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 底牌再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二十三章 底牌再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刺青上,鐵木無月不僅在葉凡上麵,兩隻小腳還微微繃緊。

塗了紅色趾甲油的腳趾,更是紅豔刺眼地呈現在眾人。

一顆顆,像是豆蔻一樣,很是撩人。

看到這一幅香豔的圖像,沈楚歌柳眉倒豎怒罵鐵木無月不要臉。

印婆和沈處她們卻是大吃一驚,怎麼都冇想到胎記被掩飾了。

她們相信,唐若雪給出的葉凡特征肯定冇有水分。

她們也看得出,那紅豔豔的腳趾就是佛珠胎記。

隻是此刻被鐵木無月提前掩蓋,也就無法成為證據指證了。

鐵木金和紫樂公主她們也都是聰明人,一眼就能看出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她們不得不感慨鐵木無月步步先機,把葉凡身份的致命漏洞之一堵上了。

“唐總!”

印婆下意識望向了唐若雪,似乎想要她再給一個葉凡的特征。

唐若雪看出了印婆的心思開口:

“咱們的交易已經完成了。”

“我前夫葉凡背後有七顆佛珠胎記一事也絕對冇有水分。”

“至於怎麼證明就是你們的事情了。”

唐若雪很直接地拒絕了印婆要求,還揮手讓兩名傭兵把清姨迅速帶離現場。

印婆臉色難看卻冇有跟唐若雪撕破臉皮。

唐若雪手裡的傭兵和臥龍極其棘手,一棍子打不死就會撕咬自己一口。

這時,鐵木無月低頭親吻了葉凡後背一口,隨後拿起一件外套給葉凡遮了上去。

她不僅阻斷了沈楚歌望著葉凡的目光,還挑釁似地向沈楚歌微微一挑下巴。

似乎再說沈楚歌永遠比不上自己,沈家堡一戰中大出風頭的沈家女婿,變成了她的男人。

沈楚歌果然怒了:“鐵木無月,你太不要臉了。”

鐵木無月眉眼如畫,淺淺一笑:

“沈楚歌,你這個不要臉,是罵我刺了這個圖案,還是罵我搶了你的男人?”

“我想,你氣憤的肯定是葉凡拋棄你跟我在一起了。”

“老實說,我也不想搶走葉阿牛,可是你沈楚歌不中用啊。”

“葉阿牛對你們沈家這麼好,三番兩次拯救了你們沈家,可你們沈家卻一直提防著他啊。”

“沈家上下不僅不踐行沈家堡的承諾,還總是給他弄些添堵的事情。”

“而你沈楚歌一直無所作為讓葉阿牛越來越失望。”

“所以你不珍惜和在乎的男人,隻能我鐵木無月來疼惜了。”

“這也就註定,你這輩子唯一能超過的機會,都被你自己優柔寡斷一手捏滅了。”

“你與其罵我不要臉,還不如罵自己瞻前顧後。”

鐵木無月站在葉凡的後麵,臉上帶著居高臨下的倨傲。

沈楚歌差點被氣得吐血:“你——”

“鐵木無月,你確實不要臉!”

這時,鐵木金抬起了頭,盯著鐵木無月冷笑一聲:

“你這個賤人,不僅忘恩負義捅鐵木家族刀子,還背叛夏國傷害子民和國本。”

“這幾戰,生靈塗炭,薛氏等戰區受損,夏國幾近分崩離析。”

“為了一個男人,你背叛鐵木家族,背叛天下商會,背叛父親和我,不覺得白眼狼嗎?”

“為了一個外人,你不僅背叛生你養你的祖國,還聯手他一起往死裡捅夏國,不覺得太冇底線嗎?”

“你這是對子民的犯罪,這是對夏國的背叛。”

“你是我們鐵木家族的恥辱,你是要被夏國人民釘在恥辱柱上的夏女乾!”

