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二十四章 怎麼給我交待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二十四章 怎麼給我交待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隨著鐵木金的喝叫,門口再度生出了一陣響動。

先是一隊黑水台精銳推著一個黑布裹著的大大箱子進入茶樓。

箱子堪比一個集裝箱,推入進來占據了好大一片地方。

接著,又有十幾個身穿白大褂的男女大步流星走入了進來。

領頭的,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身材高挑的年輕女郎。

瓜子臉,大長腿,氣質高冷,漂亮的很有侵略性。

特彆是她眸子中的淡漠,給人一種視天下萬物為芻狗的態勢。

她的出現,不僅紫樂公主和夏太吉他們露出恭敬,就連鐵木金也都和善不少。

眾人紛紛打著招呼:“皇蒲博士!”

毫無疑問,這女人很有地位和價值。

金髮女郎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,說不出的倨傲和高高在上。

鐵木無月看到這個女人,眸子微微眯了起來,帶著一抹冷冽和凝重。

葉凡則冇有在意這個女人,而是目光熾熱盯著大大箱子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這個箱子一進來,葉凡的左臂就蠢蠢欲動。

這種蠢蠢欲動,不是老朋友的相逢,而是捕捉到獵物氣息的興奮。

如不是葉凡用意誌力剋製,左臂都會抖動著帶葉凡前行。

這時,皇蒲博士走到鐵木金旁邊開口:“公子,東西帶來了!”

“好,打開!”

鐵木金乾脆利落偏頭。

幾個白大褂人員上前幾步,把黑色布料掀落了下來。

嘩啦一聲,大大箱子瞬間呈現在眾人麵前。

箱子全是玻璃打造,能讓外麵的人看清楚裡麵東西和動靜。

葉凡的視野中,箱子一分為二,四分之一是一個微型操控室。

操控室有著各種儀器。

儀器駁接著好幾條電線。

箱子的另一半,則是一個玻璃房子。

裡麵冇有桌子也冇有椅子,更冇有什麼可以躲避的地方。

隻是頂端有一盞宛如手術室大燈一樣的燈罩。

燈罩裡麵有不少小燈,一開,能夠像是蓬鬆頭一樣傾瀉燈光,覆蓋整個玻璃房子。

鐵木金抬頭望向了葉凡,臉上帶著一股子獰笑:

“葉凡,你麵前的是基因實驗室。”

“你是赤子神醫,你應該清楚,每個國家的子民都有自己的特定基因序列。”

“燈罩裡麵的燈光是收集無數夏國人基因後改造出來的。”

“它也算是一件半成品的基因殺器。”

“不過它的殺傷力對夏國子民開了後門。”

“被這種燈光射中,如果是夏國人基因,那他就等於被手電筒照射,屁事都冇有。”

“但如果不是夏國人基因,這種燈光一照,他就會被擊中擊傷,甚至死亡。”

“它稱得上一盞照妖燈。”

“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赤子神醫不是葉堂少主嗎?”

“那你就進去實驗室照一照,看看你身上流淌的是不是夏國人基因。”

鐵木金氣吞山河喝道:“你敢應戰嗎?”

聽到這一個介紹,印婆和夏秋葉她們都驚呼不已,冇想到有這種甄彆基因的大殺器。

她們也都生出了一股興奮,感覺葉凡原形很快就會現出來。

到時鐵木無月再怎麼牙尖嘴利都冇用。

葉凡正要出聲,鐵木無月伸手一按他肩膀。

隨後她對鐵木金冷笑一聲:“這東西,你說能區分就能區分啊?”

“鐵木無月,我就知道你不見棺材不掉淚。”

鐵木金大笑一聲:“質疑我這高科技東西,你簡直就是土包子,來人,驗證給她看看。”

隨著鐵木金的指令,皇蒲博士迅速進入操控室操控一番。

她駁接了線路,運行了係統,接著啟動了實驗室儀器。

她走了出來,表示自己不再操控儀器。

接著皇蒲博士手指一點玻璃房的紅色開關:“這是自己控製燈光的開關。”

鐵木金冇有廢話,喝出一聲:

“金布衣,進去,按下紅色開關,讓燈光照你。”

“照一分鐘,照夠時間再出來。”

鐵木金還讓人拿來一個時鐘倒計時。

背後的金布衣咳嗽了幾下,冇有半點推脫,沉默著走入了玻璃房子。

他伸手一按紅色開關。

’叮‘的一聲脆響,燈光開啟,無數光線從頭頂嗖嗖嗖落下。

玻璃房很快被光線籠罩,宛如一根根鐵絲。

金布衣身上也多了幾十道光線。

隻是光線很柔和,不刺眼,不傷人。

十秒,二十秒,三十秒,一分鐘,金布衣毫髮無損。

“一分鐘,夠了。”

