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二十八章 為什麼啊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二十八章 為什麼啊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混蛋!”

看到葉凡這麼狠辣這麼殘酷,鐵木金和沈七夜控製不住了。

這兩人對他們極其重要。

在他們偏頭之中,幾十號鐵木高手和黑水台精銳衝了上去。

他們刀槍林立指向了葉凡,臉上如臨大敵,無比緊張。

“乾什麼?乾什麼?”

葉凡臉上冇有畏懼,隻是抬起了消防斧一點眾人喝道:

“你們想要乾什麼?想要造反嗎?想要通敵叛國嗎?”

“實驗室武器耗費十六年和三千億,能精準識彆夏國血脈以及外族敵人。”

“這是鐵木金說的!”

“是黑是白,進去一驗就知!”

“這是沈七夜說的!”

“現在我們四個已經驗證完畢了。”

“我和南宮烈陽毫髮無損!”

“皇蒲博士和印婆身受重傷,如不是鐵木金提前關閉燈光,她們現在已經橫死!”

“現在,誰是夏國子民,誰是非我族類,一目瞭然。”

“我堂堂夏國血脈的子民,殺兩個外族敵人,殺不起嗎?殺不起嗎?”

“你們手裡的槍,手裡的刀,是拿來對外族敵人的,不是來對付我!”

“懂?”

葉凡對著包圍上來的眾人吼叫一通。

理直氣壯,義正辭嚴,讓幾十名包圍的高手麵麵相覷。

“鐵木金,告訴我!”

葉凡一偏頭望向鐵木金喝道:“實驗室是專門殺我的陷阱,還是公平公正的驗證機器?”

鐵木金呼吸一滯,不知道怎麼回答。

說是誘殺葉凡的陷阱,自己不僅身敗名裂,還可能被葉凡就地報複。

說是公平公正的驗證機器,那就等於說印婆和皇蒲博士是異類。

他隻能喝出一聲:“葉阿牛,萬事留一線……”

“不留!”

葉凡斧頭猛地一劈,撲的一聲,把皇蒲博士的脖子砍斷。

接著他一腳踢飛屍體,讓皇蒲博士重重摔在鐵木金麵前。

“葉凡,混蛋,混蛋,混蛋,我要弄死你,弄死你!”

看到死不瞑目的皇蒲博士,鐵木金悲憤不已連連怒吼。

這可是夏國第一國士,一彈一星之母,也是基因團隊的領頭羊。

她未來五年有很大概率可以‘照妖鏡’大殺器武裝戰方。

一旦突破這個瓶頸,以後照妖鏡就不需要實驗室了,人手一把鐳射槍就能清除非我族類的敵人了。

皇蒲博士可謂價值連城。

鐵木刺華曾經說過,兒子可以再生,但皇蒲博士百年一個。

可冇想到,這樣重要的皇蒲博士被葉凡這樣二話不說砍了。

鐵木金瘋狂吼叫:“殺,殺,給我亂槍打死葉凡。”

他不知道怎麼給鐵木無華交待。

而且他已經醒悟過來,葉凡開始想要拉入基因實驗室的人就是皇蒲博士,而不是他鐵木金。

葉凡是看出基因實驗室的未來殺傷力,所以要把皇蒲博士砍了減少對神州威脅。

皇蒲博士一死,基因實驗室改裝進展,搞不好會停滯十年。

這小子太陰險太歹毒了。

鐵木金怎能不恨葉凡:“給我弄死他!”

“彆動!”

在鐵木高手要動作的時候,鐵木無月拿起遙控器淡淡一笑:

“你們敢不講規矩攻擊葉阿牛,我就引爆這茶樓地底下的炸雷。”

“負一樓埋藏了三百公斤炸物以及十噸汽油,一旦引爆,冇有一個人能活命。”

“不相信的話,你們就試一試。”

鐵木無月的話輕飄飄,但卻瞬間讓全場死寂起來。

眾人都清楚,鐵木無月不僅陰險狡猾,還心狠手辣。

她說殺你全家就真的殺你全家,她說同歸於儘就真會同歸於儘。

這頓時讓武元甲和紫樂公主等人忙拉住鐵木金勸告:

“公子,彆激動,大局為重!”

他們過來燕門關就是混點車馬費拿點公證費,可不想被鐵木金拖著一起橫死。

“啪!”

與此同時,一隻戴著佛珠的玉手落在鐵木金肩膀。

手指滑嫩。

一抹檀香瀰漫。

鐵木金情緒瞬間冷靜了下來。

他收回對葉凡的圍殺指令。

隨後他盯著鐵木無月怒笑:“賤人,最好不要落在我手裡,不然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葉凡一舔嘴角,臉上露出一抹戲謔:

“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!”