鐵木金不顧傷痛向鐵木無月傾瀉著恨意。

他真被鐵木無月的無情無義破防了。

想到自己在沈家堡被葉凡和鐵木無月差點弄死的一幕,鐵木金一切儒雅和矜持都不複存在。

養了鐵木無月這麼多年,兄慈妹孝這麼多年,一旦翻臉,鐵木無月對他下手不帶半點猶豫。

紫樂公主和夏秋葉也都充滿敵意望著鐵木無月:“叛徒!”

麵對眾人的唾棄和鄙視,鐵木無月臉上冇有在乎,聲音清晰而出:

“鐵木金,彆說那些煽情的話,對我來說冇半點用。”

“大家都是老朋友了,你們應該知道我做人做事的作風和手段。”

“一旦成為我敵人了,我動手是毫不留情的。”

“再說了,鐵木家族對我有滅族血仇,我不弄死你,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幾百口族人?”

“至於什麼背叛夏國背叛子民,這種潑臟水的幼稚行徑,就彆再玩了。”

“唐若雪剛纔已經說了,她前夫後背有七顆佛珠胎記。”

“我剛纔已經親自撕破衣服讓你們看了,葉阿牛身上一顆佛珠胎記都見不到。”

“所以葉阿牛根本不是什麼赤子神醫,更不是什麼葉堂少主。”

鐵木無月看著鐵木金戲謔:“你們想要發難就直接動手,彆上綱上線亂扣帽子。”

鐵木金嘴角牽動不已,咬牙切齒喝道:

“葉阿牛身上冇有七顆佛珠胎記,是你預判了我們的預判,然後提前做了準備。”

“葉凡的赤子神醫身份是你鐵木無月告訴我的……”

“當你背叛鐵木家族投靠葉凡後,你就想到了這個致命軟肋。”

“你猜到我遲早會揭破葉凡身份給予雷霆一擊。”

鐵木金喝出一聲:“所以你提前堵住這個漏洞不給我發難機會。”

“鐵木無月,你還是一個夏國人嗎?”

這時,夏秋葉也走了上來,臉上帶著一股子厭惡:

“以前咱們雖然是敵人,可我從來冇有過多仇恨你,因為覺得雙方爭權奪利是生存法則。”

“我也一直讓沈楚歌向你學習,還把你設定為將來要超越的目標。”

“可冇想到,你為了活命,為了利益,勾結外人損害夏國的國本。”

“你就不配做一個夏國人,我以你身上流淌夏國血液為恥。”

“我不求你為這個國家做些什麼,但求你做個人不要損害夏國,行嗎?”

夏秋葉高高在上訓斥著鐵木無月:“不然你將來死了,怎麼見列祖列宗?”

“夫人,你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賤人!”

鐵木無月冷笑一聲:“鐵木金背後金主眾所周知是瑞國王室。”

“鐵木家族崛起,夏國王權冇落,各方擁兵自重,全是鐵木刺華父子跟瑞國勾結所為。”

“他們纔是真正勾結外**亂夏國的國賊。”

“鐵木金公然勾結外人,接受外人援助,禍亂王室和夏國,人證物證俱在。”

“葉阿牛身份,唐若雪已經反證不是赤子神醫,你們也冇實證指證他是外人。”

“你不懟真正勾結外賊的鐵木金,卻來懟我,你是腦子進水?”

鐵木無月喝出一聲:“還是覺得我和葉阿牛是軟柿子?”

“你——”

夏秋葉氣得一陣心痛,想要反駁,卻不知道怎麼迴應。

看到戰火燃燒到自己身上,鐵木金板起臉喝出一聲:

“鐵木無月,我告訴你,彆以為混水摸魚就能過去。”

“你彆以為我們今天過來隻有這一招指證。”

“如果我們隻有唐若雪這一張牌,我們今天也不會這樣輕舉妄動了。”

他一聲令下:“來人,把皇蒲博士她們請入進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