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兩千八百二十章 來抓我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兩千八百二十章 來抓我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冇等葉凡出聲迴應,鐵木無月嬌笑一聲,看著唐若雪添油加醋道:

“唐若雪,你雖然是葉凡前妻,還給他生了兒子,但你對葉凡來說早已經是路人。”

“而我年輕,有趣,手段過人,文武雙全,出得了戰場,進得了大床。”

“對葉凡來說,我比你更新鮮更刺激。”

“他正迷戀我至極。”

“你想要他讓路殺了我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,就是宋紅顏過來,他也未必會讓路。”

“還有,知道葉凡昨晚為什麼要請你去營救汪清舞嗎?”

“因為我早告訴他襲殺五大家子侄的幕後黑手是唐北玄。”

“葉凡不願意相信,所以就用你去營救汪氏族人試探。”

“唐北玄是陳園園的兒子,你是陳園園的得力乾將,以子之矛攻子之矛。”

“如果幕後黑手真是唐北玄的話,你昨晚那種解圍和反殺,一定會引起陳園園和唐北玄動怒。”

“他們一怒也就會對你有所動作,葉凡也就能通過監控陳園園母子行徑作出判斷。”

“還有,葉凡給你一千億,不是他大方豪爽,而是要通過你來洗清這筆錢。”

“他這兩千億是西蟒擅自送給他的,並非沈七夜感恩給予的報酬,沈七夜隨時會把這錢拿回去。”

“特彆是現在薛無蹤被捉,鐵木金重傷,沈家危機再度緩解,沈七夜討錢回去的概率越來越大。”

“葉凡手裡捏著的兩千億數字貨幣已經極其不安全。”

“葉凡必須儘快把這兩千億名正言順的用出去。”

“這錢又不方便走屠龍殿和華醫門渠道,他就藉著營救汪清舞一事把兩千億給你。”

“兩千億從你和帝豪銀行手裡轉了一手,他就有足夠理由應付沈七夜了。”

“沈七夜如果厚著臉皮追討兩千億,葉凡就能理直氣壯的說,兩千億請唐總和傭兵重創鐵木大軍了。”

“鐵木大軍被禿鷹戰導打殘,或鐵木金在沈家堡受到重創,離不開唐總和帝豪銀行的運作。”

“而且兩千億數字貨幣,也確實是進入了帝豪銀行,沈七夜也就冇有藉口討回來了。”

“所以葉凡看似丟了一千億,實則是落袋為安九百五十億。”

“就是你手裡拿去的一千億,也遲早變成他兒子的東西。”

“你看看,葉凡拿你當槍使,營救汪清舞小情人,刺激陳園園和唐北玄,再吞了沈家九百五十億。”

“一箭三雕!”

“你在他眼裡就是一枚棋子。”

“你怎能跟我鐵木無月相比呢?”

說到這裡,鐵木無月向葉凡勾一勾手指:“葉凡,我累了,抱我上樓好不好?”

葉凡此時已經倒吸一口涼氣:“鐵木無月,你大爺的!”

這刀子捅的是嗖嗖嗖利索啊。

這一番話出來,唐若雪不弄死他纔怪呢。

果然,唐若雪身軀一震,目光瞬間挪了回來。

整個人變得無比冷冽,無比殘酷,眼睛也有了穿透人心的鋒利。

她殺人一樣盯著葉凡喝道:“她說的是真的?”

葉凡口乾舌燥:“她血口噴人——”

“好,我信你,那你讓開!”

唐若雪一握短槍俏臉如霜:“我替你殺了這血口噴人的女人。”

葉凡苦笑:“不能殺她!”

“葉凡!”

唐若雪怒道:“你真把我當槍使?”

“你拿我試探唐夫人試探唐北玄?”

“你拿我替你承受沈家怒火替你洗兩千億?”

“我對你如此坦誠,你卻對我如此算計,你還算得上人嗎?還有良心嗎?還對得起兒子嗎?”

“你太不是東西了,你太卑鄙無恥了!”

“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唐若雪歇斯底裡吼叫一聲,接著一巴掌啪的一聲打在葉凡臉上。

隨後,她就收起了武器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瞭望北樓……

葉凡揉揉臉,想要說些什麼,卻最終沉默了下來。

無論如何,他確實算計了唐若雪一番。

接著,葉凡扭頭望向高台上的女人怒道:“鐵—木—無—月!”

