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二十一章 劍拔弩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二十一章 劍拔弩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告訴沈戰帥,我冇空!”

“他有事找我,就讓他自己過來。”

在印婆攔下唐若雪車隊時,葉凡正對鐵刺風輕雲淡拋出一句。

隨後,他繼續端起豆腐花,撒了一勺細細白糖,戳碎吃了起來。

鐵刺幾個人微微一怔,一時冇反應過來:“葉少,你讓沈帥過來?”

“不是他過來,難道是我過去?”

葉凡眼皮子都不抬,舀了一勺豆腐花吹了兩下:

“撇開我是沈家大恩人這一點不說,單單我扭轉燕門關大局重創鐵木金,就足夠讓他過來。”

“想要體麵一點,就告訴他,我襲擊鐵木金重傷在身,不便行動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葉凡語氣淡漠,但字眼卻不容拒絕。

感受到葉凡流淌出來的強勢,鐵刺嘴角牽動了一下,最終點點頭:“明白,明白!”

葉凡揮揮手:“明白就回去吧。”

幾個黑水台骨乾嘴巴張了張,臉上有著不爽。

但想到曾經的滾滾人頭,最終還是選擇了閉嘴。

很快,鐵刺一夥人呼嘯而去。

冇有多久,又有一列車隊呼嘯開過來。

車門打開,鑽出東狼他們。

東狼帶著笑容開口:“葉少,沈帥有事找你相商。”

葉凡揮揮手:“有傷在身,不便行動。”

東狼張張嘴,但最終尷尬一笑,轉身離去,好像他過來又是走走場。

接著,南鷹和西蟒等人先後來請葉凡,甚至還抬來了擔架和輪椅,想要請葉凡去愛丁堡。

但葉凡都毫不猶豫拒絕了,一句重傷在身把眾人堵了回去,隨後繼續晃悠悠吃著早餐。

兩個小時後,冇有人再來請葉凡了。

葉凡讓人收了早餐,接著給阿秀和鐵木無月發了一條訊息。

他作出了相應的安排。

燕門關危機越是化解,茶樓和鐵木無月的危險就越大。

隨後,葉凡就走上高台拿起《金蒲團》說起書來。

居高臨下說評書的感覺還是挺爽的。

“嗚嗚——”

在葉凡興趣正濃的時候,茶樓外麵就是一片轟鳴。

接著無數車子呼嘯著駛入瞭望北長街。

一隊一隊黑水台精銳戒嚴了方圓一公裡。

兩千名沈氏親衛也荷槍實彈開入進來,掌控了每一間屋子和商鋪。

在整個望北長街被包圍個水泄不通時,天空又是一陣轟鳴大作。

一組組直升機從愛丁堡方向飛了過來。

每一組都是一架金色直升機和兩架大黃蜂。

它們轟鳴著停在瞭望北長街房子樓頂。

一批接著一批,很是壯觀。

十二架金色直升機,不僅恢宏大氣,還都寫著一個‘王’字,貴氣十足。

二十四架大黃蜂,清一色配著重型武器,機艙還都留著三個人,保持隨時起飛態勢。

葉凡雖然對邊軍事務不熟,但依然能夠看出這些直升機不屬於沈家。

他眼裡多了一絲玩味。

“踏踏踏!”

在葉凡端起一杯茶水的時候,門口響起了一陣腳步聲。

第一批人,是東狼、南鷹和西蟒等沈家高手和邊軍骨乾。

他們魚貫而入,一言不發走入茶樓,然後在大堂左邊站成一列。

接著,第二批人出現,很多都是葉凡的老熟人。

武元甲、紫樂公主、戰部元老南宮烈陽、王室大佬夏太吉以及幾個身穿金衣的男女。

最讓葉凡眯起眼睛的是,第三批人。

被夏參長、沈楚歌、印婆和李太白簇擁的沈七夜夫婦,以及鐵木金。

鐵木金身上包紮了很多紗布,弄得跟木乃伊一樣,看得出傷勢很重。

不過他露出來的臉上少了昔日溫潤從容,而是多了一絲難於掩飾的猙獰恨意。

特彆是看到葉凡出現的時候,鐵木金瞳孔瞬間凝縮,好像針一樣刺向葉凡。

三批人,差不多一百人,填充了整個茶樓大堂。

所有人進來後都一言不發,隻是目光銳利盯著葉凡。

眼裡有著探究、有著警惕、有著質疑。

夏秋葉的眼裡更是充滿了敵意。

葉凡原本不知道沈七夜找自己何事,但看到鐵木金和武元甲等人出現,他就笑了。

他瞬間明白了沈七夜讓自己去愛丁堡的目的。

他也知道今天到了要攤牌和撕破臉皮的時候了。

所以葉凡不僅冇有驚慌,還更加安寧平和。

長痛不如短痛。

這時,一個白衣女戰官,看不得葉凡高高在上,跳上高台柳眉倒豎:

“葉阿牛,你已經暴露了。”

她手指一點葉凡喝道:“還不滾下去認罪?”

“啪!”

葉凡一甩手裡書籍,啪一聲把對方扇飛出去。

隨後,他拿著驚堂木一拍:“何人誣陷本官?”

“你——”

白衣女戰官臉頰被書籍擊中,重重摔倒在地,非常狼狽。

她氣得差一點要拔槍了。

她可是情報處負責人,也是夏秋葉的人,何曾受過這種憋屈?

“沈處,彆生氣!”

這時,印婆走了過來一把拉住白衣女戰官動手:

“葉凡已經是秋後的螞蚱,跳不了幾個小時了。”

“所有的公道所有的恥辱,今天都會討回來的。”

“沈帥他們是絕不會讓外族人肆意羞辱我們的。”

她安撫白衣女戰官一番候,上前一步盯著葉凡冷笑:

“不愧是赤子神醫啊,都到鬼門關旁邊了,還這麼囂張跋扈?”

“你真以為自己能打就冇有人能收拾你了?”

“我告訴你,你的身份藏不住了,你的底細也全都露出來了。”

“我們所有人都已經知道,你不是什麼葉阿牛,你不是夏國人,你是葉堂少主。”

“你是神州人,你是奸細,你是探子,你是來禍害夏國刷葉堂戰績的混蛋。”

“你暴露了,你完蛋了,趕緊束手就縛,然後老實交待你對夏國的圖謀以及犯下的罪行。”

“你主動坦白了,我會向沈帥求情,給你一條生路。”

印婆昂首挺胸盯著葉凡,聲音洪亮又得意發泄著心頭怨氣。

“印婆,看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放過你,是我腦子進水太仁慈了。”

葉凡語氣戲謔一聲:“早把你弄死,哪會時不時聽到你叫囂?”

“葉凡,彆給我轉移話題!”

印婆聲音一沉:“告訴大家,你是不是葉堂少主?”

夏秋葉和鐵木金他們全都盯著葉凡,想要從他嘴裡得到迴應。

葉凡看著印婆一笑:“我說出來,你們會信?”

印婆喝道:“彆廢話,直接一點,你是或者不是?”

“是!”

葉凡乾脆利落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