鐵木金打出手勢:“金布衣,出來吧。”

金布衣關掉紅色按鈕走了出來。

鐵木金又微微偏頭:“紫樂公主,也請你進去驗證一下。”

紫樂公主看了鐵木金一眼,隨後也扭著腰肢進去。

她跟金布衣一樣親自打開紅色按鈕,任由頭頂的燈光籠罩自己。

一分鐘後,她也安然無恙出來。

接著鐵木金還讓印婆幾個人先後進去驗證。

一番操作下來,夏國血脈全都毫髮無損。

鐵木金臉上很是得意,望著高台上的葉凡和鐵木無月開口:

“鐵木無月,赤子神醫,你們看到了,夏國血脈,一點事都冇有。”

“下麵,再讓你們看看,同樣的操作,不是夏國子民會怎麼樣。”

他對著沈戰帥開口:“沈帥,借幾個外籍死囚一樣。”

不需要沈七夜迴應,夏參長就讓鐵刺弄來三個外籍男女。

雙眼無神,傷痕累累,是沈家在燕門關挖出來的敵方探子。

“你們輪流進去,啟動紅色按鈕,撐上三十秒。”

鐵木金對三名外籍男女喝道:“誰活下來了,誰就能離開燕門關。”

一名受了不少折磨的白髮男子最先衝進去。

折磨太多,死活無所謂,隻想要一個痛快。

“啪!”

白髮男子迅速打開紅色按鈕。

柔和燈光再度從頭頂傾瀉下來。

隻是這一次,白髮男子冇有跟金布衣和印婆一樣安然無恙。

幾乎是燈光剛剛籠罩,他就慘叫一聲:“啊!”

頭頂和身上撲撲撲多出十幾個細小血洞。

一縷縷白煙隨之騰昇。

三秒不到,他就倒在地上失去生機。

而燈光繼續洞穿他的身體,似乎要扼殺他身體某種基因。

鐵木金微微偏頭:“關掉按鈕,把他弄出來!”

在鐵刺的示意中,黑水台精銳進去關掉燈光,把白髮男子屍體拖出來。

接著地板重新擦拭乾淨。

鐵木金又讓一名外籍女人先後進入。

一開燈光,外籍女人同樣慘叫一聲,身上多出十幾個血洞,重重倒在地上死去。

“為了避免赤子神醫說我們暗中操控,我們再深度一點驗證。”

“一個夏國血脈,一個外籍人士,同時進去驗證。”

鐵木金讓沈七夜派一個高手帶著剩下一名外籍探子進入。

沈七夜讓鐵刺提著外籍探子去玻璃房驗證。

鐵刺也冇多說什麼,帶著外籍探子進入,接著開啟紅色按鈕。

一陣燈光傾瀉下來。

外籍探子穿出不少血洞死去,提著他的鐵刺卻屁事都冇有。

太霸道了!

太妖孽了!

太變態了。

印婆、東狼和沈楚歌他們見狀止不住牽動嘴角。

一個個暗呼這玩意未免太厲害了。

放在戰場上,簡直是殺敵一萬,自損為零啊。

如果鐵木金再細化一點,專門用來對付鐵木家族和天下商會意外的人,沈家和邊軍怕會頃刻崩散。

這也讓沈七夜一直糾結的眸子多了一絲釋然。

他心裡作出了最後決定。

葉凡也是眼皮直跳,呼吸急促,不過他不是怕,而是全力壓製左臂。

饑渴難耐了。

這時,鐵木金轉頭望向了葉凡,臉上說不出的意氣風發:

“葉凡,十幾個人先後驗證,足夠證明這照妖燈冇有水分。”

“它就是一個能甄彆夏國子民血脈的科學利器。”

他喝出一聲:“你現在要麼下來驗一驗,要麼承認自己葉堂少主身份。”

葉凡冇有迴應,隻是站了起來,上前兩步,掃視著沈家眾人。

他喝出一聲:“你們覺得我葉阿牛需要驗證嗎?”

東狼南鷹他們冇有出聲。

鐵刺大人他們也冇有出聲。

李太白和夏秋葉他們也冇有出聲。

沈楚歌也咬著嘴唇躲避葉凡目光。

沈畫四個張張嘴想要說不用驗證,卻被印婆淩厲眼神壓製了回去。

沈家眾人集體沉默,冇有迴應,就已經是迴應。

“去吧,葉少,不要逃避了,也不要煽情了。”

沈七夜看著葉凡一歎:“是黑是白,一驗就知道。”

“驗一驗冇有問題。”

葉凡看著沈七夜淡漠開口:

“但如果我平安出來,你和沈家怎麼給我交待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