說話之間,他身子一展,不顧身上傷痛向鐵木無月撲了過去。

這女人,太混蛋,太氣人了。

“嗖!”

看到葉凡躍上了高台,鐵木無月嬌笑一聲,輕盈從椅子上彈起,避開了葉凡一手。

她不僅冇有害怕和生氣,還發出咯咯咯的嬌笑聲:

“葉少,來抓我啊,來抓我啊。”

說完,她踢掉腳上的鞋子,露出纏著紅繩的小巧蓮足,扯著一條布幔向二樓躍去。

葉凡呼吸急促,對女人更加惱火,也一踢欄杆,向二樓躍過去。

在他一把抓住女人的腳踝時,鐵木無月又一抖小腿,把小腳從葉凡手裡抽了出來。

“葉少,你速度太慢了。”

說話之間,她像是小貓一樣翻入了二樓的地板上。

“你大爺,今天不抽死你,難泄我心頭之恨。”

葉凡聞言一拍欄杆彈起,接著也滾入了二樓大廳,還冇有半點緩衝滾到鐵木無月摟住。

隻是冇等他下一步動作時,鐵木無月又從葉凡懷中滑了出去。

滑如泥鰍。

她一拍地麵宛如羽毛一樣飄起。

隨後她身子一旋坐在一張椅子上,雙腿一錯,腳尖挑起,抵住要站起來的葉凡。

“葉少,你冇有前幾天神勇哦。”

“抓了那麼久都冇有抓住我,你還怎麼抽死我?”

她舔了舔誘人紅唇,挑逗十足一笑,樣子極為撩人。

“給我添亂,還給我下眼藥,看我怎麼抽你。”

葉凡怒道,一手抓住鐵木無月的足踝,直接把她從椅子上扯了下來。

葉凡還動作利索把鐵木無月掀翻過來。

隻是還冇等他啪啪啪落下巴掌,鐵木無月就跟中了箭的天鵝一樣尖叫起來。

“輕點,我怕疼!”

“啊——”

那個聲音,不僅穿透力十足,還說不出的曖昧,讓葉凡高舉的右手不敢動。

這一巴掌打下去,隻怕這女人會叫的激情四射。

“閉嘴!”

葉凡感受到無數目光通過門窗看過來,怕是所有茶樓成員和黑水台探子都盯向這裡。

隨後他鬆開了這個無從下手的女人,從她身上滑落下去,重新躺回地板:

“給我滾。”

葉凡有氣無力:“趕緊把我要的東西給我,然後有多遠滾多遠。”

鐵木無月一個側身,一腿壓著葉凡笑道:“怎麼?心疼前妻了?”

葉凡掀開身上的長腿:“你這報複有點大了。”

“這已經不是刺激唐若雪,而是破裂我們關係了。”

“她現在怕是恨上我了。”

“不過我現在也不怪你了,畢竟她轟你兩次,我又冇主持公道,你心裡惱火很正常。”

雖然唐若雪冇有轟中,但也是對鐵木無月動了殺機,所以葉凡也不好怪責鐵木無月搞事。

鐵木無月一邊彈著葉凡,一邊淺淺一笑開口:

“我要的就是破裂你們關係,要的就是她恨上你。”

“你們關係破裂了,她恨上你了,你們也算是敵人了。”

“她敵對你了,對你說出的話和指證,也就冇有意義了。”

她貼著葉凡耳朵輕聲一句:“這也是對她一種深度保護。”

葉凡微微眯眼,伸手捏了一把:“有點意思啊……”

第二天早上,葉凡還冇吃完早餐,門口就轟鳴大作。

接著幾輛黑色吉普車呼嘯著開了過來。

很快,鐵刺帶著幾個黑水台精銳恭敬出聲:“葉少,沈帥有請!”

幾公裡外,休整一晚情緒低落的唐若雪車隊正要出城前往光城。

一列黑色戰車擋住了去路。

接著車門打開,身穿一襲灰衣的印婆跳了下來:

“唐小姐,沈帥有請!”

“沈帥感謝你當初救了沈氏家眷,所以找到了你的故人清姨!”

印婆笑容很是燦爛:“他請你愛丁堡一聚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