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三十一章 血口噴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三十一章 血口噴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不是的,不是的!”

聽到葉凡說沈七夜想投靠鐵木金,沈楚歌止不住為父親辯解起來:

“我爹不會投靠鐵木金的!”

“如果他想要投靠天下商會,他早就接受鐵木金的協議歸順,也不會嚴令禁止十萬邊軍馳援。”

“十萬邊軍當初如果回救沈家堡,我們也不會被鐵木無月逼得走投無路。”

“他跟天下商會一直勢如水火,他也一直喊著要剷除鐵木家族,還夏國一個朗朗乾坤。”

沈楚歌從小就對父親崇拜,更是把他當成一輩子的楷模。

葉凡可以說父親負了他對不起他,但不能說父親軟了骨頭想做鐵木家族的狗。

白衣女戰官也擠出一句:“沈家一直對抗天下商會,沈帥怎可能想要投靠鐵木金?”

沈家眾人也都紛紛點頭附和。

沈七夜也聲音一沉:“如果我要跟鐵木金合作,屠龍殿早滅了。”

“冇錯,沈帥是軟骨頭的話,早就接受我的兵馬大元帥條件了。”

鐵木金也皮笑肉不笑開口:“我也不需要勞師動眾讓鐵木無月攻打沈家了。”

葉凡聞言不置可否一笑,似乎早料到沈家人反應,把擦拭雙手的濕紙巾丟在地上。

他目光如刀看著殺氣騰騰的沈七夜:

“你這個人,如鐵木無月所說,太貪婪了,這也想要,那也想要。”

“你骨子裡想要給鐵木金做狗,但又擔心揹負千古罵名,還尋思怎麼投靠獲取最大化利益。”

“所以這些年你跟鐵木家族的關係非常扭扭捏捏。”

“天下商會向你伸出橄欖枝,你昂著脖子說不跟鐵木金同流合汙。”

“天下商會捅你一刀子,你捂著傷口說天下蒼生為重就不打擊報複了。”

“你這份糾結,哪怕到了雙方刀兵相向的時候,也依然存在。”

“沈長風和劍神李太白出事,你誤判是鐵木家族所為,才咬牙出擊襲殺三十六名鐵木骨乾。”

“可就是到了這個地步,你還是見好就收,希望雙方談判能夠留有餘地。”

“可惜,鐵木金冇有跟你談判,直接聯手熊國三方大軍逼關,再讓鐵木無月統率好手決戰。”

“鐵木金一副不死不休的態勢。”

“就是這樣生死存亡關頭,沈七夜你還是瞻前顧後,還是想著投降或者求和。”

“於是沈家對抗天下商會的一係列奇怪現象也呈現了出來。”

“東狼南鷹和阿童木他們當初對抗鐵木無月時,最適合的戰術就是就地決戰死磕一番。”

“這樣可以最大程度重創鐵木無月的隊伍,還能讓東刺陽和西不落等四路大軍難於彙合。”

“可是沈七夜你卻下令,各方沈氏戰將馳援沈家堡,要在沈家堡大決戰。”

“這種馳援固然能緩解沈家堡的壓力,但卻會最大程度耗損援兵。”

“原本就地決戰可以憑藉地形優勢殺敵一萬的阿童木他們,因為馳援沈家堡強行突圍隻能殺敵兩三千。”

“而且幾百公裡的馳援,還把自己陷入了被鐵木高手不斷襲擊的困境。”

“阿童木如不是我搭一把手,現在墳頭都長草了。”

“饒是如此,幾千鬼麵鐵騎也隻剩下幾十人抵達沈家堡。”

“其餘沈家高手隻怕也是耗損七八成纔回到沈家堡。”

葉凡歎息一聲:“這是多腦殘纔會想出來的回救戰術啊。”

東狼和南鷹他們下意識望向了沈七夜。

這也是他們曾經的疑惑和不解。

夏秋葉俏臉如霜替丈夫辯解:“這能說明什麼?這頂多說明七夜指揮失誤!”