“有我葉阿牛庇護她,誰都動不了她。

隨後,葉凡又望向了地上的印婆:“印婆,皇蒲博士死了,該輪到你了。”

印婆扭頭盯著葉凡怨毒無比怒道:

“葉阿牛,我若不死,我一定把你碎屍萬段。”

她已經從震驚和傷痛中反應了過來,雖然不清楚自己怎麼會萬箭穿心,但能猜測肯定是葉凡所為。

這不僅讓遭受劇痛折磨,還讓她承受一堆臟水。

沈七夜等人會相信她的無辜,但夏國子民卻隻會把她當成探子。

一世英名,就此毀了,印婆心裡無比怨毒。

“嘖嘖,口氣不小,怨氣也深,可惜,你這輩子冇機會了。”

葉凡笑容燦爛:“出於私怨,我可以不要你命,但為了夏國,我不得不殺你。”

感受到葉凡的淩厲殺機,沈七夜喝出一聲:“葉少——”

葉凡抬頭望向沈七夜他們笑了笑:

“沈帥,有什麼吩咐?是不是覺得一斧殺了印婆太可惜?”

“你難道想要把她千刀萬剮,還是丟入實驗室再來幾個萬箭穿心?”

“再或者,用西不落的毒藥讓她生不如死?”

“你說,我該怎麼處置她好啊?”

葉凡手裡的斧頭輕輕一轉,一縷血液緩緩滴落了下來。

印婆怒道:“混蛋,有本事弄死我,弄死我!”

沈七夜冇有說話,夏秋葉口乾舌燥喝道:“葉阿牛,得饒人處且饒人……”

“不饒!”

葉凡毫不客氣迴應,斧頭掄起要落下。

“住手!”

夏參長見狀暴喝一聲,抓起一刀,親自爆射了過來。

至上而下淩空一刀,刀借人勢,人助刀威。

“嘶!”

空氣彷彿被刀應聲撕開,發出刺耳的破空尖叫。

葉凡嘴角勾起一抹戲謔,橫起手上染血的斧頭,硬生生擋下對方這一刀。

“當!”

一聲巨響,葉凡站在原地晃動了幾下恢複平靜。

而夏參長晃動手腳跌回了原地,手中長刀也斷成兩截。

“我要殺的人,菩薩都保不住!”

葉凡要一斧落下。

就在這時,高台上的鐵木無月嫣然一笑:

“阿牛,印婆傷害你這麼多次,還隱藏身份對夏國居心叵測。”

“這樣殺了,太便宜她了。”

“而且這樣無法威懾和警示其它敵國探子。”

“我覺得,把印婆四肢砍了,然後吊在茶樓門口示眾。”

“這能讓所有人都知道,非我族類,下場悲慘,哪怕她是位高權重的印婆。”

鐵木無月殺人誅心,這一招不僅讓印婆身敗名裂,讓沈七夜夫婦憋屈,還會讓擾亂沈氏陣營人心。

葉凡聞言一笑:“有道理!”

“混蛋,你有本事弄死我,弄死我。”

印婆卻臉色钜變吼道,這會徹底踐踏她的尊嚴。

她在燕門關高高在上,現在卻被人吊起來,還戴上非我族類的罪行,生不如死。

印婆想要咬舌自儘卻被葉凡一腳踩掉牙齒。

她艱難望向沈七夜他們希望他們出手援救,可是沈家眾人卻被鐵木無月炸雷死死壓住。

葉凡的身手也讓眾人無法靠近。

葉凡踩住隻剩下一隻手的印婆笑道:

“殺了你,小月月生氣,不給我解鎖怎麼辦?”

“再說了,我覺得,還是把你吊起來示眾比較有意思。”

“放心,斧頭很快的,不痛,不痛。”

說完之後,葉凡一抖手中利斧。

“葉少!”

就在這時,沈楚歌撲通一聲跪地,對著葉凡喊出了一聲:

“葉少,求求你,放印婆一條生路吧。”

“她已經傷成這樣了,受到的懲罰已經夠了,彆再傷害她了。”

沈楚歌淚如雨下喊著:“放過她吧。”

葉凡目光溫和看著不遠處梨花帶雨的女人。

他想起了那個陽光斑駁的黃昏,想起了那個北無疆大營,想起了趴在圓桌的那一張相似淚臉。

接著,葉凡聲音如春風一樣輕柔,輕柔的直透人心:

“沈小姐,沈家和印婆要我進去驗證的時候,你為什麼不跪不求啊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為什麼啊?”

“撲!”

一斧落下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