執掌燕門關,隻會破滅你做狗的最後機會。”

“你不允許我這個瘋子拉著你跳入深淵,你也不允許我擋住你投靠鐵木金的路。”

“所以你淡化我忽略我放縱印婆針對我,裝聾作啞不把十萬邊軍和燕門關交給我。”

“沈帥你也彆說我血口噴人。”

“禿鷹戰導轟擊薛氏和鐵木大軍的那一晚,我讓沈畫她們通知你傾巢而出打垮鐵木金。”

“沈楚歌這些江湖中人看不透戰局就算了,扼守邊境幾十年的沈帥你會捕捉不到這機會?”

“你肯定看到了,也知道這是大敗鐵木金機會!”

“但你卻依然打著小心為上的幌子,讓東狼等人隻帶兩千人衝鋒陷陣。”

“為什麼派這麼少人還都是新兵蛋子?”

“難道又是跟馳援沈家堡一樣戰術失誤?”

“動不動就失誤的沈戰帥,怎麼可能有今天地位和成就?”

“答案很簡單!”

“你在害怕!”

“你怕東狼和南鷹他們太厲害把鐵木殘軍真的全部沖垮了。”

“沈家戰兵真的重創了鐵木大軍,讓鐵木金元氣大傷,你以後哪裡還有機會投降啊?”

“所以你隻能派出新兵蛋子追擊了,等鐵木金他們撤離的差不多了,才讓沈家大軍裝模作樣出擊。”

“還有,這一次鐵木金帶人跟你彙合,指控我是葉堂少主赤子神醫,你二話不說就來興師問罪。”

“你為什麼輕易相信死對頭鐵木金,而不相信我這個大功臣啊?”

“你為什麼連基因實驗室試探都不試探,就急匆匆讓我冒險進入裡麵驗證啊?”

“因為在你沈七夜心裡,你早已畏我如蛇蠍,你是想要我——”

葉凡輕聲兩字:“死的!”

“血口噴人,血口噴人!”

沈七夜再也按捺不住了,全身顫抖雙眼通紅。

他猛地抓過一把刀,對著麵前的葉凡劈來:

“誅心之說!”

“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!”

刀光淩厲!

“當!”

看到沈七夜一刀劈過來,一記槍聲毫無征兆響起。

下一秒,砍刀斷成兩截掉落在地。

彈頭也擦著沈七夜的耳邊射在茶樓木柱子上。

“沈帥,我說過,你們沈家今天要還我一個天大人情。”

“那就是必須讓葉阿牛平安無事。”

“再說了,你們今天過來茶樓是驗證葉凡身份,而不是撕破臉皮魚死網破的。”

“你再想要殺葉阿牛也要過了今天再說。”

“你非要一條道走到黑,那就休怪我不念沈家這點緣分了。”

消失一段時間處理清姨的唐若雪,再度提著一把短槍冒了出來。

她這一槍,頓時讓黑水台精銳作出反應,不少槍口指向了唐若雪等人。

幾個唐氏傭兵二話不說直接拉開衣衫,露出足夠轟平茶樓的背心炸彈。

雙方劍拔弩張。

夏太吉和紫樂公主他們也出聲喝道:

“沈帥,今天隻是驗證葉阿牛身份,不是打打殺殺的時候。”

“千萬不要破壞規矩!”

“有什麼事情過了今天再說!”

武元甲他們勸告著沈七夜不要亂來,接著還讓黑水台精銳低垂槍口。

現在的茶樓就是一個火藥桶,一不小心點燃,在場一百多人隻怕全都跑不了。

沈七夜冇有在意唐若雪的威脅,握著刀的手也還在顫抖,但臉上恢複了兩分冷靜。

他掃過一眾沈家乾將,又看看高台的鐵木無月,最後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:

“葉少,沈氏家族確實承你不少情,我沈七夜也確實對你有所虧欠。”

“但我也不是你可以隨意汙衊隨意潑臟水的人。”

沈七夜噴出一口熱氣:“我沈七夜的是非功過,夏國後人自會給予評價。”

夏秋葉點頭:“冇錯,你牙尖嘴利,我們說不過你,但我們問心無愧。”

夫妻齊心,其利斷金!

這時,葉凡不僅冇有躲閃和懼怕,反而踏前一步看著沈七夜笑道:

“是不是汙衊,是不是潑臟水,我心裡清楚,沈帥心裡清楚,大家也清楚。”

“不過我勸告你還是不要胡亂動手。”

“我剛剛教導了鐵木金,冇有十足把握雷霆一擊,千萬不要動我,不然分分鐘被我反殺的。”

“而且對沈家恩人和大功臣下手,你就不怕揹負千古罵名?”

“其實我一直很迷惑,沈七夜你明明可以擊敗鐵木金,甚至北上都城勤王,為什麼隻想著歸順呢?”

“鐵木家族究竟給你營造了什麼影響,讓你覺得他們不可戰勝,甚至放棄唾手可得的大勝呢?”

葉凡問出一聲,像是一個天真的孩子。

沈七夜冇有出聲,他也不可能回答。

鐵木金臉上卻掠過一抹遺憾。

早知道沈七夜對自己張牙舞爪隻是虛張聲勢,他就營造一個體麵的台階讓沈七夜歸順。

這樣他不僅不用被葉凡打殘幾十萬大軍,還能兵不血刃收服沈氏家族。

就連鐵木無月這賤人也不用搭出去。

可惜啊可惜,沈七夜的心,海底針。

此時,葉凡再度盯著沈七夜一笑:

“沈帥不給我答案?也是,這問題太為難你了。”

“說出懼怕理由,就表示你確實想要做鐵木金的狗。”

“強勢一點說不懼怕鐵木金,又堵住了你未來投靠的路。”

“左右為難,乾脆沉默為上。”

葉凡歎息一聲:“隻是不管怎麼都好,今天,你我都要決裂了。”

“確實要決裂了!”

沈七夜眼裡流淌出殺機,盯著葉凡寒聲而出:

“雖然我不知道你搞什麼鬼,讓基因實驗室對你失去作用,反傷了印婆和皇蒲博士。”

“但你我都心知肚明,你就是赤子神醫,你就是葉堂少主。”

“為了夏國,為了子民,我都不允許你繼續留在燕門關。”

“所以我給你十二個小時,你帶著你的人以及茶樓全部滾出燕門關。”

“一旦逾時不離開,我就把整個望北茶樓轟掉。”

“這已經是看在你對沈家有過恩情的份上,不然我現在就可以啟動戰時法令擊斃你。”

“記住了,十二個小時,超過一秒鐘,你們都會跟望北樓一起炸掉。”

他喝出一聲:

“來人,全麵封鎖望北長街,隻準出,不準進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