“冇錯,就算這策略不是最優選,也隻能說失誤。”

白衣女戰官也喝出一聲:“葉阿牛,大家不是傻子,你挑撥離間冇有意義。”

沈七夜冇有出聲,隻是眼皮抖動,身上殺氣越發濃鬱。

一股冷冽的寒意無形綻放。

熟悉他的人,都能感受到沈七夜起了殺意。

鐵木無月微微眯起眸子,高度戒備。

葉凡卻冇有半點在乎,繼續毫不留情撕掉沈七夜的麵具:

“沈戰帥守護邊關幾十年還是鬼麵戰神,是絕不會犯這種低級幼稚的戰術錯誤。”

“之所以這樣要求沈氏各方戰將回救,不過是沈戰帥心裡非常懼怕。”

“沈戰帥懼怕沈家堡被打爆失去自己做狗和擁兵自重的資本。”

“沈戰帥更怕阿童木和東狼南鷹他們就地決戰重創了天下商會聯軍。”

“沈戰帥擔心殺死的人太多了,天下商會跟你勢如水火,鐵木金也會對你恨之入骨,失去調和餘地。”

“所以你不惜代價打消阿童木和東狼等人的就地決戰念頭回救沈家堡。”

“沈家堡的決戰,沈戰帥內心依然是恐懼的,認定自己必輸無疑。”

“這也是沈家堡這麼快被攻破的緣故。”

“不然憑藉沈家堡地道,周旋一個月都冇問題。”

“就算決戰中死了那麼三百沈家好手,沈戰帥內心還是不想死磕到底。”

“比起你和沈家戰將鐵骨錚錚全部戰死,你內心更渴望一個體麵一點的台階給你投降。”

“比如鐵木無月拿出沈氏家眷或光城子民威脅你投降……”

“十萬邊軍為什麼冇有前去沈家堡馳援?”

“一個是我剛纔說的,沈戰帥太貪婪了,利益和名聲都想要得到。”

“他不敢讓十萬邊軍馳援沈家堡,是要維護他保家衛國的崇高人設。”

“十萬邊軍一動,一旦象國和熊國等大軍衝入,沈七夜就要揹負千古罵名。”

“另一個原因,就是沈戰帥不想死磕鐵木金,想要找一個體麵機會投降天下商會。”

“在沈戰帥看來,沈家堡一戰再激烈再凶險,隻要他放下武器投降,肯定不會有事。”

“畢竟他的身手和地位擺著,背後也還有十萬邊軍,足夠讓鐵木金籠絡他了。”

“所以在沈七夜的沙盤模擬中,死上一批沈氏精銳展現自己獠牙,接著體麵投降維護自己保疆愛民的人設。”

“這樣就能完成他‘逼不得已’名利雙收的歸順壯舉。”

“想一想,為了沈氏家眷,為了象國等聯軍不入關,沈七夜寧願投降受辱也不死戰到底和動用邊軍。”

“這人設,這家國情懷,瞬間讓他雖敗猶榮,成為悲情英雄,比夏殿主還要受人愛戴。”

“這跟某個光頭一樣,覺得陽國強大不可戰勝,但自己又不能揹負罵名投降,隻能消極抗戰。”

“唯一冇想到的,是沈戰帥算錯了鐵木無月了。”

“這女人,對敵人向來是往死裡整的。”

葉凡望了一眼走回高台展現百媚千嬌的鐵木無月,眸子深處掠過一抹不加掩飾的玩味:

“她占據了優勢,你死磕或者投降,她都隻會弄死你一勞永逸,投降頂多讓你死得體麵一點。”

“這個女人,對於被她壓製的敵人,是不會留後患的。”

“所以沈戰帥等待的沈氏家眷和光城子民蒼生威脅始終冇有出現。”

“等鐵木無月打出沈氏家眷這張牌時,那時已經是我說了算,沈帥想投降都冇機會了。”

葉凡揹負雙手看著沈七夜:“沈帥,我說的對不對啊……”

沈七夜臉色钜變連連怒吼:“血口噴人,血口噴人!”

夏秋葉也挽住沈七夜手臂喝道:

“我丈夫是頂天立地的漢子,你不要隨便潑臟水!”

“七夜也不是你可以肆意羞辱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